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第一臣

卢安民被拖出了帅府,等他到了外面,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百姓,指指点点,破口大骂。其中还有安丰跑过来的。

“就是这条狗,前些年,他考中了进士,在家里头,风风光光,给他立了牌坊,连着吃了半个月的流水席……”

元代曾经很长时间停了科举,直到元仁宗的时候,才重新恢复,凑巧的是,张希孟的叔祖张养浩就是第一科的主考。整个元朝一共举办了十六次科举,每次录取的数量也很少。

因此出了一个进士,的确值得大书特书。

家乡父老,与有荣焉。

奈何转眼黄河泛滥,安丰也遭了灾,有人就想求卢安民帮着家乡说话,请求减免赋税差役……只可惜,卢安民屁也没敢放,只是安心享受他的颜如玉,黄金屋。

“父老死活你不管,现在还给元廷当走狗!你个畜生!”

不知道谁抓起一把烂菜叶子,砸在了卢安民的身上。

这下子点燃了情绪,就连濠州城中的百姓也恼怒了,朝廷什么德行,他们岂能不知?要是让这帮杀进濠州,谁也活不了。

敢来劝降,就打死他!

瞬间烂菜叶,土块,臭鞋,牛粪……什么都往卢安民身上招呼。

负责拖着卢安民的红巾军士卒都被波及了。

“乡亲们,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大帅让咱们把他送出去啊!”

“不斩来使,俺们不想杀他,俺们啐他一口还不成吗?”

这位堂堂大进士,退出濠州的时候,满身污秽,头脸都破了……更让他惶恐的却是这一辈子的名声,算是彻底完蛋了,至少在淮西老家,没有人会说他的好,当真还不如杀了他!

和卢安民正好相反,朱重八这辈子就没这么风光过,哪怕娶媳妇入洞房,都比不上!

咱一个没上过几天学的臭和尚,愣是把一个进士出身的文官给骂得坐在了地上,汗流浃背,变颜变色的,跟一条落水的狗似的。

还能说什么,就俩字:痛快!

他可不光是出了口恶气,朱重八投靠濠州红巾还不到一年,结果就因为作战表现突出,成了大帅的亲兵,还娶了大帅的干女儿,一步登天了属于是。

自然而然,就有不少乱七八糟的议论,朱重八的心脏够强,能扛下来,却也是希望证明自己。

驳斥了卢安民,可不只是言语上占了便宜那么简单。

贾鲁派人过来,那是要分化濠州红巾,打击士气,抢占先机的。就算是郭子兴等人不会投降,若是应付左支右绌,也会因此丢了脸面,甚至城中流言四起,动摇军心。

谁说战争一定要刀兵相见的,使者往来,唇枪舌剑,同样是交锋作战。

朱重八替濠州赢了个开门红。

不只是郭子兴看这个女婿高兴,就连其他人也都露出了赞叹的目光,尤其是彭大,更是惊喜赏识。

好小子,有胆气!

别看咱们在徐州输了,这次在濠州,拼了老命,也要赢!

就连郭子兴都对干女婿另眼相看,还特准朱重八参与议事,也就是说,一个区区九夫长,能在几位大帅面前发表意见了,这可是郭子兴儿子郭天叙都没有的待遇。

他朱公子总算在军中崭露头角,成了一个人物!

……

“小先生,多亏了你的教诲,咱可要承你的情。”晚上朱重八回来,带了两匹绸缎,还多了一小袋金豆子。

虽说元代以纸币为主,但是有钱人家的金银首饰还是不少的,再说了,彭大又是个红巾大帅,有些金银,也是情理之中。要不然,他送给朱重八一麻袋宝钞,那才是大笑话呢!

朱重八都放在了张希孟的面前,认真道:“是彭大给咱的,就算是束脩,小先生收下吧!”

张希孟看了看,很心动,毕竟一个正常人,看到了黄澄澄的一包,如何淡定下来?不过张希孟志存高远,作为未来天子的心腹,岂能被一点金子乱了心智!

