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异常团雾天气,动物离奇惨死#

#昏睡症患者数量激增,沉睡中被吓死,究竟是病毒肆虐还是别有隐情?#

#怪谈贴数量激增,有关部门责令千度整改#

#都市裂口女传说愈演愈烈#

#花季少女单手抬汽车拯救七旬老太#

苍武联邦,久安城第七中学。

高一办公室里,年级主任王素芬点开单手抬汽车的新闻草草扫了两眼,放开鼠标靠在椅子上喝水。

“马老师,你看现在这新闻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不是怪谈事件,就是病毒传播的,好不容易有个正能量,还是单手抬汽车这种搞笑的,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早上老师们都去盯着早读,办公室里只剩下她和体育课老师马建国。

马建国从电脑后面露出脑袋,“嗯,我也正在看呢,这些年,尤其是今年,怪事越来越多,我都有种要世界末日的感觉了。”

“马老师,我们可是教书育人的老师,不敢整这些封建迷信。”

“不是王老师,我昨晚回家就给吓出一身汗,我家不是住18楼吗,我昨天跟朋友喝完酒,快12点到家坐电梯,那电梯一层一停一层一停,但是每次开门外面都黑漆漆的什么人都没有,声控灯还不亮。我刚开始没多想,结果回家一思量,嘶——”

“你肯定是喝多了马老师,就你那酒量。”

“不不不,我清醒的很,而且就那个昏睡症,我对门一家昨天早上还好好的,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正碰上,一家人全都昏迷不醒被抬走了,据说已经判定了死亡。”

“这个倒是有点让人弄不清楚,或许真是某种病毒……”

叩叩叩。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打断两人谈话。

“进。”

一只瘦弱白净的手缓缓推开办公室的门,外面的肆虐的狂风立刻灌了进来。

轰隆!

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穿着破旧校服的少女带着满身湿气走进来,将手中的牛皮纸袋轻轻的放在王素芬面前。

“老师,我来报道。”

王素芬坐在那里拿起档案袋,“元青舟?都开学一个星期了,怎么才来报道?”

少女没有吭声,王素芬一边拆档案袋一边从下往上打量少女。

被水浸湿的旧运动鞋,鞋边开胶,一双并不匹配的袜子,毛边的裤子只到脚踝。

一双腿修长笔直,身材高瘦,竟比一般十六岁的女生都高很多,旧到发黄的蓝白运动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左手被绷带吊在胸前。

看到这,王素芬就知道这是个家庭情况不好的女孩子,报道迟到一周肯定跟她受伤的胳膊有关。

再朝脸看去,王素芬一下子被惊艳了。

这是个长得极好看的姑娘,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拢在脑后束起高马尾,露出漂亮的天鹅颈。

凌乱的刘海下,一双杏眼极其乌黑明亮,皮肤娇嫩饱满没有半分瑕疵,十分清爽动人。

只是可能因为营养不良,她白到极致,呆呆的站在那里用脚摩擦地面,整个人透出一种病态的娇弱感,让人升起一股保护欲。

王素芬不由放软了语气,“受伤了可以提前跟学校说一下啊,学校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现在你迟到一周,再想报道可能会有点难的,我先看看你的档案,然后去问问校长,你别着急啊。”

“谢谢老师。”

元青舟用没有任何感情的语调缓声道,又弯腰鞠了一躬,整个人都是慢慢柔柔的。

王素芬拿出档案翻开,“嗯?你这中考成绩在久安城得进前三了吧,果然是个刻苦努力的好孩子。”

再看父母那一栏,王素芬愣了下,对元青舟又多了几分怜惜。

她爸爸已经不在,看妈妈住址在疗养院应该是身体不好,她自己的紧急联系人留的还是精神卫生中心的一个医生电话。

又翻一页,一张精神鉴定报告映入眼帘。

“这是什么,你是不是把你妈妈的病例不小心放进来了?”

“是我的。”元青舟淡淡的回答。

王素芬一愣,看清上面写的名字正是元青舟。

什么意思,这么大点孩子入个学怎么还要开精神鉴定报告?

