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把**

周育才秦姗姗小说名字叫做《青春是把**》,这里提供周育才秦姗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青春是把**小说精选:自从和秦姗姗关系密切之后,我开始没事儿就往他们学校跑,打着旅游观光的旗号实际是想借此看看北大的才女们。每次我去找秦姗姗时她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为此我曾猜想过她到底有多少件衣服这么无聊的问题,不过我想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件衣服。每次见面她都会把我约在未名湖边,美名其曰陶冶情操。三四月份,本来应该是草长莺飞的季节,但北京除了让你感觉到寒风的凛冽和风沙的肆虐之外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诗情画意,更何况是在湖边,嗖嗖…

自从和秦姗姗关系密切之后,我开始没事儿就往他们学校跑,打着旅游观光的旗号实际是想借此看看北大的才女们。每次我去找秦姗姗时她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为此我曾猜想过她到底有多少件衣服这么无聊的问题,不过我想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件衣服。每次见面她都会把我约在未名湖边,美名其曰陶冶情操。三四月份,本来应该是草长莺飞的季节,但北京除了让你感觉到寒风的凛冽和风沙的肆虐之外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诗情画意,更何况是在湖边,嗖嗖的冷风灌到我衣服里,让我不再有任何装逼的资格得瑟,只想找个暖和有太阳的地方晒晒暖儿。从此未名湖给我留下的后遗症就是一阵一阵的阴风。

何流问我跟秦姗姗是否有发展的趋势?我没回答,也许他认为我是默认。周末我再去找秦姗姗时他非跟着我,说是去北大找高中的哥们儿。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到了北大的西门有个穿运动装的健硕男跟我们打招呼,何流说这就是他那哥们儿,顺便给我们介绍了一下。

“方派,我高中同学关系特铁。”何流这么跟我介绍方派。他的名字让我想到了宾堡的方派蛋糕。

“左言,我们宿舍的跟我一个专业,大家都是哥们儿。”何流这么跟方派介绍我。

我和方派相视一笑,这个微笑涵盖了所有初次见面的一切繁缛礼节。

“走,中午我请客。”方派豪气地说。

“左言约了人。”还没等我开口何流就抢先把我要说的话说了。

“也是我们学校的?”

“嗯。”我回答。

“那你打个电话一起叫来吧。”

“你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一起过来吃饭吧,她那样估计也不会不好意思的。”何流说。

“成。”我拿出手机给秦姗姗打电话,让她到西门找我们。

等秦姗姗的空档儿我们仨找了个有太阳的地方站着晒会儿太阳。何流和方派一直聊着高中的事儿,我在旁边抽着烟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样子颇为沧桑,一副看破红尘的德行。方派问我是不是找对象呢?我否认,因为秦姗姗和我目前的关系充其量只能说是暧昧,比朋友多一点,比恋人少一点。方派问我她是什么系的,我说,中文系。方派笑笑说:“我们学校中文系的女生都风情万种。”笑容里包含了太多,只是我至今没弄明白具体含义。何流说:“秦姗姗你认识吗?”方派脸色瞬间大变,问等的人就是秦姗姗?何流嗯了一声。方派没再说什么,但方派的表情告诉我们,这里面肯定有事。

方派把我们领到一家味道正宗的上海菜馆,四个人点了一桌子菜。自从见到秦姗姗之后方派的话就明显变少了,只低头吃菜,也不吭声,秦姗姗倒坦然,从进门到出门,一共就说过三句话,一句是刚进门说的一句“这儿菜还不错。”第二句是坐下后说的一句“我去一下卫生间。”第三句是出门的时候方派问我们吃饱没吃饱,秦姗姗满脸红光地说:“吃饱了。”吃完饭秦姗姗说要跟同学逛街就先走了,方派说下午有篮球赛也走了,剩下我和何流,我俩在街上溜达了一圈发现实在无聊就回宿舍准备一觉睡到天黑。

晚上六点多何流接到方派的电话,俩人对着电话嘀咕了一阵之后何流说:“你确定吗?”之后何流说:“好的,我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挂了电话之后看了我半天。

“你丫有话就直说,别用你那还有眼屎眼看我。”

“你确定你和秦姗姗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何流严肃的问。

“靠,你还想让我俩有点啥关系?”

