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与你地老天荒

  不知道在黑暗中昏迷了多久,萧潇只觉得身体很疲惫,总是使不上力气。刚恢复意识,便是扑鼻而来的药味。

  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何琛家的阿姨,手里端着一碗药过来,浓臭的药味令她眉头紧皱,和蔼地说了声:“太太,把药喝了吧,这是先生特意嘱咐给你补身体的。”

  “是吗?”

  萧潇的气息很弱,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阿姨的话让她心里再次生起一点星光。可每每想到何琛是如何无情的夺走她的孩子,又是如何维护苏筱那个jian人,为了那个杀人凶手要抽干她的血。她的心里五味杂粮,不敢再有任何的期盼了。

  但孩子的仇还没有报,只有还活着,什么都有可能,她是绝对不会让苏筱那个jian人好过的!

  萧潇将药一口闷了,苦味持久留在舌尖,令她愁眉莫展。短短的时间,她经历了那么多苦,加上刚被抽了血,身体很虚弱,竟然在几天的时间里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脸色煞白,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眼里满是迷茫和黯淡无光。

  过了十几天,她的身子太弱,还没有恢复多少。刚睡醒喝完药,入目的便是那张令她恶心憎恨的脸,相比于她,苏筱的身体却是恢复的很好。皮肤白里透红有血色,不像她,连下床走路都是麻烦。

  苏筱一路走了过来,瞥了眼桌上的空碗,嘴角边勾起满意的笑容。

  她走到床边,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扫了遍床上虚弱的女人,不由得摇摇头,“啧啧,我说萧潇姐,你好歹也是曾经傲娇的校花,再看看你现在的模样,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了呢?对了,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其实,我并没有怀孕,但是现在,你是杀害我和阿琛孩子的凶手了,他对你的怜惜也随着这个孩子烟消云散了。”

  一看着面前这张春风得意的脸,萧潇的双眸变得阴沉,眼里充满了憎恨和怒火,猛的拼尽全力起身掐着她的脖子,冷眸中的杀气不由得令苏筱惊了一下。她完全没想到面前的女人居然这么狠毒,心机那么重。

  萧潇用力掐着她的脖子,眼白里泛着红丝,紧盯着面前的女人,威胁着:“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何琛吗?”

  “你觉得,他,会信吗?”

  苏筱的话如一个锤子击碎了她的心,心在隐隐作痛。是啊,何琛怎么可能会信她呢?一直以来,她说的话在那个男人眼里不过都是谎言罢了,微不足道。

  萧潇的手松了,房内,空气瞬间安静,皮鞋“哒哒哒”的声音传来。苏筱嘴角倾斜,原本痛苦恶毒的脸突然变得痛苦慌张起来,猛的抓着她快要放开的手大吼:“啊~救命啊!”

  门外的何琛一听到她的呼救声,立马冲了进去,看到萧潇掐着她的脖子,一副凶狠的模样,满脸愤怒地冲了过去,毫不留情地推了她一把,怒喝一声:“滚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恶毒?呵,她是恶毒的女人?明明她才是受害者,结果现在在自己深爱的男人眼里,倒是成了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了。

  萧潇的心再次碎了,碎的一塌糊涂,看着面前的男人,对自己只剩下了厌恶和憎恨,她不由得冷笑一声,带着冰冷的目光艰难地起身,将刀子藏在就背后。靠近何琛的身子,冷冷地开口:“怎么?心疼了?我真是搞不懂,你是喜欢她这个人呢?还是喜欢这张脸!……”

  突然,她停顿了,从背后掏出刀子,毫不犹豫地在苏筱地脸上划了一道口子,苏筱疼的捂着脸尖叫,躲进何琛的怀里。萧潇冷笑着:“我这是在撕开她的真面目给你看看,她到底是不是你心爱的那个温婉善良的苏环!”

  何琛眉头紧促,黑着张脸,如她所料地用力推了她一把,怒喝一声:“你这个疯子!”萧潇原本已经瘦削的身子栽在了地上,或许她真的是个疯子,可这些不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吗?

  萧潇冷笑着,虽是在笑,眼中却泛着泪光,那双眸有着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暗淡。她扶着床爬了起来,盯着面前仿佛要将她撕碎的男人,她冷笑着,“呵,怎么?很想杀了我吗?不用你动手,我没有选择生的权利,但我有选择死的权利!”

  突然,她将手上的刀子直接朝着自己手腕上的大动脉割了下去,血液顺着刀尖滴落。鲜血一涌而出,面前的女人脸色煞白,何琛心里慌了,什么都没想就跑过去,脸上写满了焦急。

  心里的恐慌让他很错乱,看着面前这个爱了自己那么久的女人身子倒了下去,脸上却带着释怀解脱的笑容,他的心痛了。仿佛要失去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

  萧潇那瘦小的身子倒在了地上,何琛没有来接住她,或许她并没有看到,在何琛要过去的时候,一旁的苏筱借势晕倒在他的怀里。她只知道,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就算她死了,也没什么打紧的。

  爱了那么久了,真的累了,爱不动了,也不想再爱了。萧潇躺在血泊里,煞白的脸令人害怕,睁着眼睛盯着面前曾经深爱的男人,吃力地抿了抿嘴唇:“终于,我可以,不,不再爱你了……”

此情与你地老天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