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小职员

  刚刚走到里间门口,耿云就抱着肩膀打起了哆嗦——太冷了,里间的温度比外间的温度还要低很多,光是站在门口就犹如站在冰窖里面一般。

  这屋子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耿云来不及细究这个问题,老头就提着一个塑料袋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冻得直哆嗦的耿云,他又阴阴的笑了笑:“刚来不习惯,以后就好了!”

  回到外间,老头把塑料袋里的东西取出来放在桌上。总共是三样东西:一个黑皮小本子,一部触屏手机,还有一个……眼镜?

  见到小本子和手机耿云一点都不意外,可是眼镜的出现就让耿云有点无法理解了:自己应聘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协警,不是什么高级特工,没必要拿什么高科技的眼镜做装备吧?

  老头拿起黑皮小本子,在耿云面前晃了晃,封面是一个古怪的图案:一个黑色盾牌里面刻画着一些奇怪的条纹,条纹中间印着“阴府”两个黑字。

  “这是我们所里的《操行守则》,回去以后多看看,这可是你干好工作的最重要的保证,用心点学!”

  老头说着,把黑皮本子递给耿云,接着又拿起电话。

  “这个是派出所的定制电话,有些特殊功能!至于是什么特殊功能嘛……嗯,以后你就知道了!”

  老头说到这里,又露出了让耿云寒毛直立的笑容。说完,他又把手机递给了耿云,拿起第三件东西,那副眼镜。

  “这幅眼镜,是工作的时候必须要戴的,由于你需要全天上班,所以这幅眼镜最好不要摘掉!”

  耿云为难道:“这不合适啊,我有轻度近视,不带自己的眼镜会很不方便的!”

  老头摆了摆手:“那个无所谓,戴过我这幅眼镜之后,你就明白了!”

  耿云背着手偷偷竖了个中指,暗道:这哪儿跟哪儿啊,这不是瞎搞么?

  老头说的全天上班,让耿云想到招工启事上那条“视情况轮休”这一条,不由得开口问道:“大爷,不是说视情况轮休么?视情况是什么意思啊?”

  老头背着手翻了翻白眼,道:“视情况的意思就是,有人顶班的时候,你就可以休息!”

  听到老头这话,耿云长出了口气,暗道:这样还好,要不然被对方抓住这条规定可劲儿使唤自己,那不就惨了么?

  老头似乎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深谈,继续说道:“你不要以为协警这份工作是好干的,你现在还在见习期,是需要通过考核的!”

  听到老头的话,耿云顿时苦下一张脸:“大爷,我真没多少钱了,考核要用多长时间?”

  老头翻了翻眼皮,道:“你急什么,考核期间,一切花销单位报销!考核最多只用一个礼拜的时间,能不能正式上岗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老头说这句话的时候,耿云感觉屋子里的温度更低了。

  老头又从桌子里把平板电脑拿了出来,打开一个网页,递给耿云。

  这是一个生活网站发布的招合租的信息,发布人称要找一个男性同自己合租,租金每月才五百元。

  耿云疑惑的把平板还给老头,生活网站上每天发布成千上万条这样的信息,耿云不知道老头让自己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老头指了指电话号码,说道:“你的考核内容就是和这条信息的发布人合租,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耿云长大了嘴巴:“什么?我一协警的入职考核,就是和人合租?”

  老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从他的表情上,耿云没有看到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你确定?”

  面对耿云的追问,老头显然没有再纠缠下去的意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递给耿云,说道:“这里面有三千块钱,是你前三个月的房租以及最近的生活费。”

  耿云乐滋滋的接过了钱包,心里大夸老头大方。

  “还有,我姓福,你叫我福伯就可以。以后给我打电话是要对暗号的,我会问你‘你姓什么’,这个时候你要回答‘我姓福’,记住了没?”

  耿云愣了愣,忍不住开口问道:“福伯,你没开玩笑吧,咱俩也就是一普普通通的门房和协警,打个电话还要对暗号?”

  福伯嘿嘿一笑,说道:“普通?从你小子踏入这个门起,你就是整个宁市独一份儿的人了!”

