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1988

王林看见一个男人,前几年他还活得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现在的他,酒气冲天,浑身烟味,俩眼无光,满脸憔悴。

王林很想心疼一下他,于是,他伸手摸了一下镜子。

……

昏昏沉沉中,王林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绝望无助的嘶哑悲吼:“王林,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你给我家的三千块彩礼钱,我做牛做马、省吃俭用,也一定还给你!”

王林紧皱眉头,抬起疼痛欲裂的脑袋,努力睁开双眼,看向床边站着的年轻女人。

她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瓜子脸蛋,苗条体段,明眸皓齿,肤色白净。

可怜的是,她衣衫不整,准确一点说,她身上只有一件被扯烂了的红色单衣,美的像一幅西方油画里的艺术人体画作!

她光着脚丫,露出雪白的胳膊和修长美丽的双腿,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被勒打的痕迹。及腰的长发凌乱不堪,又有一绺头发调皮的贴在脸上,飘进了嘴里,她也顾不上拿开。

“李文秀?”王林脑海里,涌上这个宿主的记忆。

现在是1988年的2月23日,正月初七,刚刚过完农历新年。

宿主也叫王林,不学无术,酗酒打牌,脾气暴躁。

眼前这个衣裳不整的女人,正是他新婚燕尔的妻子李文秀。

因为家里着急用钱,李文秀父母贪图王林给的三千块钱礼金,大年初六,也就是昨天,她懵懵懂懂的就嫁了过来。

结婚当天,王林和狐朋狗友们喝了半宿的酒,进洞房后,要和李文秀行周公之礼。

李文秀嫌恶的推开了王林,抵死不从。

急怒之下,李文秀拿了把剪刀护身,王林急于睡女人,然而使尽了千方百计,厮打了一宿,也破不了她的防。

今天晚上,两人再次纠缠不休。

王林仗着酒劲,用力把李文秀压倒在了床上,撕扯她身上的衣物,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老子花三千块钱娶个老婆,我还没有权利睡了?

李文秀终究是个女人,哪里是王林的对手?

李文秀被欺负狠了,使尽全力,用双腿往王林胸口一蹬。

王林往后摔倒,后脑勺重重的磕在床头墙壁上,一命归西,使得后世同名同姓的王林,穿越到了这个王林的躯壳里。

此刻,王林缓缓起身,向她走过来。

李文秀骇然大惊,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颤声哭道:“你再动手,我真报警了!”

王林却拿起她的衣服,披在她身上,脸色平静的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打你。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李文秀不认识似的看着眼前人,看到他的眼神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这真的是王林吗?

他居然做了保证?

还道了歉?

在她怔神的功夫,王林伸手拿开贴在她脸上的一绺头发,温声说道:“你在这边睡吧,我到隔壁房间去睡。”

这个王林只有初中毕业,父母都已离世。

他的父母,生前都是申城纺织厂的员工,年前在一次重大车间事故中遇难。

本来没有资格进厂的王林,破格顶替父母职位进了工厂,被分配在最辛苦、最危险的机修车间当学徒。

这年头还没有《工伤保险条例》,在96年之前,都只有《劳动保险条例》可以依据。

按照申城市的规定,职工因工死亡的,发给丧葬费,丧葬费为五个月本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不足三百元的补足三百元。

申城纺织厂虽然是好单位,但王林父母的月工资只有90多块钱,于是丧葬费按照三百元的标准进行了补偿。

这一项,王林拿到了父母的丧葬费3000元整。

此外,工厂还要发给家属一次性抚恤金或救济金,其标准为死者生前的十五个月工资。

此一项,王林共计领到了2800元人民币。

两项加在一起,王林因为父母双亡,共计获得了5800元的巨额赔偿,再加一份铁饭碗的好工作。

丧事一切从简,实际上并没花多少钱,剩下的钱,由他大伯做主,替他拿出3000块钱讨了个漂亮的老婆,剩下的两千块钱帮他存进了储蓄所。

李文秀是中专毕业生,长得人如其名,苗条、秀气,知书达礼,气质优雅,在美女如云的纺织厂,她也算得上厂花级别!

