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枚两界印

“什么情况?”

陆征在愣神,举着筷子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陆征以为玉印就只有带着自己穿越两界的功能,可是现在怎么突然多出来了五缕气运之光?

怎么来的?

干啥用的?

玉印并没有给陆征答案,所以陆征压下疑惑,一边机械吃喝,一边脑中急速思索。

不过直到一顿饭吃完,陆征都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公子,门口那老丐吃完了,想亲自谢谢公子。”

“不用了。”陆征摇摇头。

“公子,老丐有话跟你说!”门口传来了老乞丐的喊声。

“咦?”陆征神色一动。

他刚说了一句“不用”,声音不大,可是门口老丐就迅速接话,如果不是巧合,那就是他听到自己的话了。

此时陆征距离大门口足有十几米,中间还隔着一面照壁和一扇大门,一般人可没这个本事。

联想到自己刚刚获得的气运之光,陆征突然有了想法。

难道是自己助人为乐的奖励?

可那不应该叫功德吗?

不过这个老乞丐应该是有什么不同之处。

起了疑心,陆征就站起身来,快步走过前院,绕过照壁,走出了自家小院。

此时,那老乞丐正仰头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酒。

“好蒸鸡,好菜肴,就是酒差了点。”老乞丐叹道。

虽然衣相零落,可是仪态自然洒脱,没有丝毫落魄之感。

联想到各路小说中的桥段,陆征心道这老乞丐难不成还真是一位世外高人?

古代……冷兵器……难道这个世界有武功?

陆征眼神一亮,看来自己对大景朝了解的还是不多啊。

也是,自己才来十八天,桐林县又只是大景朝凌北道仪州之下六县之一,哪里能知道这个世界的真正深浅?

“老先生有话要跟我说?”

“当不得先生之称,只是受了公子一饭一酒之恩,眼看公子将有小灾,心有不忍,特为公子解忧。”

“哦?”

“老丐你胡说什么!”李伯这边不愿意了,怒斥老乞丐一声,然后对陆征道,“公子你怜错人了,这老东西虚言恫吓,不过是想骗吃骗喝而已,老李我见多了这种骗子,您可千万不要上当!”

李伯说完就转头冲老乞丐扬手赶人,“东西拿来,走走走!”

老乞丐不由一噎,眼看李伯的大扫帚就要扫下来了,于是急忙跳起来,飞速把手里的酒杯塞到陆征手上,然后一边逃走一边喊道,“晚上将酒杯放到身边,便解此厄。”

……

陆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老乞丐就逃跑了。

……

“老骗子,呸!”

李伯举着扫帚,冲着老乞丐吐了一口口水。

“公子你看,是个老骗子吧!”

陆征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无奈的看了李伯一眼,然后将酒杯举在眼前,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出来什么不同之处。

“公子你看什么呀,那就是个老骗子,看起来人模狗样,一动手就全都露馅了。”李伯伸手就要去接陆征手里的酒杯,“我给我家婆娘送过去多洗几次。”

“别急!”陆征躲过李伯的手。

五缕气运之光总做不得假,而陆征左思右想,除了给这个老乞丐些吃食,也没有发生其他事情,况且老乞丐的耳力也的确过人……

如果这老乞丐不是骗子,这么神神叨叨,总不会是……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左右无事,就将这酒杯在我卧房放一晚上又如何?”

陆征的心,砰砰砰,疯狂的跳了起来。

……

首先,陆征打发李伯和刘婶都去睡觉,洗漱过后,就将酒杯放到卧房的桌子上,同时点起油灯,自己就坐回了床上。

然后,陆征果断穿回现代,先把防刺服贴身穿上,然后又把防狼电棍藏在袖子里,给自己鼻下抹了点风油精,这才又穿回古代,缩进了被子里。

下一刻……

拿出手机,指纹解锁!

游戏肯定是打不成了,不过陆征早已下载了好几部电影和小说,足够他打发一晚。

与此同时,陆征一直分出三分精力,注意着门窗外的动静,同时沟通脑海玉印,随时准备。

“如果老乞丐是骗子,那么这一夜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如果老乞丐真有本事,那么这酒杯也许真能顶用。”

“即便有个万一,我也能穿回现代,真有什么神神怪怪的事情,白天肯定也就没事了……吧?”

“至于借口……问就是我年轻,跑得快!”

……

夜至子时,万籁俱寂。

“噗!”一声轻响,油灯熄灭。

陆征静静的缩在被窝里,贴了防窥膜的手机,从侧面根本看不到一丝光亮。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嚓!”

陆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因为一把匕首突然从门缝里伸了进来。

“是人?”

匕首轻挑,门闩轻挪,片刻之后,卧房房门就被悄然推开,一个身穿夜行衣的身影,无声无息的滑了进来。

“是人!”

陆征眼神闪烁,大拇指就已经按在了电棍的开关上。

只不过……

就在那人刚从桌旁经过,正在靠近架子床的时候,那个放在桌子上的酒杯就突然大方光明。

“嗡!”

卧室里好像突然之间就多了一个小太阳。

“啊!”

一声惨叫,那夜行人被光芒刺目,瞬间致盲,下意识的伸手挡住了眼睛。

下一刻,那酒杯就仿佛有灵智一样,“嗖”的一声就跳了起来,快如闪电,直直的砸到了那夜行人的脑门上。

“砰!”

夜行人闷哼一声,猝然倒地,虽然没晕,却也是哼哼唧唧的起不了身。

“公子!”

前院传来一声焦急的喊声,然后就是急促的脚步。

李伯和刘婶,全都穿着单衣跑了过来。

“公子!”

陆征此时已经掀被而起,看着骨碌碌在地上打转,却毫无破损的烧陶酒杯。

本土出产,材质粗糙,磕一下都会缺个口子的货色。

陆征的眼神,却越来越亮。

“李伯,拿麻绳,先绑了,然后送官!”

“好嘞!”

……

当陆征和李伯连夜将这夜行人送到县衙的时候,陆征脑海中的玉印里,又多了一缕气运之光。

我有一枚两界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