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大人别来无恙

陈梓茁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望着顾洛凡的深眸,那深眸黑似长夜,闪着冷冽的光芒。

突然,她的星眸笼上一层雾气,颤抖着双唇:“为什么……”

冷冷的声音响起,听了令人心寒:“因为你和她同年,身材也差不多。”

长睫微微颤动,屈辱的泪水从眼眶跌落。

爱了这么久,放弃尊严的追了他那么久,他心里还是只有那个岳珊珊!

陈梓茁咬了咬唇,转身便要离开。

却不想被顾洛凡一把拉住:“只要你同意,我可以答应你一切条件,一切!”

“你这么爱她?”

陈梓茁猛一转身,星眸圆瞪质问道。

听她这么突然一问,顾洛凡神色一怔,深眸中瞳孔缩了缩,迟疑了片刻缓缓地摇了摇头。

“那你还要这样维护她?她伤了人就该去坐牢!为什么要包庇她,要让我去为她顶罪!”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拒绝顾洛凡,想到这里,她鼻子一酸再次留下泪水。

顾洛凡烦透了这样歇斯底里的她,狠狠甩开她的胳膊,挑了挑眉毛:“没有你,总会有其他女人答应!”

语毕,他傲然瞥了陈梓茁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陈梓茁似是被雷击中一般呆愣在原地。

是啊,她从来都不是顾洛凡的唯一。

没有她,他也会找到其他女人去为岳珊珊顶罪。

而她,应该对顾洛凡第一个想到她而感恩戴德不是吗?

一切条件……

她嘴中喃喃低语,迟疑了片刻便转身飞扑过去,从背后抱住那个深爱的男人。

“好,我愿意!我愿意代替她去自首,”她哭喊着,屈辱的泪水打湿他的衣背,“只要你答应娶我,我什么都愿意!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顾洛凡身体一僵,深眸中闪着危险的光芒,他勾了勾唇角:“我答应你……”

……

“滚一边儿去!这儿也是你能呆的地方?”

一个女人粗鲁的声音响起,沉浸在回忆中的陈梓茁便被她一脚踢翻在地。

从地上爬起来的陈梓茁下意识的抬头怒目而视来人,立时又忙低下头,怯懦着向一边挪了挪,将监房中奢侈的阳光让给来人。

三个月的牢狱生活,已经足够改变一个人。

从一开始的不满抗争,到现在的认命服软。

陈梓茁也算不清楚自己到底挨过多少次打,被扇过多少次耳光,才算弄清楚这监狱里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

她再也不是那个被爸妈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再也不是不识人间疾苦的富家女。

现在的她是编号20658,是这间女子监房最低等的犯人,是谁不开心都可以来踢两脚的出气筒。

“滚!厕所洗了吗?赶紧滚去洗厕所!”

那个粗鲁的短发女人再次一脚踢在陈梓茁的脸上,接着便讨好般的冲身边一个气质冷傲,身材修长的女人笑道:“兰姐坐这儿,这里暖和。”

兰姐是昨天这监房新收押的犯人。

陈梓茁搞不懂这个看上去和自己一样柔弱的女人,为什么能一进来便能让粗鲁狠辣的号长乖乖让位,还像个马屁精一样的讨好兰姐。

不过这些容不得她去想,她用号服那肮脏的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骨碌爬起身来朝监房厕所走去。

女厕那浓浓的氨气味道熏得她忍不住皱起了鼻子,刷了这么久的厕所,自己早就该适应这令人恶心的味道。

兰姐坐在阳光下,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陈梓茁弯着腰刷厕所的背影,一言不发。

号长顺着兰姐的目光看去,也许是想要显示一下自己往日的威风,她站起身来,趿拉着鞋走到陈梓茁的身后。

“妈的,磨磨蹭蹭!”

说着便一掌重重的拍在陈梓茁的后脑上,陈梓茁吃疼却不敢喊出声,她耸了耸肩缩了缩脖子:“我这就加快速度,刘姐别打,别打!”

手下也不闲着,拖把快速在厕所的地砖上来回拖着。

那身材矮胖的刘姐却显然并不想放过她,嘴里冷哼一声:“别打?我看你就是欠打!”

一脚踹在她后腰上,陈梓茁脚下踉跄直接跪在了厕所那肮脏不堪的地板上。

冰冷坚硬的地板隔得她膝盖生疼,浓浓的氨水味道刺鼻难忍,这些她并不关心,嘴里仍不停的求饶,生怕求饶晚了会换来更严重的毒打。

那刘姐讥笑着,来这监牢,欺负人已经成了她最快乐的事。

刘姐一把扯过陈梓茁的长发,将她的头在手中来回甩动着,满意的看着陈梓茁因为吃疼俏丽的五官皱在一起龇牙咧嘴的样子。

“进了这里还把自己当小公主啊?!我呸!”

说着,一口浓痰吐到了陈梓茁的脸上。

似是还不解恨,又一把将她的头狠狠地按在厕所地板上,一脚踏了上去。

屈辱的眼泪从陈梓茁的眼睛中不停地滚落下来,可她却并不敢反抗,只怯懦的口中不停求饶。

陈梓茁,这就是你幻想中的“两年,区区七百多天”的监狱生活!

“够了!”

冷冷的声音响起,那刘姐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望去,浑浊的眼睛中尽是不解神色。

她忙走到说话那人身边,将嘴巴附在那人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兰姐,有人交代过……”

那女人在兰姐耳边低声嘀咕了很久,不时的还将鄙夷的目光向趴在地板上的陈梓茁投射过来。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刘姐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这个气质冷冰的女人。

“兰姐……”

“你去替她打扫厕所。”

兰姐不等她说话,便将手指指向陈梓茁方向,薄唇微张,轻声吩咐道。

那稍有些沙哑的声音虽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

前号长刘姐,那个嚣张跋扈,三个月来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陈梓茁的矮胖女人回神望着兰姐。

她眯了眯那双被岁月浑浊了的眼睛,像是咽不下这口气似的,狠狠的在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才又赌气般的向厕所那里走去。

用脚驱了驱仍躺在地上的陈梓茁,吊起一双眼睛,抬脚便又想向陈梓茁身上招呼。

“你敢?”

兰姐那慵懒冷冰的声音再次响起,竟吓得这个女霸王浑身一抖,她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那兰姐背后的势力……

前夫大人别来无恙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