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1982有个家

满满当当一桌子海鲜。

王忆可是吃美了。

没打过这么富裕的仗啊!

他把腰带放开了,又把裤腰系扣悄悄打开。

干饭嘛,不寒碜。

再说,庄同志也干了。

庄满仓的武装带被放进了公文包里,他连吃带喝好不自在。

渔家人热忱实在,哪怕已经满桌子菜了,王向红还是有点不满意。

他对下工的儿子王东方吆喝道:“让秀芳再上个肉菜,做个红烧肉吧!”

他爱怜的看了眼王忆,又说:“看他瘦的,学生娃不舍得吃好喝好,今晚给他改善改善伙食。”

王忆一怔。

我这明明是好不容易才维持的小腰精体型,富婆最爱啊。

秀芳闻言过来露出一个为难之色。

王东方疼媳妇儿,说道:“爹啊,家里哪还有猪肉?你这不是让秀芳难办嘛。”

这年头岛上家里缺粮缺肉不是难堪事。

王向红自如的一拍大腿说道:“过完年集体还没有杀过猪,确实没肉,那这样,秀芳啊,你拿这个加吉鱼头去烧个汤。”

他又向王忆和庄满仓介绍道:“老话说,加吉头、鲅鱼尾,刀鱼肚子鲇鱼嘴,当年皇帝过寿都得有这几个菜。”

“用加吉鱼头烧个汤,香呢。”

老寿星吐了口烟说道:“向红这话说的对,当年光绪皇帝坐龙椅就想吃加吉鱼,翁洲大官亲自来钓鱼,但龙王爷不爱这些当官的,他们来了一场也没吊着大鱼。”

庄满仓抿了口酒说道:“加吉鱼好东西,我给外岛民兵军训的时候听说过七零年西哈努克亲王访华,国宴上要用加吉鱼,城里供销站组织了渔船出海去钓鱼,结果钓了三天没钓到一条二斤以上的。”

“这是真的。”大胆等人笑了起来。

秀芳上来端起鱼盘把鱼肉拨拉给众人,先给庄满仓,再给寿星爷和王忆。

她笑道:“该着庄同志有口福,今天大胆钓的这条加吉有二斤八两。”

王东方说道:“媳妇你先把鱼头炖上,我去东屋借点胡椒面,有胡椒面才够滋味。”

“你坐着、坐着,我去家里拿,我家里还有香菜,再撒上把香菜提提味儿。”妇女主任刘红梅站起来说道。

庄满仓不好意思:“不用这么麻烦。”

“胡椒面?”王忆听着他们的话猛地反应过来,“都不用麻烦了,我带着呢。”

他去柜子上打开背包拎出个小包,里面有野炊调味瓶八件套,盐、糖、味精、胡椒粉、十三香、酱油、醋、花生油,齐全。

庄满仓习惯性问道:“你怎么还带着胡椒粉?”

王忆说道:“噢,我有同学自己设计的一款产品,毕业的时候一人送了我们一套当纪念品。这产品专门装调味料,所以我就装上了胡椒粉。”

他买的这个八件套就是大小不同的八个玻璃瓶,统一用棉袋分隔包裹,上面只有LOGO没有其他生产信息,生产信息在扔掉的包装盒上,所以不怕在这时代见光。

实际上庄满仓仅仅随口问了一句,没当真。

王忆把棉袋送去厨房。

秀芳看他打开棉袋后当场惊了,眼睛瞪得老大:“这是什么?”

王忆教她使用八件套,液体瓶盖是拉拽式、粉末则是拧开式。

秀芳更吃惊了:“这是什么宝贝儿?你说这里面是油盐酱醋?这不能吧,你看这瓶子,这瓶子跟钻石一样。”

王忆笑道:“这怎么会跟钻石一样?钻石是晶体,玻璃是非晶质体——哦,反正这是玻璃瓶。”

秀芳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没见过钻石,就听人家说,钻石通透又闪光,你这瓶子也太好看了,火苗一照也能闪光。”

王忆这才注意到,八件套不是普通玻璃,估计是镀了一层膜,光一照能反彩光。

他说道:“再好看的瓶子也是瓶子,嫂子,你喜欢的话给你了……”

“别别别,别瞎说,这东西一看就是宝贝,你给嫂子干啥?你留着以后送你对象。”秀芳果断拒绝。

王忆说道:“这都是我同学自己做的,咱别推辞了,你推辞下去就是把我当外人呢。”

秀芳还要拒绝。

王忆说道:“我刚回岛上,也没地方吃饭,这样,东西你收下,以后我过来蹭个饭,行吗?”

秀芳确实喜欢八件套。

她不好意思的说道:“都是一个祖宗的亲人,说什么蹭饭?那、那我留下一个……”

“你就留下吧,我先去吃饭了。”王忆转身走人。

这八件套总共不过花了一百来块钱,相比这顿海鲜大餐算个屁!

