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1988

吴大壮走到王林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低声道:“你疯了?你什么时候学会修机器了?”

“师傅,你教的啊。”王林一笑。

事实上是,王林后世因为业务和生意关系,懂得这些老机器的维护,现在出现的这些故障,他都曾经亲手解决过!

所以,他才这么有把握!

吴大壮是个厚道人,难得的红了脸:“我可没教过你什么技术!”

周伯强用力一挥手,指着王林道:“王林同志,反正大家都没辙,你行你上!”

王林应了一声:“好!”

赵卫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王林有几斤几两,他这个当班长的再清楚不过了!

今天修不好这几十台机器,大不了延误些工期!

但要是在厂长面前出了洋相,甚至被一个小跟班打了脸,那他赵卫国这个机修班长,以后就甭想再有好日子过了!

可是,周伯强发了话,赵卫国再焦急,也不管用了。

情急之下,赵卫国说道:“周厂长,我们再检修一遍吧!王林他是最晚进厂的工人,他业务还不熟练。这故障,就交给我们来解决吧!”

王林冷笑一声,说道:“你们根本就没找到真正的故障原因。这就好比看病,胡乱下药,却治标不治本!”

这时,某台织机忽然发出一声哐啷的大响。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纺织厂是出过人命事故的!

王林的父母,就在一次大型事故中双双殒命!

周伯强震惊道:“快!停工!”

挡车工马上停止了织布机。

周伯强用力一挥手,板着脸道:“行了,你们都不必争执了!”

他转眼看向王林时,语气再次缓和下来:“王林同志,你看得很准嘛!你说要出事,还真的出事了!”

赵卫国当然不想让王林在厂长面前出风头,冷笑道:“周厂长,王林要是会修机器,我赵卫国就把机修班长让给他当!”

王林淡然一笑:“赵班长,你想和我打赌,我奉陪。不过嘛,你这个班长职务,我虽然并不稀罕,但也不是你想让就能让的,职务都是厂领导安排的,能者上,不能者下,轮不到你让不让!”

赵卫国气怔当场!

王林眼珠子一转,瞅了赵班长一眼,说道:“班长,你要是真想跟我打赌,那就赌十张大团结好了!我修好了机器,你给我十张大团结,你敢赌吗?”

他没忘记,现在的自己,身无分文,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

比起当班长来,他更想赢得金钱!

何以解忧?

唯有现金!

赵卫国阴沉着脸,骑虎难下:“行啊!王林,你出息了!我还真敢跟你赌!不就一百块钱吗?我一个月的工资而已!谁还输不起似的!”

1988年的年初,第四套人民币还只发行了五角和五十元的新币,其它币种还没有发行上市,市面上流通的,主要还是老版的币种。第三套人民币的十块钱正面,印着人民代表走出大会堂的图案,俗称大团结。

王林笑道:“大家都听到了啊!请同志们给我做个证人!这十张大团结,赵班长可不能赖我的啊!”

赵卫国的脸,瞬间变绿了!

张瀚推了推眼镜,手撑着下巴,不解的问王林道:“该检查的问题,我们都排查了,也修好了。你还能发现是哪里的故障?”

他堂堂机械专业毕业的本科生,还真不甘心输给一个年轻的机修工人!

王林一边看机器,一边说道:“筘座和梭箱都没有问题。筘夹木没有破损,弯曲滑板弹簧弹力也够,走梭板和摇轴挂脚也没有松动。这些故障,听一听声音,就能听出来。”

赵卫国马上在旁边附和,冷笑道:“显得你有多大能耐似的!皮结我们校正过了,也打了光蜡!缓冲装置的皮圈,也用油布抹过了,没有问题!那你倒是说说看,织布机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王林沉着的道:“我当然知道故障在哪里!”

张瀚听了,不由得一怔!

他是工程师,是厂里的权威人物!

该检查的,该修的,他刚才都上过手了,现在故障还是没有排除。

如果王林真的一眼就看出了故障所在,那岂不是说明王林比他这个工程师还要厉害?

那他这个张工,等于是在众人面前丢了丑、损了威信!

