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养仙途

不管是修士,还是妖兽,略有修为后几乎各个千杯不醉。所以修士喝的酒里大多加了其他东西。老蜂酒色泽金黄,看起来像是蜂蜜,酿造的原料也确实和蜜蜂有关。里面加了肥尾蜂尾针内的毒液。这种毒液并不致命,产生的效果和喝醉了很像,哪怕是筑基境的妖兽都能放倒。卢通喝了一碗,刚开始只感觉凉飕飕的十分爽利。过了几息,从嘴巴一直到肚子,全都是火辣辣的,像是胃里点了一把火,火苗顺着喉咙从嘴巴里冒出来了。“呼~”“呼~”卢通、鸟毛不约而同的呼气,然后同时拿起筷子夹起一大块猪头肉。鸟毛每边翅膀都祭炼了十根接近一尺的黝黑长羽,这二十根羽毛用起筷子来比手指还灵活。一块肉顺着鸟毛的长脖子,从上面慢慢“滑”到最下面。鸟毛筷子不停,吃了猪头肉吃凉拌猪肝,猪肝刚咽下去又夹起一根大肠。“慢慢吃,这一桌子都是给你准备的。酒也是。”鸟毛极其抠门。当初两个半妖商量,鸟毛开茶馆挑选肥羊,蹄子当游商找机会回收血甲虫。但是鸟毛问了租赁铺面的茶水费后,死活缠着蹄子换过来。事后瓜分东西时,经常找各种借口占便宜。鸟毛点下头,边吃边问:“对了,这次的肥羊是哪个?”“一家卖菜的,就在你去过的马栏坊,是个壮小伙。虽然没有修炼过,但是学过拳法,童子身还没破,气血很旺。”“这次发了!”不知不觉间鸟毛已经喝了两碗酒,脸上开始出现一点红晕。大憨泡好浓茶放在桌上。卢通和他对视一眼吩咐道:“你去柜台那等着,万一有事情,听我喊话。”“哦。”大憨的猪脸没有任何表情,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盘猪蹄。卢通捡了一个递过去,继续暗示:“快点吃,别耽误了正经事情。”“好。”大憨拿着猪蹄,一边啃着一边朝柜台走去。卢通正怀疑大憨到底有没有听懂时,大憨转过身露出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硕大的猪眼眼白完全消失,彻底变成了黑色。大憨盯着鸟毛的后脑勺,嘴里的猪蹄子咬得“咔咔”作响。卢通瞬间就安心了。大憨听明白了。“啪!”卢通用力拍了下桌子,大声道:“来,干!”“急啥。再说说那家人啥情况,喂了血甲虫得在床上瘫些日子,我正好上门敲上一笔。”蹄子、鸟毛配合了很多次,知道怎么一步步刮干肥羊家的积蓄。先下血甲虫,肥羊被血甲虫害得卧床不起,这时鸟毛再上门卖秘传的“丹药”。等人死了,再用法门悄悄取回吸饱了气血、法力的虫子。最后不少家户人死了,钱也花光了,落得个家破人亡。“喝了再说!”卢通做出不喝酒就不说正事的架势。鸟毛只好端起酒碗,又干了一满碗。不一会儿,老蜂酒喝完了。卢通喝了一小半,鸟毛喝了一多半。此外,卢通还喝了一整壶解酒的浓茶,一杯都没有给鸟毛倒。卢通咬了下舌头,舌头有些麻木,感觉不到疼痛。不能再喝了。该动手了。对面鸟毛有些醉了,眼球上爬满了血丝。身上的羽毛全都耷拉下去,两个大翅膀拖在地上。卢通喝完最后一口残茶,从凳子上站起来,朝墙角走出两步后,摇晃着摔倒在地上。“哈哈哈!”鸟毛伸直脖子,大笑着说道:“马……马失前蹄!”见鸟毛没有任何防备心,卢通心绪有些复杂。如果两个半妖干得是正事,说不定以后会成为好兄弟,只可惜……卢通想光明正大的修行,鸟毛就必须死!他伸出手指着鸟毛的脑袋,大声喊道:“十!插!”“什么?哈哈哈……”鸟毛笑得更厉害了,长脖子弯成了弓形。卢通舌头不听使唤,喊出来的“射它”口齿含糊,鸟毛没有听清,大憨却听得明明白白。