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情眠

  南汐一个人呆在卧室懊丧难过,身体的刺痛清晰的提醒着她失去的是什么。

  沉默半晌,她拖着沉重的身子进了卫生间,将花洒打开,在水声的掩饰下尽情哭了起来,似要把堆积在身体里所有哀伤的情绪都排泄出去。

  时间似乎开始变得很慢,南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收拾好自己从浴室走了出来。

  经历了这些年的艰辛,她早就有了一个人舔犊伤口的能力了。

  她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最好的处理办法是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心里总归有些不舒服,而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离婚了!

  南汐刚从浴室出来,就听到房间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她吸了一口气走到门口开门,既然迟早都要面对,也就没有意义继续逃避。

  顾凌风此时已经穿戴整齐,极短的板寸越发衬得他整张脸越发棱角分明,一身笔挺的军装彰显着他冷峻的军人气质,南汐红着双眼站在他面前,青涩的像是个受尽委屈的小白兔。

  他冷冷地盯着南汐看了半晌后,面无表情地道,“这件事我会当做没发生过,希望你也一样!”

  发生这种事,顾凌风知道他这么说很渣,很不负责任,可是他没有办法,这是他短时间内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安林和南汐,一个是爱人,一个是妻子,如果注定要辜负其中一个,他会选择不爱的那个。

  好在,南汐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反对。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那间卧室你最好不要进去!”顾凌风转身走了两步后,又停了下来,嘱咐道,“还有,记得吃药!”

  顾凌风所说的药自然是指避孕药,南汐并不意外,形式婚姻嘛,谁也不想因为一个孩子惹出多余的麻烦,这一点俩人的想法倒是默契。

  发生昨晚的事儿,南汐原本是不想出门的,可是上午十点,她的导师林教授有一台教学手术要上,要求他们所有的学生都必须到场,文浩特意打电话提醒她这一点。

  “我知道了,谢谢文师兄!”

  南汐苦笑着挂了电话后,就在穿衣镜前犯起了难,夏天的衣服都很单薄,不管穿哪件,都会露出领口青紫不一的痕迹,她羞于以这样的状态出去见人。

  无奈之下,南汐只得从行李箱中拖出已经被压许久的衬衫套在身上,领子挡着,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夏日炎炎,行人一致清凉装上阵,还不忘撑着伞遮阳,防晒霜的防晒程度也加了一个加号,像南汐这样穿着衬衫牛仔裤素面朝天地暴露在烈日下的人着实少见,所以木林森的同门们见到南汐的时候都惊呼出声,艾晓宁甚至直接对着她竖了个大拇指,“美女,今天平均气温三十四度,你穿成这样确定不会中暑?”

  “呵呵”,南汐笑着掩饰尴尬,“我昨晚睡觉的时候忘关空调,吹感冒了!所以多穿了点!”

  南汐也不算撒谎,她的确是吹空调吹感冒了,早上起床开始鼻子就一直都不舒服,或许是宿醉的原因,她的头也非常疼。

  胡乱搪塞了几句之后,手术时间也就到了,只是南汐却有些不在状态。

  “南汐,南汐……”

  见轻声喊了几声没人应他,文浩眉头紧皱的只好推了推游神的人。

  终于有了反应的南汐不解的看着身旁的人,问道,“啊!文师兄,什么事?”

  文浩轻叹了口气,小声的提醒道,“你若再继续发呆,我不保证你等下能过教授那一关。”

  深知这场手术的重要性,也深知自己不应该这样,南汐抱歉的看了眼文浩,垂下的手用力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好让脑海里的身影灰飞烟灭。

  稀里糊涂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再加上顾凌风的冷漠态度,原本就有苦说不出的南汐更是觉得委屈,就算手术中途有文浩提醒,但她整个人还是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

  好不容易等到手术结束,来不及听林教授的术后总结,也顾不上明天是否会挨批,南汐换下无菌服就迫不及待的先离开了,她得静静。

  出了医院,已是下午六点,南汐在路边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高温持续不下,却丝毫不影响人们下班后归心似箭的心情,行人穿梭不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为她停下脚步,南汐突然觉得自己好孤单,也不知道顾凌风现在在干嘛,早上他那副要吃人的样子是真的吓到她了,和他结婚半年多了,她从来没见过他发过这么大的火。

  正想着顾凌风呢,南汐的手机响了起来,从包里翻出一看竟是顾凌风打来的,南汐苦笑一下,这算是说曹操曹操到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