她做的是最轻松的整理工作,整理车间也是美女最多的车间。

因此,她的择偶标准极高。

自从她进厂的第一天起,就被王林盯上了。

王林自知配不上李文秀,于是展开迂回攻击,说服大伯,用三千块钱当彩礼,说服了李文秀的父母。

李家父母见了王林本人,觉得此人倒也算得上一表人才,何况还是纺织厂的正式职工,吃国家粮的铁饭碗,除了学历低一些,样样都能配得上自家女儿,加上他家正等一笔钱救急,连蒙带哄的说服了女儿,把她嫁给了王林。

王林上李家门时,穿得人模狗样,表现得也人五人六,说得天花乱坠,取得了李家人的好印象。

可是,结婚当天晚上,他就原形毕露,抽烟、喝酒、打牌、粗口,样样俱全,整个就是二流子模样,把李文秀悔了个半死。

要不是怕被人笑话死,李文秀当天晚上就跑回娘家了!

但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令自己憎恶的男人,进入自己纯洁的身体!

王林虽然抱得了美人归,却不能享受美人福!

外表秀美俊俏的李文秀,骨子里却贞烈倔强,反抗起来,王林根本就不能得手。

穿越过来的王林,脾气、秉性,自然大不相同。

他本是“21世纪”服装公司的老板,旗下拥有三个知名服装品牌,随着网商的崛起,再加上时疫的打击,他的公司开始走下坡路,2021年,一场14级大台风,带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洪灾,公司仓库被淹,损失数以亿计。

而他本人在回家的地铁上,把窗户当镜子,看着里面憔悴的自己,正自感叹不已之际,洪水忽然淹没了地铁……

前尘往事,再加上今生今世,所有的记忆,在王林脑海里汇聚。

这是一套筒子楼的两居室,属于纺织厂的福利分房。

筒子楼就跟后世的宾馆房一样,中间是过道,两边是房间。

这种老式的居民楼,都是共用水房、公共厕所,饭菜在过道上做。

90年代前的国营大企业,尤其是像申城纺织厂这种有六千多人的大厂,除了是一个企业,还是一个小社会,社会上有的,企业里基本都有。

那时候,房子是由厂子分配的,看病有医院,而且是免费医疗。

厂里办有托儿所、幼儿园、子弟小学,还有食堂、商店、理发馆、澡堂等,当年的社会福利非常好,工人有一种归宿感。

王林出了卧室,来到客厅。

钨丝灯、白墙面、水泥地,再加上几样简陋的木制家具,组成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家,家里最值钱的,就是客厅里那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

王林进了另一间卧室。

这间房比起主卧来就小得多了,是把一间房隔断而成,前部分当客厅兼餐厅,后部分摆了张床,这也是王林以前的单人间。

醉酒再加上撞击,令他头痛欲裂,很快就昏睡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窗户上贴着的大红喜字!

窗帘外是耀眼的阳光。

崭新的新生活,开始了!

王林精神一振,挺身起床,走出卧室,看到木质的折叠餐桌上,摆放着两碗稀饭、一根油条和一个馒头。

李文秀扎了个清爽的马尾,拿块花手帕系了个蝴蝶结,穿着整洁的纺织厂工装,左胸前绣着“申城纺织厂”几个字。

“家里一分钱也没有了,都被你赌输了!这油条和馒头,是我从陈大爷那里赊来的。发了工资再还给人家。”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林道:“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你别动那张定期存折!那两千块钱,是你爸妈用命换来的!存的是五年的定期,还没到期呢!”李文秀急忙说道。

“我知道。”

王林应了一声,刷牙洗脸,把胡子刮干净了,看看镜中的自己,对这张棱角分明、脸色白净的新面孔,倒也满意。

“我有话跟你说。”等他坐到桌边,李文秀语气坚定的说道,“你给我家的三千块彩礼钱,我会按月还给你。等我把这些钱还清了,你就得和我离婚!我每月的工资是80元,我只留五块钱自己用,每个月还你75元。还完了这笔钱,你就得和我离婚!”