柜台旁边,大憨端着手弩,瞄准后直接扣下扳机。“嘣!”“哈……呃。”鸟毛的笑声戛然而止。黝黑的铁箭头从鸟毛的后脑勺钻进去,又从嘴巴钻出来。卢通第一时间飞扑到墙角,胡乱抓了几把,抓到绳索后直接用力拽下来。一张大网从横梁上张开,把鸟毛和桌子一起盖在下面。鸟毛趴在桌子上,两尺长的脖子软塌塌地垂下去。脑袋像个倭瓜一样,吊在桌子腿旁边。这就死了?卢通靠墙站着,手里提着一桶粘死鹰,正准备泼出去。鸟毛的身体静止了一瞬,突然开始剧烈挣扎。超过五尺的巨大翅膀胡乱扑腾,两下就把桌椅板凳扫开,身上的捕兽网乱七八糟地缠在身上。黝黑坚硬的鹤爪也四处乱抓,在石板、木头上留下一道道爪痕。随着身体的挣扎,软塌塌的脖子和脑袋被甩来甩去。茶馆里传出“叮叮咣咣”的巨大声响。卢通赶紧把粘死鹰泼出去。一大桶黑油淋下去,鸟毛又扑腾了几下,浑身裹满了黑油。粘稠的黑油粘掉了大片羽毛,鸟毛扑腾的动作越来越小,最后两腿朝天,死死地粘在地上。只剩下两只爪子在半空疯狂乱抓。卢通一把抄起身旁的弓箭。弯弓、搭箭,用法力激发箭矢后面的符箓。三尺长的无柄气剑迅速凝聚出来,包裹住箭矢。随着卢通松手,箭、剑一起飞出去,准确射中鸟毛的肚子,只剩下箭羽露在外面。连着射出三箭,箭箭命中。鸟毛双腿扑腾的速度越来越慢,近一盏茶时间后终于停下来,像是两根枯枝般定在半空。死了。卢通长吐一口气。随着这口气吐出,浑身力气也散得干干净净。双手控制不住的发软,手里的长弓掉在地上。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心口开始剧烈跳动,堵得嗓子眼发胀。这时,卢通才感觉到一股发自心底的恐惧。第一次亲手杀戮,他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世界与前世截然不同。这是一个没有丝毫遮掩的、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茶馆内一片寂静,只有卢通发出的喘息声。突然,大门被敲响,发出“砰砰砰”的声音,连带着门板也开始晃动。“谁?”卢通被吓得一个激灵,撑着墙站起。外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嗓音:“出啥事了,要帮忙不?”接着又有一个女人的声音骂道:“马蹄子!大半夜的叮叮咣咣,让不让人睡觉了!”附近铁匠铺柳铁匠的声音。还有隔壁面点摊的典大妈。“没事……”卢通赶忙想借口应付外面的邻居。“就是桌子倒了……”“我喝了点酒……那个……”“杀猪呢!”“猪跑了,把桌椅板凳都撞坏了。”卢通越说越顺畅,心跳恢复正常,一身力气也回来了,朝大憨招呼道:“大憨,把猪撵过来。”大憨不明所以,掀开后院的帘子叫了一声。剩下的那个肥猪小跑着进入茶馆。卢通摇摇晃晃地跑过去,抄起切豆干的短刀,一刀捅进猪脖子。半尺长的短刀齐柄捅进去。大肥猪“嗷”的尖叫一声,一头撞向柜台。木制的柜台被撞出一个大窟窿。“大半夜的杀猪,你走火入魔了!”“你一个茶馆干起了屠宰的买卖,老娘明天就去百畜院举报你!”“要帮手不?”外面的人听到猪叫声没有任何怀疑。卢通几刀捅死大肥猪,气喘吁吁地应付外面:“明天店里上卤猪肉,大家都来尝尝。不要钱,就当……就当给街坊们赔礼了!”外面安静了一下,七嘴八舌地响起各种声音:“嘿,掌柜的,大气!”“我可听得清清楚楚,明天可别想赖账!”“掌柜的,明天几点开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