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小职员

  耿云顺着国道艰难的向前走着,身边不时呼啸而过的大货车刺激着他的耳膜,让他有些心烦意燥。

  从电线杆上把招工启事撕下来之后,看时间还早,他就步行这向启事上的地址走来。走了一个多小时,在国道旁边他连个小茅屋都没有看到过。

  从兜里掏出那张招工启事,借着昏暗的月光又看了一遍。

  一个能够入编的协警的工作岗位,对学历和工作经验没有任何要求,不需要笔试,只要一个面试就搞定。而且,“吃住报销”的单位,耿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加可疑的是,启事上没有留电话,只有一个偏远的地址,而且面试时间是在深更半夜。

  将这些疑点综合在一起,耿云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些无聊人士搞得恶作剧了。想到这点,他顾不得还在马路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手抓着启事,一手揪着头发,耿云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骂自己蠢货。这么夸张的条件,自己怎么就昏了头相信了呢?

  现在好了,现在已经走出城起码七八公里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连个过夜的地儿都找不到。大半夜的,在国道上打到车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要回城里去,说不得还得靠自己这两条早已酸痛不已的腿。

  想到这里,耿云不由得悲从中来,有了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

  以这厮的性格,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做了,熟门熟路。有了冲动,很自然的就扬起了脖子。可是嘴巴刚刚张开,他的动作就定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

  耿云看到,前面距离自己不到一百米的地方隐隐亮着灯光。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借着一辆过路车的车灯,看清了那边果然有一座带院子的两层楼房。

  耿云兴奋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走了这么远的路,他还是第一次在国道旁边见到建筑物。此刻,他对那个什么“阴府派出所”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在那所院子里借宿一晚、撑到明早了。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耿云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小院子前面。小院子里漆黑一片,刚刚看到的灯光是从院子门口的门房里传出的。

  门房的窗户上贴着窗纸,耿云也看不清里面的情景,他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一个矮矮瘦瘦的老头打开门,浑浊的目光看了耿云一眼,然后就背着手走回了屋子。耿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厚着脸皮跟着老头走了进去。

  走进屋子,耿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冷”!

  夏天还没过,宁市这座以热出名的城市里,晚上最低气温也在二十度以上。室内的温度或许会低一点,但是这个屋子的温度已经不是低一点儿了,以至于耿云一进来,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耿云奇怪的看了看这个小小的门房,也没装空调啊!

  老头穿着一身黑,此刻已经坐在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耿云。

  耿云被这个从露面起还没有开腔的怪老头弄得有些尴尬,想到自己借宿的目的,就笑着开口道:“大爷,我是来……”

  老头瞪了耿云一眼,打断他的话,问道:“你是来应聘的?”

  老头的声音有一种不真实的沙哑,如同科幻片中机器人的话音一般,配合着现在屋内的温度,让的耿云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应聘?”耿云愣了愣,他没有想到这个怪老头第一句话问的居然是这个。他赶忙从兜里掏出那张被他捏作一团的泛黄的启事,在老头面前晃了晃,不确定的问道:“您说的是这个?”

  老头翻了翻白眼,露出了比那张招工启事的纸张还要泛黄的眼白,继续用难听的语调说道:“废话,这条路上,除了我这里,还有别的地方招人?”

  耿云有些难以置信,他都以为是个恶作剧了,没想到这事儿还真有!

  拉开门,看了看院子大门上的那个招牌,借着门房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阴府派出所”五个大字。

  指了指院子里黑黢黢的二层楼,耿云扭头讨好的对老头笑道:“大爷,您看他们都下班了,我这该找谁面试去啊?”

  老头又翻了翻白眼,道:“什么他们你们的,面试的主考官就是我,赶紧给我关好门进来!”

  啥?——耿云又不淡定了,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单位的面试主考官是由看门的老大爷担任的啊,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

  耿云又把视线投向那个老头,黑色布鞋,黑色休闲裤,黑色衬衣,很瘦,脸上布满皱纹,让人不由自主会想到干瘪的水果,看不出具体的年龄。面对耿云的端详,他面无表情,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耿云。

  “你看完了没?完了就过来站好!”