这事肯定会传开去,到时全厂的人都会知道!

不过,张瀚并非周瑜,不是小心眼的人,比起丢面子的事,他更关心故障的排除。

听王林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机修工人信誓旦旦的说能修好,张瀚不由起了好奇心,当即说道:“王林同志,你要是真能修好这些机器,我个人也奖你十张大团结!”

他比较聪明,不是打赌,而是用的“奖励!”

既显出他的大度,又突出他的领导地位。

这样一来,就算王林修好了机器,他这个工程师的面子也没有丢。

相比之下,赵卫国的格局就要小太多了!

厂长周伯强浓眉一耸,哈哈大笑道:“行啊,既然大家都有奖励,我也来凑个热闹,王林同志,你要是能修好这些机器,我代表工厂,奖励你三百块钱!”

“哇噻!”工人们发出起哄声!

这里里外外,就是五百块钱的奖金!

相当于半年的工资了啊!

工人们都看着王林,向他投去羡慕的眼神。

这个从来没有过存在感的机修工,胆敢挑战机修班长和工程师的权威!

王林无异于站到了风口浪尖上,成了全厂职工瞩目的焦点。

有人捂着嘴在偷笑,想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王林出丑。

也有人不知道王林是何许人物的,向他投来几许期盼。

对这群普通工人来说,他们更希望看到小人物的逆袭!

哪怕完成逆袭的人并不是自己,他们也很高兴!

李文秀焦急的用双手搓着衣角。

她了解王林,这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二百五,是一个混混、街溜子!

叫他去打牌、赌宝、去偷、去摸,去骗人家小姑娘,那是他的长项,真要让他干点正事,那就是用鼻孔喝水——够呛!

王林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他微微一笑:“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周伯强道:“王林同志,只要你能解决这个故障难题,我承诺给你的奖金,一定当天兑现!问题是,你得快!九点之前,你能解决好吗?”

王林道:“周厂长,不用花多少时间!请给我一些垫圈和铁板就行。垫圈要5MM的厚皮垫!再给我十分钟,就可以完工!”

周伯强沉声道:“你们听到没有?快按王林同志的要求,给他准备5MM的厚皮垫,还有铁板!”

这些都是常用的零配件,厂里备得有。

不一会儿,吴大壮带着人,把王林要的零件搬来了。

王林戴上袖套,抄起一个扳手,蹲在一台出故障的织布机前,开始工作。

“这不是投梭机构的侧板吗?”吴大壮蹲在他身边,低声问道,“你拆它干嘛?”

投梭侧板,是织机“下投梭机构”机件之一。装在有梭织机墙板外下方的长方形木条。织机中心轴回转时,投梭盘上的转子撞击投梭侧板上的投梭鼻,传动投梭棒及皮结,推动梭子飞出梭箱。以硬木或层压木制成,表面覆涂料。要求坚牢耐用、表面光滑、无毛刺。

王林道:“侧板有磨损。”

吴大壮道:“侧板磨损?这不是正常的吗?对机器又构不成大的影响。”

王林道:“影没影响,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旁边的赵卫国听了,不由发出嗤的一声冷笑:“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就这三脚猫技术?你也敢鲁班门前耍大斧?”

厂里有大大小小几千台织布机。

这些机器有年头了,侧板上产生了丝微的裂缝。

但机修人员,从来只管维护机器本身,从来没管过侧板是不是有磨损,顶多就是校正一下侧板的倾斜度。

王林在侧板的头端装上5mm厚垫皮两块,为防止侧板裂缝扩大,又在上面装了铁板进行加固。

做完这一切,王林放下扳手,起身对挡车工说道:“师傅,请你开这台机器试试!”

挡车工看向厂长,看到周伯强点头后,这才开动这台织布机。

熟悉的机器声音响起来!

挡车工不敢马上报告,而是等了两分钟,这才欣喜的笑道:“报告厂长,一切正常了!”

周伯强浓眉一挑,露出笑容来,对王林道:“王林同志,不错嘛!你怎么知道是这里出了问题?”

