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督主

夜深沉的好似被墨染过。

冷风从林间穿梭,枝叶摇晃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是鬼魅的哀嚎。

高矮不一的坟包矗立着,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这是长安城西有名的乱葬岗。

无主之魂,尽数散落于此。

哗啦!

风刮的太大了,被碎石压着的一块破旧席子,突然颤抖了一下,裹着的一角就露了出来。

阴森的光线下,隐约能够看清楚里面那具尸体的面庞。

虽然狰狞,但依稀能看出些原有的风采。

应该是眉清目秀,儒雅俊朗的书生。

不过他的死状还真是可怕。

眼睛用力的凸起,像是被巨大的压力挤压过,几乎要鼓出眼眶。

嘴巴长大,发青的舌头吐出来了一大半。

若仔细观察,还能看到他脖颈上被人掐出来的乌黑手印。

他叫陆行舟。

是江南扬州胡水县的一个书生,要进京赶考。

博个功名利禄是其一。

来长安见一见自己魂牵梦绕,私定终身的那位徐家大小姐,是其二。

可惜路上遇见了歹人,还没进长安城,就命丧黄泉。

连个尸身都没人收敛。

破席一裹,就被扔在了这乱葬岗。

呱!呱!

几只乌鸦从远处飞来,落在了陆行舟的身体上。

炎炎夏日,尸体已经轻度腐烂。

正适合它们的胃口。

几只黑鸦扑棱着翅膀,把那破席子掀开的更多了些,争先恐后的啄了起来。

“啊……”

突然,乱葬岗里响起一道痛苦而绝望的尖叫。

呱!呱!

黑鸦们受到惊吓,纷纷飞向远处。

眨眼间消失在了这浓重夜色里。

一个踉跄的少年,从一堆散乱的碎石头里面爬了出来。

少年身高中等,瘦骨嶙峋。

头发枯黄。

颧骨高高凸起,两个眼眶又深陷下去,背微微佝偻。

一看便是常年营养不良所致。

而这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只能遮掩住关键部位。

连双最烂的草鞋都没有。

“我没死?”

少年似乎有些恍惚,沾满泥污的手,揉了揉眼睛。

他就是陆行舟。

原本被人掐死了的,怎么又活过来了?

啊!

脑袋里突然传来剧痛,一股子斑驳的碎片影像,飞快的在眼前闪烁。

陆行舟捂着脑袋跪在了地上。

大概半刻钟以后。

剧痛和影像纷纷消散,陆行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靠在了坟包上。

这尸体的原身,是个乞丐。

因为和别的乞丐抢个烧鸡骨头,被打死在了街头。

胡乱扔在了乱葬岗。

而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借尸还魂了。

“我原来的身子呢?”

陆行舟猛地反应过来,四下张望。

然后看到了被黑鸦啄的面目全非的那张脸。

血肉模糊。

眼珠子掉在了一旁。

“呕!”

陆行舟眼睛陡然间瞪大,然后蜷缩成一团,剧烈干呕起来。

这原身几日都没吃过东西,只能吐出一口口的酸水。

“呼……呼……”

半晌,陆行舟好不容易平复下来,踉跄着爬到了自己的尸体前。

让人作呕的臭味儿,血肉模糊的脸。

还有那死不瞑目的一只眼睛。

苦苦的,绝望的,悲痛的,盯着夜空。

无数场景,在心头闪过。

陆行舟僵硬了稍许,突然仰天悲鸣,

“啊……啊……啊……”

他疯狂的拍打着地面,碎石子将掌心划破,他脑袋不断的砸着席子,脸上伤痕累累。

眼泪和血污,混成一团。

他浑然不觉,只是不断的哀嚎,不断的骂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荣华富贵……我可以不纠缠你!”

“为什么要害我……啊……”

“啊……”

少年的喊叫声里充满无尽悲痛。

连这乱葬岗的阴森,都似乎被那凄凉给遮掩了下去。

害他的人,是徐王府派来的。

被掐死的那个瞬间,凶手告诉陆行舟,徐大小姐要嫁入太子府,做太子妃了。

将来,徐大小姐,还会成为大魏朝的皇后。

母仪天下!

而这些个陈年往事,就只能烟消云散了。

陆行舟心里真的痛啊。

岳麓书院的花前月下,大雪山上的仰望星空,还有在扬州渡口分别的凄凄惨惨。

所有的一切,甜蜜与不舍,都和那道温柔的身影有关。

但为什么?

一月不见,你就要将我斩草除根?

“你不想见我,你想要荣华富贵,你想母仪天下,你可以跟我说!”

“我陆行舟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有脸,我也要脸!”

“我绝对不会纠缠你半分,我会永远消失,不让你为难!”

“但是,为什么你要害我!”

陆行舟悲痛欲绝,恨意滔天,他用力握紧了拳头。

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出来。

骨节微微泛白。

他咬着牙,眸子里闪烁出的阴森,好像是魔鬼。

呱!呱!

刚刚飞走的几只黑鸦,忍受不了食物的诱惑,又从远处飞了过来。

它们三五成群,站在不远处的枯树枝头上,贪婪的盯着这里。

“滚啊……”

陆行舟愤怒的抓起石头,朝着它们扔了过去。

扑棱棱!

黑鸦被惊起,但并没有飞走,在天空中盘旋了几下,又重新落在了附近。

依旧在等待着。

“混蛋!连你们这群畜生都要羞辱我!滚,滚,滚……”

陆行舟抓起了一根树枝,踉跄着朝着那些黑鸦冲了过去,不断挥舞着,驱赶它们。

他所过之处,黑鸦飞起。

但他刚离开,黑鸦又落了下来。

还有黑鸦趁着他不注意,又落在了尸体上,啄掉了他剩下的一只眼睛。

“啊……”

嘲讽,悲凉,无助。

彻底的击穿了陆行舟仅存的理智和坚持。

他声嘶力竭的尖叫一声,跪在了地上,把脑袋深深的埋在了泥土里。

“为什么……”

他呢喃着,肩膀微微抽搐。

“我何错之有?”

“老天,为何让我沦落至此?”

……

三日后。

陆行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进了偌大的长安城。

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的商铺,奢华的建筑,整齐青石板铺平的道路,等等。

一切的繁华,在他眼中都像是梦幻泡影。

没有让他的眼神儿触动分毫。

他好像是孤魂野鬼。

又像是行尸走肉。

光着脚,一路穿过玄武街,走向了那个世人眼中,辉煌巍峨的存在。

大魏皇宫。

脚掌已经被磨的血肉模糊,他浑然不觉。

他来到了皇城的脚下。

皇城墙垂下的巨大阴影里,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两边站着侍卫。

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瘦削白面,懒洋洋的,正打着瞌睡的老太监。

哗啦!

陆行舟蹒跚的走过去,双手按在桌上。

狞声道,

“我要……卖身入宫。”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