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她又在崩剧情

闻绍说很快就还钱,果然很快,仅仅一天,等到周天下午,他就把郁亭川垫付的医药费还上了,还带了些水果亲自上门道谢。

闻绍身上的衣服虽然朴素,却很干净整洁,郁家的别墅精致华贵,可他进了郁家别墅后没有半分忐忑不安,即便腿脚不便,也是不卑不亢。

郁亭川和周莹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少年,赞赏的同时,不由得满心惋惜。

长得这么帅气,谈吐气质都出众,偏偏就是腿脚……唉。

想必少年身上这份难以掩饰的阴郁气息也是因为这个缺陷,毕竟,正是大好年华。

住院原本也就不到一万块钱,在郁家来说这都不算钱,郁亭川原本不想要,奈何闻绍很坚持,他只好收下。

从头到尾,闻绍跟郁亭川夫妇说话的时候,郁瑶都乖巧的坐在旁边没有插话,只是心里暗暗佩服。

她一直不知道怎么跟长辈相处,闻绍跟长辈交流的时候却能这么不卑不亢,平静大方,真的是很不一般了。

闻绍离开的时候,郁瑶去送他,走到外边,郁瑶才是小声问他:“你的钱是哪里来的……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说其实不用着急还的,先给阿姨治病要紧。”

看着少女分明不擅长却努力想要在帮助他的同时还不忘维护他的自尊心,闻绍眼底的冷郁隐隐消散了几分,淡淡疏离道。

“我父亲当初留下了一些钱。”

郁瑶这才点点头:“那就好。”

一直把闻绍送到小区门口,郁瑶才跟他告别:“慢走啊,如果阿姨在医院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尽管找我爸爸,他很闲的。”

闻绍看了看她,淡淡点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不会找他们寻求帮助的……原本就是萍水相逢,如今他已经还了人情,他们不再有任何瓜葛!

就在郁瑶送闻绍去的时候,郁家客厅,郁亭川拿着那张从水果袋子里掉落的纸条,眼中满是惊疑,随即便是找了个借口急急回去书房。

郁瑶回到家后,苹果出现,提醒她下一个男配即将出现,让她小心应对。

那就是郁瑶的表弟严洛。

严洛原本叫周洛,可当初郁瑶舅舅去世后,舅妈带着表弟改嫁,就把表弟的姓改成跟自己一样姓严。

因为舅舅不在了,舅妈也不太跟他们家往来,这次还是严洛要来参加小提琴比赛,比赛地点恰好在一中,而附近的酒店又太贵,所以才联系让表弟住到了郁瑶家里。

原剧情中,郁瑶得知表弟要和秦芒参加同一场比赛后,便以高高在上的施恩姿态提出把自己几乎不太用的大师级小提琴送给严洛,让严洛在比赛时帮她对付秦芒。

比如给秦芒的琴做手脚啊,故意欺负秦芒影响她比赛心态那一类她从小说里看来的套路。

可原主的姿态太倨傲,而严洛虽然家庭条件一般,却是个有自尊有原则的人,自然不会接受这种施舍,直接就给了原主个没脸。

郁瑶即将要面对的就是送琴这件事。

她要按照原剧情,高高在上的施舍这个很少见面的寒门表弟,然后成功惹得表弟厌弃,给自己拉仇恨,为今后表弟帮秦芒对付她埋下伏笔!

果然,当天晚上严洛就到了郁家。

周莹对哥哥这个儿子一直都是关心的,奈何严洛的妈妈改嫁后不愿意再跟他们有太多往来,她才没能好好照顾这个外甥。

而这次,外甥好不容易住到她家来,周莹当然是喜不自胜,先是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又是给他从头到脚准备了好几套衣服,更是亲力亲为给他铺床收拾。

在这个过程中,郁瑶一直尽力扮演者一个有钱刁蛮表姐,对这个寒门表弟嗤之以鼻。

然而,严洛一直也没怎么看她,她的嗤之以鼻总显得有那么几分自导自演却没人观看的尴尬。

到了晚上,周莹安顿好严洛后回房睡觉,郁瑶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去敲严洛的门,一边敲门,她在心里一边给自己打气。

你行的,你可以!为了回家,为了活过来,冲鸭!

