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人是条鱼

那边坐着专心吃蛋糕的靳璃显然已经抓住关键词,“拍卖?什么拍卖。说说看。”

赵辞亦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亲爹制定的步骤已经被他破坏了,也没注意到自己大哥的眼神,还在兴致勃勃地介绍:“就是非管局办的拍卖,每个季度都有一次。只要在非管局登记过,就可以参加。”

“嗯。”靳璃简单应了一声表示了解,然后又把话题转向自己最关心的地方:“蛇妖尸体你们准备出多少?”

赵辞亦刚要说话,就被旁边的赵辞惟接过话茬:“前辈,蛇尸的价格我们是参考了上次非管局拍卖会的价格定得,一百五十万您看行吗?”

生怕大佬不满意,赵辞亦连忙补充:“上次非管局拍卖会,有个三百年的鼠妖,卖了六十万。四百五十年的妖怪更加难得,所以又加了不少。”

一个妖精,虽然全身都有用处,但最值钱的无疑是内丹。被取走了内丹的蛇尸还能有这个价钱,已经大大超出靳璃的期望值。

她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可以,直接给我转账吧。”说完,随手把一个豆青色的小荷包丢向赵辞亦的方向。

手忙脚乱地接住荷包,赵辞亦马上发现这是个法器。看这外形,肯定是储存法器。

他脸上忍不住露出暴殄天物的神情。连他身边的赵辞惟,都忍不住在心里可惜这一百五十万白花了。

兄弟俩特别是赵辞亦的表情实在太明显,靳璃又不是瞎的,怎么会看不到。

“你有问题?”

这句话来得太突然,全身细胞都处于“战备”状态的赵辞亦立马转头观察大佬的表情。

发现大佬脸上是真真切切的疑惑,而不是类似于“有问题憋着”的神色,他就斗着胆子问出来了:“大佬您怎么把蛇妖尸体放在储物法器里啊,这么热的天,该臭了吧。”

玄学界的储藏法器不常见但也不罕见,不过这些法器都只有储存功能,没有保鲜功能。就算是妖精尸体放进去,大热的天,也要腐烂发臭。

大家处理这些妖精的尸体一般都是用大型的冷藏集装箱。有时候为了尽可能得保持肉里的妖力,还会雇专业人士分解、不同部位分开储存。

像这样简单粗暴丢进去,那么大的蛇妖搞不好只剩下骨头能用了。

赵辞亦正哀叹这四百多年的妖精被浪费了,完全没发现靳璃脸上的嫌弃表情。

——这个小弟水平真是太差了,两个芥子法器的功用都看不出来。要不是他兄弟的水平跟他一样差,让靳璃又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厉害人物,她肯定一脚把这不中用的小弟踢开!

“真是不识货,你打开看看!”靳璃没好气地说,完了伸手准备再挖一勺蛋糕。结果勺子挖了个空,最后一块蛋糕刚刚已经被吃光了。

心情不由变得更差,靳璃转而冷冷盯着小弟打开查看荷包的动作。

开荷包的时候赵辞亦就发现了端倪,这个荷包上的灵力运转方式跟他从前见过的储存法器完全不同。发现这一点,他就意识到这个法器可能具有跟平常完全不同的效果。

之后更加确认了这一点——不仅荷包内的空间比他自己身上带着的那个大了百倍,蛇妖尸体的情况更是跟他昨天看到的几乎没有差别。

现在可是平均气温超过35℃的大夏天,蛇尸一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

赵辞亦的眼睛亮了:“这法器竟然有保鲜效果?”

这一惊一乍的让靳璃皱眉,不满道:“验过货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大佬您放心,我爸这会儿已经让人去给您转账了。您把账号告诉我一声呗,我这就给他们发过去。”狗腿的表情很是辣眼睛,身后装条尾巴都能摇起来。

赵辞惟听到弟弟的话,也对这个储存法器的功能很惊奇。惊奇之外则是惊喜,看来这位前辈的实力比他们预先设想得还要厉害。

——玄学界,除非一个是青年一个是老头,同龄人之间都是以修为论长幼。

跟对方打好关系,赵家绝对不会亏。

与这样一位高手交好的前景太美好,赵辞惟脸上也不禁带出了点来。

眼看弟弟光顾着谄媚大佬,完全忘了正事,赵辞惟忍不住插嘴:“前辈救了舍弟,赵家铭感五内。日后有什么用得上赵家的地方,请您一定不要客气。”

本来也没想客气,靳璃心道。

不知道小弟这个哥哥为什么变得热情,靳璃也不在意这个。她只管自己舒服就行了,至于小弟们,孝敬好了她,自然不会让他们吃亏的。

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发给赵辞亦,靳璃吩咐他:“打完了钱带我去你们那个非管局,拍卖会具体是哪天?”

“就是下周日,您要是还有什么想拍卖的,等会去非管局登记完直接就可以申请。”赵辞亦一边说,一边从沙发上起身:“大佬,我们现在就去吧,等我们到了非管局,钱肯定到账了。”

“大佬是什么,叫尊上。”靳璃起身跟赵辞亦往门外走。

完全被忽视的透明人赵辞惟赶紧跟在自己弟弟身后,生怕错过什么。

赵辞亦也是个心大的,带着谄媚的笑容跟靳璃纠正称呼问题:“那还是叫您老大吧,叫尊上的话跟我们现在的说话习惯差别太大,容易引人注目啊。”

靳璃一想也是,就矜持地点点头,表示同意小弟的意见了。

靳璃所在的小区位于老城区,来往车辆很多但豪车不多。赵家兄弟的车停在楼下早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她家楼道口对面是个棋牌室,平时里面都是小区里的老头老太太聊天打牌。

赵辞亦领着自己大哥和靳璃一下楼,就发现不少人围在棋牌室门口聊天,一边聊还一边看他们楼道的方向。

“哟,是靳璃啊,你朋友来找你玩了?”问话的是靳璃楼上的邻居,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长得慈眉善目的,身上的气息很平和,靳璃这几天遇到都会回应她的问题。

这次也不例外:“对,我们要去办个手续。”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