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1988

路过集市,王林掏出一叠大团结,递给李文秀:“这钱你拿着,去买些菜回家做饭吃。”

“你哪里来的钱?”李文秀问,没有接这个钱。

“赢来的啊!”王林嘻嘻一笑,“连赢带奖金,一共五百块钱!”

“他们真给了你钱啊?我还以为他们开玩笑的呢!”李文秀也难得的露出笑容。

这是她第一次在王林面前笑,有如玫瑰绽放般美不胜收。

王林算是见过美女的人了,但是此刻还是被她纯天然、无化妆、无滤镜、无美颜的俏脸给吸引住了。

他把钱往她手里一塞:“你拿着花吧!虽然有了离婚前协议。但你答应帮我做家务了,我也得养着你不是?总不能让你在我家白干活吧?你买了菜先回家,我还有点事去办。”

“你又要去喝酒?”李文秀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呵呵,你不是要闹离婚吗?又管我?”王林笑。

“你、你喝醉了回来,你又要打我了——”

“放心,我不打你。我也不是去喝酒。以前那些酒肉朋友,我全部绝交!对了,你记得把陈大爷家的油条钱还了。”王林笑了笑,龙头一拐,往街那边骑去。

李文秀数了数钱,是十张大团结!

她捏着手里的一百块钱,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王林来到国营副食品商场。

这里还没有关门下班呢!

“同志,有鸡蛋卖吗?”王林问。

“这不都是嘛!”营业员是个小姑娘,用手在摆放鸡蛋的地方划了一圈,笑着问道,“你要买几斤?”

“多少钱一斤?”

“每市斤一块五毛钱!”

“四百块钱,能买多少斤?”

“什么?”营业员吃惊的瞪圆了大眼睛,“同志,你说你要买多少?”

“四百块钱!全买了!”王林掏出四百块钱,厚厚一叠大团结,往玻璃柜台上一拍,震得玻璃柜嘎啦响,“我市的副食品不是已经放开价格,敞开供应了吗?没有购买数量的限制了吧?”

营业员这才相信,这个男人不是来逗小姑娘耍的,认真的说道:“同志,鸡蛋零售价是每市斤一块五毛钱。因为刚过完年,现在这个价格可不算便宜,你买这么多,家里也吃不完,还不如先买几斤,等过一段时间,鸡蛋价格降下来了,你再来买。”

“我有用。”王林说道,“就买这么多。”

“你是食品厂的采购员?不对啊,食品厂自己在农场进货呢!看你穿着纺织厂的工装,你应该是工人吧?你们厂里食堂要买吗?”

王林笑而不语,保持一定的神秘。

营业员飞快的心算了算,说道:“同志,400块钱,可以买266.7斤。”

“好,可以送货吗?”王林问。

“远吗?”

“不远,就在纺织厂家属楼。”

“那行,你稍等啊,我跟主任说一声,让他安排车子帮你送过去。”

“同志,你跟你们主任再说一声,明天多备些鸡蛋,我还要。”

“你还要多少?”

“两千块钱吧!”

“2000块钱?那有1333斤啊!”营业员算数挺快的,都不用拨拉算盘,直接就报出了数目。

“是的,我怕你们没有这么多存货,所以今天才没带这么多钱来。”

“等等,我现在就跟主任报告去。”

营业员进去了一会儿,出来说道:“我们主任不在,我跟仓库的人说了,他们现在就派车帮你送上门。”

“那你记得向你们主任汇报,我明天要2000块钱的鸡蛋。”

“行,我忘不了。我们都是晚间进货,货要凌晨才进城。我们打电话跟农场说一声,叫他们多备一车鸡蛋进城就行了。”

“谢谢你啊,同志!”王林点点头。

不一时,王林骑着车领路,带着副食品商场的送货师傅,把两百多斤鲜鸡蛋,拉到了自家楼下。

王林递了支烟给司机:“师傅,帮个忙,帮我搬上二楼。”

“好咧!”司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很爽快的答应了。

王林搬着一箱鸡蛋往家里走。

走道里传来各家炒菜的香味,有呛人的辣椒炒肉,也有香气喷鼻的蘑菇炖鸡。

陈大娘正在炒菜,看到王林抱着大箱子走过来,问道:“你这买的啥东西?”