鱼汤再上桌,这喝的更猛了。

王忆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最后他吃着吃着甜蜜的睡着了。

吃得好,睡的香,一梦就梦见丽颖巧笑嫣然的来了……

隐约听到有人说话:“加吉鱼头就这么香吗?他抱着吮个不停啊。”

“这不是吮,这是亲,别亲了别亲了,这是个鱼头。”

“别瞎说,不是亲,你看他舌头都伸进去了,就是在鱼嘴里吮汁呢——唉,娃娃在学校生活条件艰苦啊。”

第二天醒来。

王忆头疼嗓子疼嘴唇也疼。

他手一伸,毛茸茸。

眼一看,黑咚咚。

什么情况?

他下意识爬起来环首四顾,自己躺在一张老木头床上,身上盖着靛蓝底带花老粗布被子,身边一只打瞌睡的猫,眼前是贴着报纸的墙壁和一张八仙桌……

昨天的经历跟流水般灌进他脑子里。

他拍拍脸颊咋舌道:“还真是穿越了?吗咧,喝懵了!”

屋子里静悄悄,只有他和一只猫。

屋子外有海浪拍岸声和孩童的吆喝声,又有啾啾声在窗台响起,王忆扭头看。

一只海燕拍着翅膀也扭头看屋里。

大眼瞪小眼。

海燕突然展翅高飞。

几乎是下一秒钟花斑猫就扑到了窗台。

它一扑没扑到鸟,回过头正沮丧,忽然发现人肉垫子在盯着自己看。

于是它装作没事喵舔了舔爪,然后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蓝天:今天天色不错,挺风和日丽的……

八仙桌上翻扣着个青花瓷盆,王忆翻过来,里面有一碗鱼汤和一块叠起来的包袱。

鱼汤温热,包袱也温热,打开后里面是一块同样温热的玉米饼子。

鱼汤鲜美。

玉米饼子不好吃。

又干又涩喇嗓子,跟他以往吃的饭店小饼子完全不是一回事!

王忆吃着饭往外看,他还在王向红家里,此时屋里头就他自己一个人。

庄满仓已经不见踪影。

他走出院子。

阳光高照。

蓝天白云。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水汽湿润,沁人心脾!

家里头没人,他想起了绿钥匙导致的穿越,赶紧掏出钥匙去门口找老门锁想再试一把。

结果大门上挂的不是他之前见到的老式门锁,就是一把普通的铁锁。

王忆顿时丧气。

他拿着绿钥匙往锁眼里比划了一下:“这玩意可怎么……我日!”

绿钥匙进去了!

那么大的钥匙那么小的洞。

滑溜的钻进去了!

王忆震惊的一扭。

熟悉的响声出现:“咔吧!”

门锁打开,他推开门,曾经见过的那座无窗仓库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见此他心里有了个猜测,便想象着穿越前的时间和位置走进仓库,拉上门又再次推开——

海风呼呼的吹。

浪花激荡。

海鸟啼鸣。

没有了渔歌声、没有了孩童的欢笑声,他又回到了荒芜的天涯岛!

他依然站在了王向红家废弃的老屋前。

当他放目远眺,一眼看到码头处自己的行李箱!

顿时,他的心砰砰砰的跳动起来。

发达了,自己要发达了,自己可以在2022年和1982年之间互相穿越!

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关上门卡上锁,重新用绿钥匙打开门提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进入库房后他放好行李箱再去打开门——开门时候他想的是王向红家的位置。

果然。

他推开门走出去,灿烂的阳光下,欢歌笑语重入耳中。

这下子他明白了,不是绿钥匙可以穿越时空,是它可以打开一间神奇的房子。

一间时空屋。

如果在2022年进入这屋子再出去就能逆流时空到达1982年!

如果在1982年进入这屋子再出去则能回到2022年!

他正在狂喜,有招呼声响起:“小忆,你起来啦?”

王忆闻声抬头是王向红。

王向红叼着烟袋锅披着件军绿色薄棉袄走来:“你醒的也是凑巧,小庄刚上大胆的船去县城,你要早醒十分钟就能送他上船了。”

他看看王忆的穿着又叮嘱道:“虽然今天风不大,不过你出门还是小心点,得多加一件衣裳,别跟我一样被风吹的感冒了。”

“对,咱这里没有卫生室,缺医少药的生病了很麻烦。”文书王东喜说道。

妇女主任刘红梅是个膀大腰圆的妇女,她说道:“这就是上班风,大小伙子的还能让个上班风吹的感冒了?那不能!”

王忆奇怪的问道:“上班风?什么叫上班风?”

王东喜给他笑着解释道:“你从小不在岛上住所以不知道,咱岛上有怪事。”

“白天风从海上吹到咱岛上,晚上风从岛上吹到海上,就跟城里人上班下班一样有规律,所以白天叫上班风,晚上叫下班风。”

王忆恍然道:“海陆风啊,你们说的是海陆风。”

我在1982有个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