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小职员

  耿云不礼貌的目光让尚敏心里微微反感。虽然对自己的容貌她一向极有自信,但是被一个男人目不转睛的注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果不是耿云的目光中绝大多数是惊艳还有一点自己看不懂的惋惜,没有什么情欲的意味,尚敏就直接掉头走人了。

  “耿先生?”尚敏秀眉微蹙,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耿云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笑道:“额,你好,尚小姐,我就是耿云!”

  说着,耿云伸出了手,但是站在他对面的美女却没有要与他握手的意思,最后只得讪讪的收了回来。

  尚敏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耿云:一身普通的休闲装表明他不是什么有钱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看样子不是什么文静的人,但是和剽悍也搭不上边儿。这样的一个人,应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想要租房的房客,毕竟自己发布信息的时候并没有指明自己是个女人……

  “尚小姐,房子在哪里,现在去看看?如果行的话,今晚我就在那边住下了!”

  不知道为什么,走到尚敏跟前的时候,耿云突然感到了一丝阴冷。这种感觉和走进福伯的小门房类似,不过远远没有小门房的温差那么明显。如果不是耿云刚刚在福伯的小门房待过,对那种感觉记忆犹新的话,他也不会察觉到这么细微的区别。

  “等等,耿先生,你还记得我在网上标注的房租是多少钱么?”

  尚敏突然开口问道,让耿云愣了愣。

  “才五百块,耿先生,如果你了解过这方面,就应该知道现在宁市最破旧的房子租金也要将近一千元,我出租的是精装公寓,价格这么低,是有原因的!”

  耿云摊了摊手,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心里忍不住想到: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福老头就给自己提出了一大堆不可理喻的条件,看来这个美女也不是好应付的!

  上午在洗浴享受,下午在警局喝茶,晚上在国道上吹风,最后又被福伯大老远的赶了回来,一天的折腾下来,耿云已经精疲力竭了,脑子都懒得转了。

  “我的工作有些特殊,晚上经常加班到这个时候……”

  尚敏的话还没有说完,耿云就打断她道:“工作嘛,可以理解!你放心,我这人睡觉很死的,你弄出再大的动静都吵不醒我的!”

  耿云说完,在心里加一句:两个人弄出的动静就不一定了!

  听完耿云的话,尚敏表情有些古怪的说道:“耿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希望你能够在我加班晚回家的时候,能出来接我一下!”

  “接你?”

  耿云看了尚敏一眼,心里不由得有些同情:干她们这行也不容易啊,经常沾惹一些莫名其妙的麻烦,深更半夜的一个人回家安全确实是个问题,难怪要找男人合租了。

  见耿云不答话,尚敏有些失望的问道:“忘记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了,是不是我的这个条件你的工作时间安排不允许呢?”

  耿云摆了摆手,道:“不是,如果只是接你下班回家,这倒不是什么问题。我在南郊区阴府派出所当协警,时间上能安排过来!”

  虽然那张招工启事上说需要全天工作,但福伯说现在和这美女住在一起就是自己的工作,接她下班回家这种事情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耿云注意到,尚敏听到自己是一名“协警”的时候,眼睛微微亮了亮。他心里嘀咕道:别说哥们儿只是一个连编制都没有的协警,帮不到你什么忙,就算是正式警察,我也不打算和你发生点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经过一天的冷静,耿云现在对护“失足”一点兴趣都没有。

  尚敏微笑道:“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问题了,那咱现在就看房去!”

  耿云原本以为,尚敏口中的“精装公寓”是夸大其词,内心深处他可不认为一个“失足”会舍得住多么高级的房子。到了地方之后,他才知道尚敏的说法一点都没有掺假。

  耿云事先做梦也不会想到,花五百块钱就能在宁市鼎鼎大名的“龙城国际”住一个月。

  跟着尚敏进入小区,耿云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什么都觉得好。不得不说,这里的房子能卖到近三万一平米,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区的安保措施很完善,里面高级酒楼、公园、学校等应有尽有,绿化做得十分到位。

  两人来到七号楼,尚敏拿出钥匙打开防盗门。在等电梯的时候向耿云介绍道:“这座楼总共有二十七层,咱们的房子在十八层。我除了双休日,基本上整天都会待在单位,所以房子和你一个人住没什么区别。不过咱得事先说好,尽量少带朋友过来,我没什么时间做清洁。”

  耿云点头表示同意,反正他在这座城市也没有什么朋友。大学时一起玩的几个同学,现在也很少联系了。

  电梯来到十八楼,跟着尚敏走进家,一股淡淡的香味顿时钻入鼻孔,耿云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气。

  房子很大,客厅足有二十多平米,看样子应该是三室两厅的大户型,也不知道尚敏租这么一套房花了多少钱。

  尚敏注意到耿云吸气的举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在鞋柜旁边蹲了下来,翻了半天,才拿出一双鞋背是胖乎乎的兔八哥的拖鞋,递给耿云:“这个是家里最大的了,先拿这个将就一晚上,明天我抽空去买一双新的。”

  耿云一手抓着兔八哥的四只耳朵拎着拖鞋,一手挠了挠头,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明天我自己去买一双就是了!”

