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扶妻人

“爹!你帮我看看,我擦干净了么?”

赵昊转过身,小声问道。

他右侧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脸汉子,正是他爹赵无敌。

赵无敌左瞅右瞅,压低声音道:“放心吧!擦干净了,没人能看出你刚从青楼出来。”

他已经很努力地在压低声音了,只可惜天生嗓门大,话音刚落,就有无数目光投来。

这其中,就包括齐国公主。

好在,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了回去。

毕竟是荒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也不好让他难堪。

赵无敌却浑然未决:“儿子,那个就是齐国公主,你瞅瞅长得好看不?”

赵昊把目光投过去,眼睛顿时亮了一下,作为荒国顶级纨绔,这些年他什么女人没见过?京城里各大青楼的花魁早被他尝了个遍,家中暖床丫头个顶个也都是人间绝色。

可即便如此,看到齐国公主也是惊艳了一把。

肤若凝脂,明眸皓齿,最要命的是眉宇间的那一抹英气。

赵昊平生所见女子,只有一人可与其媲美。

他下意识点点头:“针不戳!比天香阁的梨诗姑娘都上头。”

赵无敌嗤笑:“拿一个青楼花魁跟公主比,你也不怕别人听到了打死你!”

赵昊笑道:“放心!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赵无敌恍然:“嘿嘿,说的也是!”

两人丝毫没有意识到音量的问题,一番对话搞得众人要么胆突,要么烧肝。

姜峥气得太阳穴直跳。

齐国公主也是睁大了眼睛,朝这里瞪了一眼。

齐国随行的文人俊杰则是一个个愤慨不已,却被公主用眼神制止。

此等场合,双方都要给对方面子。

如此大声密谋,只能当没听见。

只有镇国公赵定边转过了头,沉声斥道:“莫要无礼!”

父子俩齐齐缩了缩脖子,冲赵定边露出了一个讪讪的笑容,老爷子面相虽然不凶,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皱眉就让他们有些心慌。

赵昊决定问一些正事:“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赵无敌有些忧愁:“那不明摆着的么?咱们小伙子们的诗,没有一个能入公主的法眼,你瞅那根香,若是烧完还没有拿出一首像样的,我们荒国就又输了。”

赵昊眉毛一拧:“齐国公主也太挑了吧?那么多诗,一首都看不上?”

赵无敌叹了口气:“其实也不怪公主,主要是咱们小伙子的诗……怎么说呢?我都听得懂!”

赵昊沉默良久:“那也够烂的……”

众人:“……”

本来就比较沉闷的太和殿,顿时变得更压抑了。

尤其是那些荒国的青年才俊,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虽然赵无敌在战场上神威盖世,但文化水平只停留在看得懂战报的层次上。

他都能听懂自己做的诗,那……

赵昊咂咂嘴:“是不是选题太难了?我记得他们水平还行啊,怎么这会儿做出的诗您都能听懂了?”

赵无敌摇头:“咱也不懂啊!不过公主给的选题是初遇,说要听听他们初遇自己的感受,毕竟是选相公,不能太草率。”

赵昊点头,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当即上前一步道:“主要是公主的美貌不可方物,世上鲜有言语能配得上公主的容貌,非我等诗词功底不行!”

听到这话,赵昊不由竖起了大拇指。

好家伙,这一席话不仅舔了公主,还替自己找补了一波。

是个高手!

这货好像是户部尚书家的儿子,名字叫郭答,以前还被自己揍过。

赵昊本来还有些看不起他,现在感觉这人还不错,能处。

却不料齐国那边的才俊不乐意了:“郭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若世上连配得上公主容貌的字句都没有了,我等又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好狂!

在场荒国众人齐齐皱起了眉头。

心想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这种场合竟然还当面嘲讽。

就连齐国公主也开口斥道:“付贵,不得无礼!”

付贵愣了一下:“公主……”

齐国公主皱眉:“噤声!”

付贵只能退到后面,微微低下头。

赵昊好奇道:“爹!这个人好狂,他作出的诗很好么?”

赵无敌眼神有些凝重:“他的诗……我听不懂!”

赵昊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哦?看来此人是个劲敌!他什么身份,在齐国应该很有名吧!”

赵无敌摇了摇头:“这人的名字我没听说过,估计就是个废物纨绔吧,不过会写几首酸诗而已!”

赵昊皱眉:“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纨绔!”

众人:“……”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精彩。

就连姜峥也是忍不住用枯瘦的右手掩住了面颊,忍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了了,撑起一抹笑容说道:“小婉梨不必苛责,毕竟的确是齐国才俊诗作的更好,只能怪我荒国年轻人太不争气,偌大国家竟然连一个能作诗的都没有。”

齐国公主名叫宁婉梨,如此称呼显得更加亲切。

只不过这句话乍一听像是认输,语气却有些耐人寻味。

众人循着姜峥的目光,齐齐看向赵定边身后的赵昊。

赵定边面色不变,厉声道:“昊儿!今日乃荒齐两国盛典,你却半途才偷偷入场,还不快去领罪?”

赵昊无奈,只好站起身,冲皇帝拱了拱手:“皇帝爷爷,昊儿错了,特意来领罪!”

众人皆是叹息。

寻常人谁找皇帝领罪不得跪在地上,这纨绔不但不跪,连挪几步都懒得,而且每次都这样。

也是离了个大谱!

姜峥丝毫不生气,而是笑眯眯道:“无妨!朕听闻你颇有诗词天分,恰逢荒齐两国交流,若你能作出一首让朕满意的诗,朕便恕你无罪。”

一个孙子两个爷爷配合默契,总算丝滑地把赵昊推了出来。

不然一到殿就急匆匆地作诗打擂台,就算赢了也显得风度不够。

赵昊点了点头:“谢皇帝爷爷!”

说罢,便准备出席。

临走时,赵无敌问道:“昊儿!有信心么?”

毕竟他评价一首诗好与坏唯一的标准就是自己能不能听懂,付贵作的诗他只能听懂一句,感觉此人诗词境界深不可测。

赵昊微微一笑:“放心!看我七步成诗,把他吊起来打!”

抄诗嘛!

谁不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