  老头不耐烦的指了指身前空地,说道。

  耿云下意识的做出了立正的姿势,心里暗道:乖乖,这老头不会是什么隐藏boss吧,这么解释,让他做面试主考官就勉强能说通了!

  “姓名?”

  “耿云!”

  “年龄?”

  “24!”

  “籍贯?”

  “哈市岩家岭人!”

  老头从桌子里摸出了一台平板电脑,对着耿云照了张相,然后一边问问题,一边在平板的屏幕上按了起来。

  耿云看着老头那干枯的手指用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在平板上跳动,不禁产生了一种荒诞的失和感。

  简单问了几个问题之后,老头站起身来,将平板递到耿云身前:“好了,你的资料我已经输进去了,你看有没有输错的地方?”

  耿云拿过平板,上面是一个个人资料界面,记录的正是自己刚刚说的那些东西。他不由得暗暗咋舌,刚刚两人一问一答比正常语速还要快一些,这老头居然用平板电脑都记录下来了。这种速度,差不多是速录员的水准了!

  “不用看我的身份证之类的东西?”

  想了想,耿云疑惑的问道。

  老头又翻了翻白眼,说道:“不用。你放心,我们是正规的单位,不是什么骗子。我刚刚从内网上调出了你的档案,最后录入的时间就是今天下午,事件是嫖娼被抓,我没说错吧?”

  见老头古井无波的说出了自己的糗事,耿云不禁面红耳赤的摆了摆手,连连笑道:“哪会怀疑您呢,您多心了,多心了……”

  老头依旧面无表情,拍了拍衬衣,说道:“你以前做过什么事情,我不会干涉。现在,你的资料已经录好了,如果你愿意签合同,在我们派出所当一名协警,就在这里签字画押!”

  “签字画……画押?”

  耿云捏着平板,对老头的古怪措辞有些不理解。

  “哦,就是按手印!”老头不出意外的翻了翻白眼,指了指平板右下角的一个地方:“就在这里按!”

  耿云先没有签字,又掏出那张招工启事,仔细看了看,然后指了指启事,问道:“大爷,这上面说的食宿报销,能预支么?”

  “你要是连这点钱都没有,可以!”

  “那这协警的工作底薪是多少呢?”

  “先定为三千吧!”

  “半年之后,真能入编?”

  听到耿云的这句问话,一直面无表情老头的嘴角居然扯出了一个阴森森的弧度,露出了让耿云心里直泛冷意的笑容。

  “如果你能干满半年,而且半年之后还愿意继续干的话,我保证你能入编!干得好,两年之内当所长也不是不可能!”

  老头的话忍不住让人胡思乱想,耿云胆战心惊的问道:“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吧?”

  老头翻着白眼,不负责任的摊了摊手:“当警察的,你说呢?”

  看到耿云变得难看的脸色,他继续道:“不过协警的工作也不会在第一线,一般情况下都是有惊无险吧!”

  耿云没有注意到,老头说“有惊无险”这个词的时候,语调中有一些玩味。

  得到老头模棱两可的保证,再联系到自己窘迫的生活状况,耿云咬了咬牙:“我签!”

  说完,他利索的在平板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老头刚才指的地方按了个手印。

  待耿云做完这一切,老头就从他手里接过平板,放回了桌子。

  长出了一口气,老头脸上的皱纹似乎舒展了不少,语气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冷漠了。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耿云的胳膊,说道:“小耿啊,欢迎你成为我们派出所第一位协警!”

  耿云愣了愣,问道:“第一个?哦,对了,咱派出所是新建单位嘛。除了我,别人都是正式职工?”

  老头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道:“嗯,可以这么说!”

  说完,老头背着手向门房的里间走去:“你跟我来,我把你的装备发给你!”

  耿云跟在老头身后向里走去,虽然内心觉得协警的装备放在门房总有点说不通。不过今天晚上经历的事情太多太乱,连看门大爷都做面试主考了,似乎别的事情也没什么值得稀奇的了。而且,耿云也很好奇这个处处透着古怪的派出所能给协警准备什么装备。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