“那就行了。”何流好像很放心的说。

“你他妈又开始说话说一半了是不?”我有点急了。

“刚才方派打电话说,秦姗姗被一个浙江人***着,这事儿他们专业人都知道。”

“操!”我大骂了一声。我不知道我是在骂秦姗姗还是再骂自己,其实现在这个社会被***没什么,只是觉得秦姗姗看起来不像因生活所迫的才不得已迈入***大部队行列中的,也觉得自己有点傻逼了。

原本认真看书的周育才知道秦姗姗是被别人***的***之后躁动的想要看秦姗姗的照片,就知道这孙子不是什么好鸟。

从那以后秦姗姗再给我发短信我开始选择性的回复,打电话也是根据时间性的接。久而久之,秦姗姗似乎也发现我有意无意的对她开始疏远,短信和电话也开始少了很多,只是偶尔节假日还是会发一条象征性的短信问候一下,我也不好不回,当然也是客气的回一条。

何流苦于迟迟找不到女友,二十多岁正是荷尔蒙分泌旺盛期,心中那团躁动的***无处发泄。他开始徘徊于各个夜店,偶尔也会叫上我一起去。夜店里分三种人,第一种是何流这种目的性不单纯的人,第二种是被生活逼成傻逼想要喝酒发泄的人,第三种是新手菜鸟。我属于第三种,并不是标榜我有多正直,多单纯,直白点儿我嫌这里太闹腾。

我和何流在卡座上一人要了一杯加了冰的龙舌兰,之后何流开始寻找目标,我很土的拿出手机看新闻。有时候我在想我是否算是个异类,如果我看到有个人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要上一杯酒开始看手机新闻报,肯定会从内心里鄙视一通,不过现在我自己就是那种让自己都想鄙视的人。我正考虑要不要换点儿别的什么喝的时候旁边坐上来一个穿着性感时尚的女人,笑容暧昧的看着我。我也回她一个微笑。然后她单刀直入的问我今晚是否有空?这么性感漂亮的女人竟然会晚上没有约会,顿时让我心生疑惑并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只是她似乎已经喝的很醉了,醉的连走路都不稳当,我给何流发了条短信说我先走了,然后搀着这个陌生女人往外走。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她带出来,但我确实对她没有任何想法,从长相上看,她起码比我大两岁以上。我带着她到附近的快捷酒店开了一间标间,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女人来开房,百分之百的人都会想歪,以至于临上电梯时我还听到经过的保洁大妈说:“现在的小伙子小姑娘都太不自爱了。”我真想说:“操,我还是***呢。”

把这个陌生女人放到床上之后我洗了个澡开始看电视,最后实在抗不住了就倒下呼呼大睡。这一觉睡的无比踏实,直到第二天早晨十点多才醒,醒来之后发现旁边床上已经没人了,床头柜上有麦当劳的早餐和一张就写了俩字的纸条。“谢谢”字体清秀工整。我洗漱完吃完看着电视吃完她买的早饭下楼退了房回学校。

一到宿舍何流就说:“你丫昨晚跟女人出去过夜也不告诉我一声。”

心想他怎么知道我带女人出去了?

“早晨给你打电话是个女人接的,昨晚怎么样?爽不爽?”何流这么一问,田锐两眼放光的凑上来。

“靠,我压根就没碰她。”

“谁信啊。”何流和田锐异口同声的说。

“爱信不信。”我也懒得解释。

“那你俩一晚上都干什么了?”周育才从书里抬起头问。

“睡觉呗。”

“靠,哥们儿,你没病吧?有个喝醉酒的女人躺你旁边你能睡的着?”何流百思不得其解的问。

“操,前天晚上跟你通宵玩游戏我都快困死了,你说我不睡觉还能干吗?”