  尚敏穿上拖鞋,站起身来:“我买吧,你买的我看着不舒服!”

  耿云:“……”

  说完,尚敏指了指右手边的一个门说道:“你的房间是那个,主卧有卫生间,所以客厅的卫生间就是你的。”

  耿云一边看着客厅里堪称豪华的装修啧啧惊叹,一边点头。

  尚敏对耿云土包子的表现倒没有什么反感,在宁市,能住得起龙城国际的人毕竟是少数。贫困的乡村尚敏不是没待过,所以她觉得自己能容忍房客的一切举动。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最近在单位遇到遇到一些事情,而且听了很多吓人的故事,尚敏也不会出此下策找人合租。

  耿云换上拖鞋的时候,尚敏已经走进了主卧,于是他也自顾自走进了尚敏指给他的那个卧室。

  卧室的主色调是粉色,显然设计装修的是一个女孩。粉色的床头摆着一只半人多高的红太狼,趾高气扬又不失可爱。

  耿云不由得咧嘴一笑,手臂一张,躺倒在床上,一把将红太郎拽过来揽在怀里。

  这个时候,尚敏推门进来。把风衣脱了之后,她上身穿着一件淡绿色的T恤,高耸的胸前的那朵鲜花装饰不由得吸引了耿云的眼神。

  尚敏手里拿着一些洗浴用品,看到耿云躺在床上的惫懒样子,她蹙了蹙眉,将洗浴用品扔给耿云,又丢给他一串钥匙,说道:“这些都是崭新的,没用过。这个是家里的备用钥匙,以后归你了!”

  耿云把遮在自己脸上的毛巾拿开,看到尚敏还站在门口看着自己,想到了什么。连忙起身的从兜里拿出福伯给的那个钱包,点出两千块递给尚敏。

  “这个是三个月的房租和押金。”

  尚敏没有推辞,把钱收起,见耿云又要躺倒在床上,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咱们既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免不了有些不适应。现在咱不妨就讲清楚了,免得以后尴尬。”

  耿云想了想,点头同意道:“这个是应该的!”

  尚敏见耿云答应的爽快,继续说道:“我呢,平时是个很随和的人,不过有几件事情是我不能接受的。首先是生活习惯问题,我不介意你抽烟,要抽可以,去楼道里,在家抽烟是一种很不文明的行为。”

  耿云点头表示同意,他本来也不会抽烟,现在身上装的那包烟还是从派出所里出来之后郁闷之下买的。

  “还有就是卫生问题,不需要你天天洗澡,但是起码不能像你这样在外面跑了一天倒头就睡吧?”

  耿云讪笑着点头表示同意,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不然他也不会这样。

  见耿云没有异议,尚敏的话突然严厉起来:“最重要的一点,我和你是普普通通的房东和房客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绝对不会超出普通朋友的界限。你今天的表现就很好,我希望以后你能继续保持下去!”

  耿云咧嘴一笑:我也不想和一个“失足”发生点啥!

  尚敏说完,双臂抱肩,居高临下的对仰躺在床上的耿云问道:“我就这么几点要求,你呢,对我有什么要求?”

  “我要说的你都说了,我也没啥好说的了!”

  尚敏出了口气,她也知道自己这么直白的表达可能有些人不会接受,见耿云这么好说话,她心里不由得轻松了不少。

  唉,不对,他要说的?难道这家伙原本也想告诉自己不要对他有非分之想?

  想到这里,尚敏心里不爽起来,她没好气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我男朋友再过半年就要回国和我结婚,所以到时候你就得找其他地方了。”

  耿云摆了摆手笑道:“我知道了。”

  半年之后,他就成了派出所的入编民警了,还怕找不着一个住的地儿?

  “好了,你洗洗睡吧,我回去休息了!”

  尚敏窈窕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耿云躺在床上,看着门口怔怔发呆:强势而又懂得享受生活的“失足”……自己搞错了什么么?

  该死的福老头,被他一搅和,自己的思维完全混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