下一瞬,严洛把门拉开。

少年身材颀长,面容俊朗,只是神情恹恹:“有事?”

郁瑶抬抬下巴:“听说你要去参加小提琴比赛。”

严洛已经重生,自然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但还是敷衍的问了句:“怎么?”

果然,下一瞬就听到这个刁蛮的表姐倨傲说道:“我有把好琴,你要看看吗?”

严洛当然知道,这个表姐并不只是想让他看看,而是打算把那把琴送给他,但是是有条件的。

前世他拒绝了。

一半是因为不想参与她那无聊又没品的计划,另一半则是因为对她高高在上的嘴脸很不爽!

所以,前世比赛的时候,他用的自己那把普通的琴,八分的琴技也只能表现出七分,毫不意外的名落孙山!

他没能得奖,失去了跟母亲谈判走艺考道路的筹码,后来按照母亲的要求,考了医科大学,当了医生,最后死于一场医闹!

而这次……

严洛顿了顿,淡淡道:“好啊。”

片刻后,两人就到了郁瑶的书房。

书房靠墙放着一架三角钢琴,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而另一侧柜子里放着的就是那把小提琴。

严洛心里有些感叹。

这么好的乐器,却像是摆设一样放在这个草包表姐的书房里充门面。

下一瞬,郁瑶便将那把小提琴拿出来,走到严洛面前,趾高气扬。

“这是凡克尔大师亲手做的……想要吗?”

不等严洛开口,她就像是笃定了严洛肯定想要:“想要也可以,只要你答应帮我做点小事。”

“和你一起参赛的有个叫秦芒的,是我的死对头,你替我给她制造些障碍,最好让她名落孙山,我就把这把琴送给你,怎么样?”

郁瑶用高高在上的神态把这句话说完,眼神睥睨,等着严洛拒绝,然后她就可以说出那句最拉仇恨的话:不要?也是,就你那三脚猫水平,也配不上这把琴!

前世,原主就是这句话得罪了严洛,让严洛彻底讨厌她。

郁瑶屏息准备着,然后就听到严洛开口。

“……好啊。”

郁瑶顿时愣住:纳尼?他说什么……好啊?

苹果:是、是的吧……

郁瑶顿时有些傻眼:这怎么和原剧情又不一样了,这不怪我吧?我可是兢兢业业的按照剧本走的,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敢变。

苹果讷讷回答:不、不怪你!

郁瑶有些无语:我怎么觉得你这个苹果系统有点不靠谱呢?

苹果有些不好意思解释:宿主,我一直没告诉你,那个,我还在测试期……

郁瑶:……

她深吸了口气:那现在怎么办?

苹果想了想,认真道:宿主可以自己发挥,只要把剧情掰回去就好。

郁瑶再度吸了口气:我要投诉你。

苹果:嘤……

投诉是后话,得先把眼前这关过去。

严洛轻而易举就接受了这把琴,原剧情的台词没法用,郁瑶只能临场发挥。

看着严洛把琴接过去,她哼了声:“拿了琴就好好练,不然你那三脚猫水平,别回头名落孙山糟蹋了这把好琴。”

郁瑶:苹果,这话和原剧台词效果差不多吧?

苹果:宿主棒棒!

然而,严洛抬头,未置可否笑了笑,并不接话。

郁瑶彻底枯萎。

她没法儿再发挥了。

人家都不接话,她要再继续自说自话,那就不是刁蛮,是沙雕了……

无奈,她只能咬咬牙,带着拉仇恨未果的不甘转身离开,努力想要留给严洛一个高高在上的刁蛮背影。

书房门关上,严洛收回视线挑挑眉。

这个表姐……好像是在叮嘱他要努力练琴?

想到前世她愤怒说出的那些话,严洛忽然觉得,莫不是当初是因为他拒绝了她的琴,所以她才气急败坏说了那些话。

这次他接受了,她虽然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可有些别扭的神情却没逃过他的眼神。

还有之前在饭桌上她努力瞪他想要表示不屑,结果自己却没看她,把她气的几次咬牙的情形,严洛就觉得有些好笑。

就是个有钱人家惯坏了的千金小姐而已,不见得真的就多坏。

想到前世这个表姐最后的下场,严洛无奈摇了摇头……人各有命!

宿主她又在崩剧情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