疑似情感冷漠症?

异手症?

这都是什么意思?

有严重的末日情结?

无暴力倾向!!!

等会,无暴力倾向不用特意写出来吧,还加下划线和三个叹号,这怎么感觉就是在强调她有暴力倾向啊?

屋外狂风大作,发出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叫人没来由的毛骨悚然。

“老师,您相信末日吗?”

元青舟看了眼窗外大雨,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王素芬眉头紧皱,感觉头有点疼。

“或许就是今天呢。”元青舟低声自语。

王素芬头皮一麻,从元青舟的语气里竟听出了点兴奋的感觉,她又不由自主的盯了元青舟吊起来的左手一眼。

异手症,简单来说就是元青舟自己无法控制她左手的行为,可能她想开门,她的左手又会不受控制的给她关上。

这个不影响平时手部活动,犯病也没有规律可言。

“你的左手……”

王素芬有点担忧,她的左手会不会无缘无故殴打同学,虽然这小姑娘看起来瘦瘦弱弱没什么力气的样子,但暴力总归是不好的。

元青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左手,“没事,我把它弄折了。”

“你把它弄……”王素芬吞了口唾沫,感觉背后凉嗖嗖的,“元青舟同学,你的情况有点特殊,我……”

“诶,王老师,你看她是不是就是新闻里那个……那个……”后边的马老师一直在偷瞄元青舟。

“什么?”

王素芬随意的往自己电脑上瞄了一眼,页面还没关闭,上面正好就是一张目击者拍下的花季少女单手抬汽车的侧影。

一样的蓝白运动服,一样的高马尾,那侧脸也……

“单手抬汽车!”马老师双眼放光,指着元青舟激动道:“是不是你!“

铃铃铃~~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王素芬接起来,电话那头好像是校长,在跟她交代什么。

“不是啊校长,这孩子的精神……”

王素芬突然捂住话筒,对元青舟道:“元青舟同学,你先去外面走廊等一会好吗?”

元青舟点头,又鞠一躬,才慢慢走出办公室,把门带上等在外面。

里面传来压低声音的争论,元青舟走到过道边,伸出右手去接外面的雨水,白净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眼神始终平静无波。

九月的清晨,因为这场大雨格外闷热,天空中阴云密布,地上慢慢积起一层层薄薄的雾气,透着股诡异的气息。

她从一中到七中,已经被拒绝六次了。

上学好难,还是病院里待着舒服啊。

不多时,王素芬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了元青舟半天,叹了口气道:“校长同意你入学,但是你要保证在校期间绝对不能惹事,否则就只能开除你了。”

“我保证。”元青舟平静的眼底总算浮起一丝浅浅的笑意,整个人更加明媚动人。

王素芬带元青舟来到高一(1)班带她进去,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安排她坐在最后一排靠窗位置。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元青舟的个子太高,坐前面会挡着别的同学。

在同学们各异的目光中,元青舟走到最后一排的空位前,她旁边是个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女生,看起来个子不高,不知道为什么被发配到最后一排,此刻正埋头睡觉。

元青舟放下书包,旁边的女生被惊醒,突然一下子跳起来,慌乱又防备的打量四周,在看到站在旁边的元青舟时,脸上露出极度震惊的表情。

“元青舟!你怎么在这?你不是……”

下一刻,女生的表情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变化,眼圈开始泛红,十分激动的张开手臂朝元青舟扑过来。

“大佬——”

元青舟眉头一皱,本能出脚又突然想到之前的保证,硬生生忍下冲动,但是她的左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

砰!

女生被一拳砸倒在地,不动了!!!

同学们:(゚Д゚≡゚д゚)!?

这位新同学是女武神吗?好暴力!好可怕!!

左手拍干净被女生碰到的肩膀,重新回去吊带里放好。

元青舟回头,看到一教室目瞪口呆的脸,以及还没来得及离开的王素芬那抽搐的表情。

“老师,是她先动的手。”元青舟脸色平静,理直气壮。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