“你他妈还真是柳下惠坐怀不乱。”田锐说。

就因为这件事我被宿舍人鄙视了长达两天的时间,他们认为我太窝囊,太没出息,该出手时不出手。尤其被周育才最为鄙视,如果换成他,估计比何流还如饥似渴。

就在我差不多忘记这事儿的时候,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边是个声音甜美的女声,问我是不是左言。我说,是,哪位?电话那边说:“今晚有空吗?”“你是谁?”我再次问,明显没第一次有耐性。“我叫郑川慈,那晚喝醉的女的。”我问:“什么事?”她说:“嗯,今晚想请你吃个饭感谢一下你。”我说:“没事,不用了。”“我现在已经在你们学校正门口了,你出来吧。”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穿好衣服到校门口,看到她正站在校门口,看见我之后朝我招手。这次她没有那晚穿的那么性感了,很职业化的打扮,淡淡的妆看起来优雅得体。

“你怎么知道我学校的?”

“我在你钱包里看到你的学生公交卡了。”她有点心虚的说,见我没说话又说:“我知道有煎鹅肝很好吃,我请你,算是对你那天的感谢。”

“不用那么麻烦,随便吃点什么都行。”

“走吧,正好我也好久没去吃了,我的车就在那边停着呢。”她很不见外的拉着我一起去取车。

她开了一辆黄色的宝马730,这突然让我联想到了秦姗姗。上车之后她问我是什么专业的?我说:“物流”她开始讲述她那天的情况,为什么去夜店,为什么喝那么多酒,最后为什么又和陌生男人搭讪,我听的有一句没一句的,本来以为是为情所困,后来知道原来是家里让去相亲,不愿意才跑去喝酒。“你多大?怎么你爸妈比你还急?”

“你看着我像多大?”她反问我。

从她的长相看,顶多二十五岁左右。

“二十五?”我说。

“我长得有那么老吗?”

“是你让我猜的,我就猜呗。”

“那好吧,二十三,刚好比你大三岁。”说完冲我嘿嘿的傻笑。

“你看我身份证了?”

“嗯,对啊。”

“说吧,你还看见什么了?”

“别的也就没什么了,不过你身份证上的那张照片还挺帅的。”

她说的那家卖煎鹅肝的西餐厅在邵晴奶奶家附近,以前我每次送邵晴去她奶奶家的时候总会路过这家西餐厅,每次邵晴都会无比艳羡的抬头看看这家店的招牌然后傻里傻气的问我以后也带她来吃,只是还没等我有机会带她来吃,她就跟别人跑了。郑川慈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她说这样可以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窗外,很惬意。我无奈的笑了一下说:“你这行为有点像小人得志,看着不如你的人来来往往忙碌的奔波感觉不是惬意,是暗爽吧。”我以为她会生气,没想到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我傻笑。

其实说她的样子有点儿像小人得志倒不如说我自己像小人得志,反正她掏钱,不吃白不吃。所以我点了两份焗蜗牛,扒牛里脊,煎鹅肝和生蚝,我想着算是把邵晴的那份儿也给吃了。郑川慈问我要不要喝点什么?我说,那就凉白开吧。其实我没想过要在她面前表现的有多绅士,毕竟以后就没打算再见,所以吃起饭来我丝毫没有显得拘谨不自在,倒是她显得有点儿紧张,不自然。

吃完饭她问我接下来准备干吗?我说:“回学校。”“陪我去喝一杯吧。”话虽然是肯定句,但她语气中带有询问性的口吻。

“不了,我还有事儿呢。”

“什么事呀?陪你的小女朋友?”她饶有兴趣的问。

“不是。”我立即否决掉,我不知道我哪根筋没对上,竟然回的那么迅速那么坚定,生怕她误会什么。

“你紧张什么呀?难不成你暗恋我呀?”