“恩公赏赐,小子自然是欢喜。只是要成就大事,必须赏罚分明。吝啬钱货固然不好,可滥施恩赏也不行。恩公这一次给得太多了,会让人生出骄纵之心,过高估计自己的地位。以为没了自己,就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了。如此下去,不知道几斤几两,胆大妄为,那才是取死有道。”

朱重八默默听着,似有触动,最后却还是摇头发笑。

“小先生,你这是教咱怎么当大帅啊!”

张希孟翻了翻眼皮,格局小了不是!

我是教你做皇上!

朱重八探口气,伸手抓了十几个沉甸甸的金豆子,直接塞到了张希孟的手里,而后也不等他反驳,就直接问道:“小先生,你看接下来要怎么守住濠州?”

张希孟微微一怔,心中思忖,同时把金豆子塞在了袖子里。

“恩公,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您说这个贾鲁如何?”

朱重八顿了顿,才说道:“咱也有些琢磨不明白,按理说百姓憎恶开河,换钞,这个贾鲁就是主持修河的,咱应该恨透了他才是,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可咱又琢磨着,黄河决口,不修河,不是罪过更大吗?咱听人说,贾鲁还是个懂河工的,为官也清廉,有好些事情,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张希孟连连点头,“恩公,元廷从上到下,早已经腐朽不堪。这时候不论对错,只要是做,好的变坏,坏的更坏!王朝到了最后关头,多半如此。”

朱重八眉头紧皱,半晌缓缓道:“小先生,这么说贾鲁是个好官了?”

“但是他给元廷做事,充当元廷鹰犬,越是个有本事的,危害就越大!”张希孟凝重道:“我听说为了修河,黄河两岸,十几个州府,调动的民夫几十万……贾鲁这人打仗的本事未必多强,但是调兵遣将,打造器械,围攻城池的本事,绝对有,不但有,还很强!”

朱重八认真想了想,立刻点头,“没错,小先生高见,这个贾鲁是个大敌。小先生,大帅准许咱参加帅厅议事,你看咱该怎么办?”

张希孟道:“恩公,知彼说完了,咱们该说知己了。我想过了一些战例,其实对守城一方是有好处的。”

“详细说说。”朱重八上身前倾,凑近了张希孟,认真求教。

“远的不说了,三国年间,东吴孙权就几次围攻合肥,十万大军,打不下几千人的合肥城。还有安史之乱的张巡,死守睢阳十个月,延续大唐国祚一百五十年。便是在靖康年间,太原王禀也是挡住了金人西路大军二百五十多天。这些都是以几千人,对战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战例。只要调度得当,用人得法,守城不难!”

朱重八立刻追问道:“该怎么调度?又该如何用人?”

“首先自然是上下一心,要把城里面打造的铁桶相仿。安排人日夜巡逻,划分区域,分片巡查。不许百姓随意出入往来,更不许传递闲话,扰乱军心。对于那些散布流言,消解士气的,要严惩不贷。”张希孟停顿一下,又道:“说来说去,守城最紧要的还是粮食和军械,要把城中粮食控制起来,执行严格的分配制度……保证将士的粮食,也要让百姓有口吃的,一定要严防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总而言之,只要自己稳住了,别说是贾鲁,就算是丞相脱脱领着大兵来了,也未必能攻下濠州!”

张希孟一番讲述,朱重八连连点头。

“小先生,句句戳中要害,你,你在咱手下,真的屈了人才!”

张希孟大笑摇头,“恩公这就错了,会说的千千万万,能做成事的,却是万中无一。濠州安危,全看恩公了!”

朱重八渐渐握紧了拳头,他想起和张希孟在市面上看到的萧疏紧张情景,忍不住头皮发麻。

“小先生,咱现在就去见大帅!”

朱重八转身就走,张希孟有预感,怕是有人要倒霉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