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第一臣

亭长!

九夫长!

貌似还真差不多。

不对,这话的重点难道不是暗示自己,会有皇帝命吗?

朱重八都被吓到了,他算个什么东西?出家的小和尚,要饭的乞丐……这身份和皇帝差了不知道有多远,癞蛤蟆吃天鹅肉了属于是。

朱重八震撼之后,还有那么一丝浮想,等到马氏端着新的酒菜上来,呼唤两声,朱重八才清醒过来,他讪讪点头,神色有些不自然。

“小先生,承蒙看得起,你就留下来。咱也算有了名师指点,必定要多多请教。”

总算是留了下来,这条大粗腿也算是抱上了。

张希孟却还是不那么满足,他得寸进尺道:“恩公让小子教导,也要有书籍才行,这院子的书卷公文,可都是归我管了?”

朱重八忍不住好笑,只有几本缴获没人看的书,哪来什么公文啊!

或许这小子还不知道九夫长是个多大的官儿吧?

老朱朗声一笑,“成,在咱这儿,只要是带字儿的,都归你管!”

行,这可是你说的!

千万别反悔。

替一个普通地主商人管事,最多是账房管家,不值钱的。

可替一方诸侯管理文字,那就是节度使掌书记了,冯道、赵普都是干过的。

到了皇帝这一级,管事的可是一国宰相(不要说什么司礼监掌印),张希孟几乎看到了自己的升级路线,这小日子是越来越有盼头了。

历史上李善长就是替老朱干这个活儿的,在论功行赏的时候,他可是排在了徐达之上,位列开国第一功臣啊!

张希孟当然没有奢望那么多,而且要那么大的功劳干什么,能像沐英一样,立国之后,镇守一方,当个安稳的土皇帝,也就满足了。

不过仔细一想,貌似整个大明朝,也就一个世镇云南的黔国公啊!

想要再多一个,难度还不小。

张希孟打起了精神,他向马氏讨来了笔墨纸砚,到底是出身读书人家,肌肉的记忆让张希孟很容易掌握了文字。

虽然写的不算太好,但勉强能看了。

经过了几天废寝忘食的忙碌,终于拿着一摞厚厚,足有几十张,趁着晚饭的时候,递给了朱重八。

“还不算多。”朱重八喜滋滋接过来。

张希孟也笑道:“是不多,毕竟只是个目录罢了。小子在后面还列了一些书,恩公最好尽快买到手,已经耽误了很久,咱们必须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

张希孟笑容很灿烂,仿佛看着自投罗网的猎物似的。

老朱的脸立时就黑了,追什么?追命吗?

旁边的马氏忍不住发笑,却还是一本正经劝导:“小先生说得对,重八啊,你可要用心读书才是!不然的话,我可要停机劝夫了。”

老朱又是一愣,说得什么东西?

“看看,连停机德都不知道吧!重八,你真的要好好用功才是!”马氏笑道。

朱重八绷着脸,憋得通红,无言以对,唯有怀着上坟之心道:“好妹子,咱知道了!”

从这一天开始,张希孟这个老师就算上岗了。由于朱重八要在帅府当差,只能在早晚有空的时候,才能读书识字。

张希孟也不管什么循序渐进了,早上读三百千一类的蒙书,学着写字,晚上回来看儒家经典,讲解历史。

放在任何一个学堂,都是胡闹的行为,等于把幼儿园和研究生的课程一起上,换个普通人,还不疯癫了!

不过很显然老朱不是一般人,他挺住了。

张希孟也不是一般人,他竟然做了几个巴掌大的抄本,让朱重八放在袖子里,白天抽空看看,晚上回来还要测试,绝对不放过任何一点时间。

不疯魔不成活,想要一飞冲天,如何能拒绝吃苦?

张希孟尽力教,老朱努力学,这俩人还较起劲了。

时间不断向前,距离年关也只有几天了,收获不行的朱重八想起尊师重教,因此提议道:“小先生,这些日子你也没出去过,过年了,该买点吃穿嚼用,见一见新,算是咱的一点心意。”

张希孟还这是没有出过门,被老朱这么一说,也静极思动,就点头了。朱重八喜滋滋去找马氏,不管是谁,都免不了老婆管钱。等朱重八回来,张希孟却发现他手里攥着一大把纸币,随意往怀里一揣,胸前都鼓了起来。

这是多少钱啊?怎么看起来这么随意?