“大姐,我这是高度对自身负责从而产生的自我保护本能。”我辩解道。

“切,看着比我都老,还叫我大姐。”

“您年轻无极限,不说了,走了。”说完向附近的公交站牌走去。

刚上公交就收到郑川慈发来的短信,问我到哪儿了?我看了看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到学校,所以就没回复戴上耳机打算眯一会儿。郑川慈见我不回短信,连着发来两条都是重复的问我在干吗?我回:坐着。她依然不依不饶的问,那你现在到哪里了?刚才怎么不回我短信?我心想,靠,你闲的无聊找你家老爷子去。但我却很虚伪的回了句:刚才没听到电话响,快到学校了。

回到宿舍只有周育才一个人,丫还一只手揪着脚丫子上的死皮,一只手拿着筷子吃泡面,看得我有种这辈子都不想吃泡面的想法。我问其他人都去哪儿了?周育才吸了吸流下来的鼻涕泡儿说:“田锐约会去了,何流去参加社团活动了。”“靠,你别把脚皮扔一地到时候还得扫。”周育才除了猥琐点儿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讲究个人卫生,曾经有一个月不洗澡的经历,最后实在臭的不行了被我们三个拽进卫生间洗了一个长达三小时的澡,导致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在里面憋死了。澡都不洗头发就更不用说了,他一甩头,头屑就跟雪花似的漫天飞舞。每次说了他也不听,用他的话说,这些都是浪费时间的事儿,他需要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久而久之我们也就再懒得说他,所以别人一到我们宿舍永远都可以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脚臭味加头油味,因为长时间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生活,导致我们每个人都出现了嗅觉失灵现象。

晚上何流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几包火锅底料和一些肉串,丸子,他说这是从他们副社长那里顺回来的。田锐一看有吃的马上给董小雨打电话借锅。周育才这个时候是最爱干净的时候,把四个人的饭盒洗的比他脸都干净。吃完火锅后第二天,四个人集体拉肚子,最后查起原因才知道,何流他们社团的副社长为了贪污宿舍经费,到小作坊里买的丸子和肉串。这件事之后何流开始对他们副社长从原来的崇敬变成后来的鄙视,我说,你丫还好意思鄙视人家。火锅事件之后我们宿舍就开始兴起用锅热潮,直接把董小雨宿舍的锅据为己有,每天我和何流还有周育才我们三个轮流做饭,不过我们三个人只有周育才最有做饭的天赋,能把最普通的挂面换着样的做出五六种味儿。有时候看他做饭挠过油腻腻的头发之后又伸手去抓洗好的青菜,吃得我无比纠结,想到了一个广告——有痰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只是那不是痰,是饭,所以我决定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还是咽下去,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后来我发现我们宿舍人大学四年来一直保持着不生病的健康体魄就是被周育才这么锻炼出来的。

早晨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十一点半,宿舍里就剩下我一个人,刷牙洗脸准备去饭堂吃个饭下午回来玩会儿游戏继续睡。刚一出宿舍门就接到郑川慈的电话。

“喂。”

“喂,你下课了吗?”

“没去上课,怎么了?”

“你出来吧,我在你们学校门口呢。”

“你有什么事?”

“你来吧,来了你就知道了。”

挂上电话到学校门口,郑川慈正在和门口收发室的大爷聊天呢。见我过来了跟大爷甜腻腻的说了声“爷爷再见

。”冲着我一脸灿烂的笑。

“你这一声‘再见’能把人家大爷的魂儿勾跑。”

“切,神经。”

“什么事儿?”我问。

“我一个人太无聊了,陪我吃饭逛街吧。”她撒娇的说。

“你没男人呀?”

“我要有男人我还来找你?”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再说我也很长时间没去逛街了一直想买条裤子,所以就答应了。

我俩在麦当劳吃了份超值午餐,然后开始做起最磨人耐性消耗体力的活儿。从护肤品到洗浴品再到服装鞋子,她一个也不落的挨个逛,每次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都会站在我面前转一圈问:“好看吗?”她挑的衣服风格都很清新,当然穿在她身上也都很好看,让我想到了仙姿佚貌这个词儿。