“鸡蛋!”

“嗬!你刚结完婚,又要办什么大喜事?办这么多货?”

“呵呵!”王林笑而不语。

刚走到自家门口,王林猛的听到屋里传来一声惊叫声。

只听李文秀惊骇的喊叫道:“你干什么?别碰我!”

门是虚掩的,王林用脚踢开门,看到一个男人,正对着李文秀嬉皮笑脸,李文秀一脸的惊惶和嫌恶,手里拿着菜勺,凌空比划着,警惕的防止对方靠近。

这个男人不是别个,正是王林以前的酒肉朋友刘坤,油头粉面一后生,吃喝嫖赌样样全,街面上人称靓坤!

王林只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重重的冷笑一声。

李文秀见他回来,马上跑到他身边来:“王林,他想欺负我!”

刘坤摸了一把脸,收敛起色相,若无其事的笑道:“王林,我可是你最好的哥们,我还请你到姐妹歌舞厅耍过呢!你不会相信一个娘们的话,不相信我吧?我是来喊你出去喝酒的!刚才只不过是跟弟妹聊了聊人生和理想!”

王林放下鸡蛋箱子,走到刘坤面前,一把攀在他脖子上,瞪着他双眼,忽然抬起腿来,重重顶在他胃部。双手同时重重将他身子往下压。

嘭!

撞了个结结实实!

刘坤哪里想到,王林这小子,说翻脸就翻脸?下手还这么狠!

他痛得胃抽筋,胃里翻江倒海,舌头伸出半寸长,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打蛇要打死,打人要打痛!

王林没想这么轻易饶过他,叉住他脖子,用力往墙面上一推,奋力一脚,踢在他小腹上,沉声道:“曹你吗隔逼,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我王林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靓坤,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见一次打一次!滚蛋!”

说罢,他扯住刘坤脖子,往外一搡,又是一脚踢在他屁股上。

刘坤向前一扑,摔倒在地,正好磕到了牙齿!

他爬起来,呸了一声,吐出一口带血的痰水,畏惧而又怨恨的看着王林:“好啊,你敢打我!你、你……”

王林扬眉横目,向前一步,作势又要踢他。

孙坤骇然往后退,连一句场面话也来不及说,连滚带爬的跑出门去了。

李文秀颤抖的躲在一边,看着王林打跑了刘坤。

她再次不认识似的看向自己的丈夫。

这个人,真的是那个不学无术的二流子王林?那个整日里和刘坤之流喝酒打牌、称兄道弟的王林?

这时,司机已经把剩下的鸡蛋都给搬上来了,伸出大拇指,咧嘴笑道:“兄弟,是个男子汉!这种二流子,就该狠狠教训!”

王林又递了支烟给他:“谢谢了,师傅!”

司机摆摆手,下楼去了。

一箱鸡蛋300个,36市斤左右。

266.7斤鸡蛋,有七箱半!

箱子整整齐齐,码放在客厅里,把本就不宽裕的空间占去了大半。

李文秀镇定之后,才被这几大箱东西给震惊了:“王林,这些是什么啊?”

“鸡蛋。”

“咝!你买这么多鸡蛋做什么?”

王林笑道:“这些天,家里会比较拥挤,你房里也得堆满箱子,你不介意吧?”

“你还没告诉我,你买这么多鸡蛋做什么?你身上的四百块钱,全花光了?”

“嗯。全在这里了!”王林轻轻拍拍鸡蛋箱子。

李文秀身子一晃,几乎站立不稳:“你这是要做什么啊?四百块钱啊!你知道可以做多大用处吗?你全买了鸡蛋?你打算卖茶叶蛋?”

“卖茶叶蛋?呵呵,不卖!”

“虽说现在是冬天,可是这些鸡蛋也放不了太久的呀!”

“不用太久,能保鲜十天半个月的就足够了!”

“然后呢?”

“你不用管,到时便知!”

“……”

这个男人,到底怎么了?

他的确是不打牌了,也不喝酒了,甚至也改了性子不打女人改打男人了,可是,这么花钱,这么败家,也不正常啊!

难道,昨天晚上,他撞墙上,把脑袋撞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