  耿云无奈的撇了撇嘴:“好吧,既然你爱玩,这点小要求我还是能做到的。”

  “呵呵,小子,你记住了,干我们这行的,多给自己点心理暗示没坏处。”

  耿云:“……”

  晚上十一点半,耿云独自坐在一座商厦门前的台阶上。借着商厦门口的灯光,无聊翻阅着《操行守则》。

  本子的第一页,有用红色的笔写下的五个歪歪扭扭的字:聚阴锁魂术!

  耿云摇头笑笑,只道是福老头和自己开的玩笑,翻到了第二页。

  “每日寅时,面朝西方端坐,双手平举,与肩同高……”

  看到第一行字,耿云就愣了。他以为《操行守则》里面应该是“几点起床,几点睡觉,公交车上要让座,捡到钱不能私吞”之类的东西,可现在看到的这是些什么玩意儿?

  翻到后面,居然出现了“天之生物,各随阴阳之所至,而百物生焉”之类的耿云看都看不懂的话。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一个与“操行”有关的字眼。

  是不是福伯拿错了?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恶作剧?

  合上小本子,耿云揉了揉已经乱作一团的头发,有些痛苦的晃了晃脑袋。

  他又把手插入兜里的那个钱包里,感受了下一沓钱给自己手指带来的厚实感,耿云依旧有些迷糊。

  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让耿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内心深处,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不对劲。

  如果这些经历是别人讲给自己的,那么耿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下断言说福伯是一个骗子,因为很多细节的地方太荒唐了,让人由不得不这么想。可是具体接触过福伯之后,耿云坚信那个虽然古怪但给人的感觉十分耿直的老头不是那样的人。再说,自己这一穷二白的,虽然有一米八的大个头,但要说力气,还真没几两,也不值得人家骗自己什么啊。

  最起码,只是问了点资料就随随便便甩给别人三千大洋的骗子,耿云还没听说过。

  联系到自己的考核任务,如果福伯真的是骗子,那么唯一的破绽也就是那个要与自己合租的人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见到那个人就一切都明白了。

  其实,耿云大可以选择拿着三千块直接跑掉,在那台平板上签字按手印,在他看来还真没有什么法律效力。可是出于专业养成的好奇,他又忍不住想要见见那个发布合租信息的人,如果福伯真是骗子,那么见到那个人之后,耿云自然有办法解开一切谜团。

  刚刚给那人打了电话,却被对方给压了。发信息说自己要租房,最好是今晚就能住,对方回话说自己在加班,约好了十一点半在这座商厦门口见面。

  最后,耿云想到了一个自以为最稳妥的方法,那就是如果待会儿和自己见面的人凶神恶煞看起来不像是好人,那么自己就干脆以房子不合适拒绝得了。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耿云从掏出手机看了看,是那个发布租房信息的人打来的。

  “您好,是耿先生么?我是发布租房信息的那个人,我叫尚敏!”

  女的?

  听着这个柔柔的女声,耿云愣了。合租信息上特意指出寻求的是男性租客,按照常理,应该是个男的才对,怎么会是一个女的?

  一个女人,接近凌晨十二点才下班的女人,一个找男人合租的女人……

  耿云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耿先生,您在听么?我现在就在金星大厦西面的花坛这里,您在哪儿?”

  耿云站起身子,朝左手边看了看,看到了一个打电话的长发女人的背影。他咬了咬牙,反正都到这一步了,就跟去看看吧,怎么说哥们儿也是上过高级洗浴的爷们儿,还怕她吃了自己不成?

  “哦,尚小姐,我刚看到你,我这就过去!”

  耿云说完,把手机收好,朝花坛那边走去。

  从耿云的角度,只能看到尚敏的背影,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苗条身影,个头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普普通通的牛仔裤,一双黑色的平跟鞋。

  看背影,感觉就很不错。联想到白天在洗浴见到的那个和自己“赤诚相见”的漂亮女人,耿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年月,漂亮姑娘们究竟是怎么了?

  尚敏也在张望,一百多米,也没有多远的距离,等她转身向后看时,耿云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四目相对,虽然光凭一个背影,耿云已经给对方打了一个不低的分数,但是看到尚敏的正脸时,耿云还是小小的惊艳了一番。

  精巧的五官完美的分布在细腻的瓜子脸上,如果从仕女图中走出来的古代女子一般,一股清丽的气息迎面扑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