她从试衣间出来,穿着一件后背有镂空***内衬的白色背心长裙,腰部有一条***带,像从卡通里走出来的女孩一样。我明显感觉到周围那些男人们猥琐的眼神都向她扫射。

“你当你永远活在十八岁呢?”我假装不屑的打击她。

“怎么了?我这是为了配合你才装嫩的,不好看吗?”她在镜子前搔首弄姿的臭美着。

“都老大不小了,再装年龄也在那摆着呢。”

“一点儿都不懂得欣赏美。”白了我一眼转身钻进试衣间。

郑川慈长得确实很漂亮有点像韩国的那个明星金泰熙,一米六五的身高,清清瘦瘦,一头微卷的长发披在肩膀上,既可楚楚动人亦可美艳多姿。如果不是被有钱人***的***,那没准儿就是个富二代,我不禁开始对她有点小小的邪念和幻想,我想是个男人见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都会多少胡思乱想一番。跟她走一起完全满足了我做为一个男人的虚荣心,因为总有一些男人向我投来羡慕或嫉妒的目光,这种目光让我很受用也内心暗爽。

逛到后来我实在逛不动了就找个甜品店坐下歇会儿,她依然兴致不减提出让我给她看包,自己去逛。在等她逛街的这段时间里我趴在甜品店的桌子上睡了一个小时,醒来后发现桌子上都是我的口水,旁边有个三四岁的小孩拿着一个奥特曼直勾勾的盯着我。突然转头对吧台上的老板娘喊:“妈妈,叔叔睡觉流口水了。”幸亏当时店里没几个人,有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姑娘窃笑着扭头看我。为了缓解我的尴尬,我要了一些吃的,也算是我在这里睡觉的补偿吧。没多大会儿郑川慈就大包小包的回来了,脸上还挂着胜利的微笑。她一屁股坐下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冰茶,然后递给我三个袋子说:“看看合适不合适。”三个袋子分别装了三条牛仔裤。“你买这么多裤子干吗?”我问。

“给你买的呗,我看这三条你穿上都挺好看的所以就都买了。”

“你知道我穿多大的腰围?”

“知道呀,那天在宾馆我看你裤子上的尺码了。”

“退了。”我面无表情的说。

“为什么要退呀?你不喜欢吗?”

“咱俩不沾亲不带故的,你要谢也谢完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陪我逛街,我做为回报不行吗?再说了你不也正打算买裤子嘛。”

“那你还是别回报了,就当我义务劳动了,你回报的让我心里不安。”

“不行,反正今天这裤子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然后像无赖似的大声嚷嚷着:“老公,我辛辛苦苦给你挑的裤子你竟然说不喜欢,你太伤我的心了。”说完就用得意微带挑衅的眼神看着我。老板娘和几个中学生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说:“你小子真欠揍,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给你买东西你还不知足。”我没想到她会无赖的用这招,让我顿时对她开始防备起来,以免她再在我防不胜防的时候使出一招让我招架不住。

晚上回到宿舍刚坐到凳子上,三个人就对我进行二十秒钟的围观。何流特别不可思议的问:“你丫被富二代***了?”“行啊你,咱们宿舍就数你最有潜力。”田锐兴奋的说。“那女人多大?”周育才问。

“靠,说什么呢。”我说。

“别解释了,中午我都看到了,一个特漂亮的女的来找你我看她开了辆730,别说是你家亲戚,你家没那么年轻的女亲戚,快从实招来。”何流一副很了解情况的语气说。

“就是那天晚上喝醉的那妞儿。”

“靠,你俩不是没发生关系吗?她看上你了?”田锐问。

“就是因为没发生关系所以她才找我,没准儿觉得我是个绝种好男人。”

“就你还绝种好男人呢?那我就是现代活化石。”周育才鄙视我说。

“他那叫没种,都送上门的还不要,你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何流说周育才。

“你运气也够好的,去个夜店就直接钓上个富二代大美女。”

“靠,还不知道是不是被***的呢。”

其实想想我也挺无耻的,人家请吃饭又送我裤子,我在背后怀疑人家是不是被***的***,可想我心胸是有够狭隘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忒不爷们儿了点。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