“那你得还我40个月!要三年多时间呢!”王林笑了笑,“你每月只留五块钱?够用吗?”

“我还有奖金呢!反正不用你管我就行了!”

“非得离婚吗?”

“你别嬉皮笑脸的!我说认真的!不然,我宁可死!”

最后那个死字,她咬得很重,说得很坚决!

王林相信,这个年代的女人,她说死,是真有可能去死的!

李文秀道:“我们之间不合适!你有了钱,可以找一个更好的!”

“安慰我啊?连你这样的中专生都看不上我,我还能找到更好的?未必我还能找个女大学生?或者找个市歌舞团的台柱子?”

“你、你这个人,其实还不错的,只要你把赌钱的毛病改了,再把喝酒的毛病改了,再把打媳妇的毛病改了……”

“我都改了,你还离吗?”

“离!我俩性格不合!”话一出口,李文秀觉得自己语气太冲了,现在得哄着王林,让他同意自己提出来的离婚协议,便缓了一缓,柔声说道,“当我求你了,好不好?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你就给我自由吧!”

王林的心,没来由的一阵刺痛。

他沉声说道:“我答应你!本来我也可以不让你还彩礼钱。”

李文秀抬头望着他。

王林又道:“可是,这三千块钱,是王林父母用命换来的。你必须还回来。毕竟,王林连你的身子都没占有过呢!你还是个完璧的女人!”

这话似乎有毛病,但又没有毛病。

李文秀咬着嘴唇:“怎么?你这是想用这三千块钱来买我的贞洁吗?”

王林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有心逗她一下,便似笑非笑的道:“我的确有这样的想法!要不,你陪我睡一觉,我同意离婚,三千块彩礼也不用还了!一个晚上三千块,你可金贵了呢!”

李文秀气得身子轻颤,胸口急剧的起伏。

“我还以为你真的变好了,原来你还是这副德性!”她双眼一红,趴在桌沿,委屈的掉下两行眼泪。

她是真的累了,这样打来打去的生活,她一天也不想再过了!

死?

她真的想过用死亡来解脱和逃避这一切!

“这么经不起逗啊?”王林把油条放在她碗里,自己拿起馒头啃,“我开玩笑的呢!你至于哭成泪人儿吗?”

李文秀这才收了哭声,抹了抹眼泪,低头说道:“谢谢你!以后,只要你不再打我,这个家的家务活我都干,直到离婚为止。不过,我不能陪你睡觉!你也不能强迫我!”

喝了一口粥,她见王林目瞪口呆,又强调了一句:“夫妻之间,的确有性的义务,但这义务的意思是,倘若对方不肯,你可以诉请离婚,但你不能强行逼迫另一方与你同房,否则就是强暴!总之一句话,我不同意,你就不能碰我!你懂了吗?”

“不愧是中专生,挺懂法的啊!我知道这些!我又不是法盲!”王林嘀咕了一句。

对重生的王林来说,这个女人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陌生人,是一个捡来的老婆。

既然她想要自由,何妨成全她?

以王林真正的能力和学识,要在这个世界再次混得风生水起,再找一个漂亮老婆,想来也不是太难的事吧?

虽然这个身体的主人,学历太低、家底太穷,但也并不妨碍王林的逆袭之旅!

只不过,这个李文秀,长相清甜可爱,身段窈窕迷人,完全具备诱人犯罪的气质和条件,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久了,王林能不能管住自己,那就很难说了!

吃完早餐,李文秀拿出一张早就写好的协议书,放在王林面前,上面写的,就是她刚才跟王林说的那些话。

“你要是没有异议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吧!”李文秀递过来一支钢笔,“我已经签了名字。”

王林讶异的看她一眼,这才明白,这个女人离婚的决心有多大!

他接过钢笔,一言不发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李文秀看看他的签名,倒是微怔:“你的字,写得真好,比我的还好。都说字如其人,我看这话纯属放——骗人!”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