王林指了指头:“凭脑子判断出来的!其它机器,差不多也是这里的问题,大家都按照我刚才的方法,把其它机器的侧板加垫圈,再装铁板加固就行了!以后再也不会因为这个问题产生飞梭故障了!”

机修班的人一齐动手,不到九点钟,所有的故障全部排除!

整个织布车间里,奏响此起彼伏但又整齐有序的织机声。

随即,车间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女工们看向王林的眼神,都在发光呢!

陈小希抿嘴笑道:“文秀,你男人可以啊!技术这么高明?比赵班长和张工还要厉害!”

李文秀紧紧盯着王林,羞涩的一笑,秀眉轻轻舒展开来。

她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水了!

周伯强拍拍手,大声说道:“行了,大家都回去工作吧!”

看热闹的工人们,各自回到岗位上去。

周伯强笑道:“王林同志,你放心,我答应给你的三百块钱奖金,等下就派人给你送来。”

他看看手表,率人匆匆离开,市轻工业局的领导马上就要来了,他得前去迎接。

张瀚是个大度之人,当即掏出十张大团结给王林,还和王林握了握手:“你太棒了!有空我要向你请教。”

吴大壮粗壮的手臂,揽着王林的肩膀,笑眯眯的问道:“好小子,你怎么知道故障出在哪里的?”

“瞎蒙的。”王林无法解释,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而后世他是一家大型服装公司的老板,旗下有三个服装品牌,拥有九家加工厂,对相关的产业和机器设备再熟悉不过了。

吴大壮对此深信不疑,他转过身,一把揪住赵卫国的衣领:“给钱!愿赌就要服输!”

众目睽睽之下,车间里又有许多美丽的女工看着呢,赵卫国这么要面子的人,不可能为了一百块钱当众打脸,只得悻悻然的掏出十张大团结来,捏在手里,心痛得跟什么似的,咧着嘴,嘟囔道:“王林,你这钱也太好赚了吧?这可是我攒着买电视机的钱!现在少了一百,我回家要被媳妇削了!”

吴大壮伸出大手,一把将钱夺了过来,塞在王林口袋里,笑道:“赵班长,你应该感谢王林,要不是他不稀罕你这个班长位置,你现在就不是班长了!”

赵卫国脸色阴晴不定,对忽然变得如此厉害的王林,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天下班后,王林推着车,在整理车间门口等候李文秀。

李文秀跟一群女工有说有笑的走出来。

“哟哟哟,小两口刚结婚,就这么甜蜜的秀恩爱了啊?”陈小希笑着打趣。

李文秀飞快的瞥了王林一眼,红了红脸。

王林推着车,和她们一起走往厂门口。

周伯强率领一众人等,正在欢送前来厂里调研的市轻工业局的领导。

年轻男秘书飞快的拉开桑塔纳轿车后门,请领导坐进去。

周伯强等人含笑相送。

桑塔纳轿车启动,加速驶出厂门,发出一声尖锐的鸣笛声,把门口的工人吓得往两侧躲避。

“好威风啊!”刘玉说道,“同样是人,怎么差别这么大呢?你看人家,过的那才叫生活!坐着洋车,带着秘书,就连厂长对他都要笑脸相迎呢!”

李文秀道:“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别跟人家去攀比。”

王林道:“一辆普桑而已,我以后有钱了也买一辆!文秀,你想坐的话,就给你坐!”

女工们都笑了起来。

王林道:“你们笑什么?86年就放宽私人买车的限制了。”

刘玉笑得前俯后仰:“现在的确可以买自备车了,可是,你得有钱才行啊!王林,你知道这种新车需要多少钱吗?得二十万呢!你一个月才赚几十块钱,你就说敢买车?”

陈小希道:“最起码,王林有这个心不是?”

刘玉撇了撇嘴:“心?谁没有啊?有钱才是真真的!”

王林轻轻一笑,也不跟他们理论,看李文秀时,只见她一脸的云淡风轻,似乎并没放在意上。

人对遥不可及的东西,一般是不抱希望的,就像天上的月亮,情人说可以摘来送给你,也不会有人当真的,他能捧起湖中的月影,给你一个浪漫,女人也就知足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