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养仙途

云英城。丰棉街,良妖茶馆。卢通双腿放在长凳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街道。街上十分热闹,各种长相的普通人、修士、妖兽、半妖来来往往。但是卢通的情绪却有些低落。两天前,他还是村里的养鸡大户、镇里的采沙厂厂长、县里的货运公司老板、市里的小房地产商。身家不大不小,不如大城市的新贵巨头那么风光,但是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可以说是道道通吃。可惜这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卢通低头看着长凳上的马蹄子,心里默叹一口气:“穿越也就算了,还穿成了半妖。两个马蹄子连路都走不成。”他现在的身体是一只半妖。膝盖以上是人类模样,膝盖以下是一对马腿和马蹄子。没有了脚趾头、脚掌、脚后跟,只有又黑又硬的蹄子,连最基本的站稳都很困难。卢通第一次下地走路,感觉像是踩着一对略微前倾的高跷。站起来前倾后晃,走起来东摇西摆。他正感叹现在的落魄时。一个面相老实的年轻人走进茶馆问道:“听说你们这里什么忙都帮?”卢通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良妖茶馆,不光是茶馆。经常来茶馆的老顾客都知道,不管什么麻烦找茶馆的掌柜帮忙,掌柜的就算不能解决也会帮着出主意。卢通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本来没有心思搭理别人。只是想到身上剩余不多的银子,他还是招呼道:“对,你是谁?”年轻人有些拘谨,走进来看了看椅子没有坐下,站在桌子旁边道:“我叫王诚,我想请你们帮忙。”看起来是个老实人。卢通少了些顾忌,把两个蹄子从长凳上拿下来,坐端正道:“坐下说,反正这会儿也没客人。大憨,倒茶!”茶馆角落,一个庞大的身躯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两条胳膊又粗又白,看起来像是上好的肥肉。卢通喊完见没有动静,抬起蹄子用力跺在地上,发出“嘎达嘎达”的声音。正在睡觉的身躯猛地站起,一个肥大的猪脑袋仰起来,转着看了一圈,找到卢通后闷声问道:“头儿,啥事?”猪头、人身。长得异常魁梧,差不多顶普通人一个半。卢通摇了摇头,指着王诚道:“给他倒碗茶。”“哦。”王诚有些紧张,连连摆手道:“不用,我不喝茶,我是来请你们帮忙的。”大憨不管不顾,直接摆上陶碗,倒了满满一碗热茶。倒完大憨转身就要走。卢通看着自己面前空荡荡的茶碗,不禁摇了摇头。这么没有眼力见的伙计,要是放在原来的世界,恐怕这辈子都别想着升职了。他敲了敲桌子道:“大憨,倒茶。”大憨回过头看着刚倒的满满一碗茶水,瞪大了猪眼。过了两息,大憨又走到王诚面前摆出陶碗,倒了第二碗茶。“哎。”卢通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大憨,给我倒一碗茶。”“哦。”大憨倒完茶重新回到角落睡觉。卢通见王诚十分紧张,笑着安慰道:“有什么麻烦慢慢说,来茶馆找帮手的人很多,不用紧张。”王诚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不,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的事有些……有些私密,我喜欢上一个女的。可是……”王诚可是了半天,脸都涨红了却还是没说下去。卢通没办法,只好猜测着往下说:“可是她不喜欢你?”“不是,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但是现在没办法成亲,这里面还有点麻烦。”这是一个慢性子。卢通又把蹄子摆在长凳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今天天儿还早,你慢慢说。”“好。”王诚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是这样的。我今年二十一了,住在马栏坊,我喜欢上一个街坊。”“街坊好,知根知底的亲上加亲。”“你别打断我,我好不容易才整理顺当。”得!慢性子还是个急脾气。卢通从柜台下边抓出一把瓜子,打算成为一个沉默的倾听者。“我接着说,可是我喜欢的那个街坊,她已经嫁过人了。”“啊?这事儿我帮不了你……”卢通还是忍不住开口打断,毕竟他不能破坏别人的家庭。看着对面的老实人,卢通不禁感叹,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不,不是你想得那样。她虽然嫁人了,但是她丈夫前两年已经死了。”“哦,寡妇啊。”王诚听到这个称呼有些不高兴,闷声说道:“对,她是寡妇,但是我就想娶她!”“对不起,我半点没有看不起寡妇的意思。”卢通瞧出了王诚的脸色变化赶忙解释,“其实我也喜欢寡妇。”王诚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卢通:“你也想娶寡妇。”“没……没有。我就是打个比方,就好比说我还喜欢吃冰糖肘子。”卢通咽下嘴里的瓜子摇头道:“说你的事儿呢扯我干什么,你接着说。”他对王诚的事情已经有点兴趣了。“哦。”王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过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刚才说到什么地方了?”“你说你想娶一个寡……不对,是一个街坊。”“对,我想娶她。可是街坊里有些不好听的闲话,我爹娘不同意,你帮我想想办法。”卢通已经明白了。王诚最多也就二十,八成还是个黄花大小子,搁在谁家都不会同意他娶一个寡妇。“你想让我去劝劝你爹娘?”“对,最好别让街坊再说闲话了。”“什么闲话?”王诚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卢通。卢通瞬间就领会了。哦,八成还是因为寡妇。寡妇门前本来就多是非,更何况要嫁给一个小伙子。卢通打算接下这单生意,放下剩余的瓜子,取出纸笔道:“把你家还有你那个街坊的情况说一下,我了解下。”“哦。我家里一共五口人,爹娘、我、弟弟、妹妹。我和我爹在鲜蔬市卖菜,弟弟、妹妹都在符箓丙院念书。美姐家里只有她自己,她有修为,还学过炼丹,现在开了家卖药汤的铺子。”卢通听完嘴角露出一点笑容,问道:“美姐就是那个街坊?她比你大几岁?”王诚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小声道:“嗯,大一些。我在武馆学拳那年,美姐嫁到了我们坊里。”“那年你多大?”“好像是,十二三吧……”王诚说到最后,声音小的几乎听不清楚。两个人商量了小半个时辰。卢通了解清楚大致情况,放下笔道:“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找媒婆,而是来我这里?”“我找过,可是被我娘骂走了,后来没有人理我了。”卢通看着眼前的痴情种,笑着道:“行,我知道。你先回去吧,明天一早就去办你的事情。”“好,那我明天晚上再来。”王诚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等下。”卢通指了下桌子上的两个空茶碗,笑着道:“大叶茶,活血消疲,每碗两个铜板。”“啊。”王诚有些不舍地取出四枚铜板放在柜台上,离开时嘴里小声嘟囔:“我说我不喝,你非让我喝。”卢通从柜台下面取出一个铜象模样的钱罐。铜钱被扔进铜象肚子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显然里面的铜钱不会太多,因为如果钱多的话,直接掉在钱堆里几乎没什么声音。他抱着钱罐开始盘算今天的收入。卖了三十七碗茶,七碟卤豆干,两碟腌鱼,一共收入一百二十九枚铜钱。茶馆的租金已经赚回来了。卢通精神一震,抬起蹄子用力剁了两下,大声吆喝:“大憨,关门,背我回房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