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有毒寒少暖爱入骨

  任向晴呆呆地看着任铄海,这是她前世躺在病上都会担心的爸爸。

  “爸,妈妈她还好吗?”任向晴说着便向安若素的病床奔去。

  任铄海和葛丽轩对视一眼,松了口气,她应该是刚刚到的。

  任铄海示意葛丽轩先走,这里有自己。

  经过这一吓,葛丽轩也没有心情再呆下去了。

  任向晴紧紧地握着安若素冰冷的手,为什么,还是迟了一步?

  “向晴,你妈妈走得很安详。”任铄海假意安慰,但也是试探。

  走得,很安祥?

  任向晴死死地抿着嘴,安若素的手骨都快被她握断了。

  但最终,任向晴抬起头来看着任铄海道:“爸爸,谢谢您陪着妈妈,我太不孝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妈也病了有些时候了……”任铄海长叹一声,从眼角挤出一滴泪来。

  “爸,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任铄海眉头微动,观察了一下任向晴的脸色,方道:“那是……爸爸的前妻,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妈知道自己快要走了,把她叫过来,两人冰释前嫌。”

  任向晴不禁冷笑,妈妈性格那么高傲的人,能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前嫌。

  当着妈妈的面,就为那个女人铺路。

  任铄海可真是用心良苦!

  ……

  安若素的葬礼一周后举行。

  坊间都在流传,任铄海伉俪情深,伤痛欲绝得几乎病倒,而女儿任向晴却对医院的两个下人悉心照料,对葬礼漠不关心。

  任向晴的确是每天都会去医院看望李叔和吴姨,她知道这两个人是真心对自己好。

  而妈妈的葬礼,“伉俪情深”的任铄海自然会办得风风光光的。

  “小姐,你不要再来看我了,太太她……”吴姨一提到安若素便情难自禁。

  吴姨是陪着安若素长大的,两人虽是主仆,但情同姐妹。

  “吴姨,您放心吧,爸爸会把事情都办好的。”任向晴一边说,一边给吴姨喂从家里拎过来的大骨汤。

  “先生……”吴姨长欲言又止,最后叹一可气,伸手摸了摸任向晴的脸,“你可真像太太!”

  是啊,真像!

  从生到死,都很像!

  任向晴闭了闭眼睛,再次睁眼的时候,眼底又是一片清明。

  ……

  安若素出殡那天,万里无云。

  A城最大的殡仪馆人满为患,几乎每个来客都要与任铄海拥抱着表示安慰。

  安若素不在了,安家谁说了算就很明显了,A城首富要姓任了。

  当然,不是任向晴的任,而是任铄海的任。

  任向晴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前世的自己,也很是被任铄海感动,甚至不明白,妈妈脾气那么差,爸爸为什么还伤心成这样。

  现在终于知道了答案,这是喜极而泣吧。

  那好吧,我就慢慢地看你演!

  这一世,我一定要连同妈妈的那一份儿,比你们都活得好,活得长。

  想到医院里,任铄海拿自己来威胁妈妈,任向晴的心里仍然难免有些痛。

  这时,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些骚动。

  紧接着任向晴的视线里出现了三个身着黑裙的女人。

  竟是葛丽轩母女三人。

重生有毒寒少暖爱入骨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