张希孟眼珠转了转,他终于想起来,估计这就是元朝的宝钞了。虽然元朝立国之后,有几十年宝钞还算稳定,可是后来财政崩溃,滥发纸币,宝钞就越来越不值钱了。

红巾军造反的两大理由,一个是开河,另一个就是变钞,可见这玩意的威力。

老百姓是怨声载道,只是红巾军来不及推出新的货币,只能勉强继续使用。

张希孟跟着朱重八出来,濠州的集市算不上热闹,商品也很稀缺,只是简单的买了一身新衣服,又买了一些腊肉、麦芽糖。

张希孟对过年没啥期待,朱重八却是不一样,他还在继续寻找,毕竟这是他和夫人成亲之后的第一个年,也是自己的生活有起色的第一年……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来了一匹马,飞奔到了近前,从上面跳下来一个魁梧的汉子。

“重八!”

张希孟扭头看去,他不认识这人,朱重八笑道:“他就是咱好兄弟,叫汤和,现在是城中千户,官可比咱大。”

朱重八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一点没有见到了长官的意思。汤和也没有半点不妥,他相信用不了多久,重八爬到自己的上面,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有人来了。”

“谁?”

“是贾鲁的使者,咱们淮西出去的进士,叫什么卢安民。”

“他来干什么?”朱重八皱着眉头问道。

“那还用说,自然是劝降呗!”

官兵出招了!

朱重八皱眉头了,前些天他和张希孟聊天,就透露出对前途的担心。和张希孟谈论之后,他倒是有了信心,可城中的其他人未必……

“小先生,咱怕是要去帅府一趟。”

别看朱重八官职不高,可凭着大帅干女婿,加上自己的本事,还是闯出了一片天,拥有一些发言权。

张希孟点头,自然是正事要紧,他略沉吟,就提醒道:“恩公,我猜来人必定大言恫吓,到时候恩公只要用大义责问,身为读书人,甘心充当元廷走狗,残害家乡父老,罪孽深重,祖宗不容!”

朱重八稍微想了想,用力点头,“咱知道了。”他转身和汤和离去。

张希孟也返回了小院,如果没猜错,战事恐怕要来了,而且元廷领兵的还是贾鲁,这个人治水倒是一流的,只是不知道打仗怎么样……张希孟很好奇,真想去帅堂上瞧瞧,看看濠州的群雄,能有多大的本事。

只可惜他现在还没有资格,唯有指望着老朱了,但愿他发挥本事,像诸葛亮骂死王朗一样,让那个卢安民碰一鼻子灰!

张希孟暗暗期盼着,此刻的帅堂,着实肃穆庄严。

自郭子兴以下,濠州红巾的头领全都在。

郭子兴可不是一个人夺下的濠州,随着他一起举事的还有孙德崖等人,一共五位元帅。

而在不久之前,徐州被攻破,首领芝麻李战死,彭大和赵均用两位将领带着残部跑到了濠州,依附郭子兴。

也就是说,小小的濠州,有了七位元帅。

而此刻他们正面对着贾鲁派来的使者卢安民。

“郭大帅,还有诸位豪帅,徐州的战事在下就不多说了。十万大军,一个月就灰飞烟灭,荡然无存。朝廷兵锋强盛,莫可匹敌。郭大帅又何必以卵击石?我想大帅举兵,为的是荣华富贵。只要大帅归附朝廷,不但大帅能得到封赏,就连大帅的部下也能升官发财,用不着兵连祸结,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卢安民笑容含蓄,信心满满。

诚然红巾军初期打了元廷措手不及,遍地开花,夺取了很多城池。可是当元廷集中力量,开始反扑的时候,红巾军的处境瞬间就艰难起来。

这也不奇怪,元廷再腐朽,也是个从上到下,组织完备的朝廷,相反,红巾军却是各自为政,良莠不齐,面对反击,坐拥十万大兵的徐州芝麻李被杀,一度声势浩大的南阳布王三落败。

就连刘福通也是压力巨大,自顾不暇。

这时候贾鲁派人来劝降,既是希望濠州红巾投降,也是来展示威风,撼动军心,毕竟濠州红巾不是铁板一块,只要有人动心了,贾鲁就赢了一半。

单是这一手,就让人不得不惊叹,贾鲁对人心的把握,着实远胜郭子兴这些草莽之辈。

此刻郭大帅沉着脸,冷笑道:“你说的好听,还不是诓骗了我们,想要一举诛杀,这等手段骗不了人!”

卢安民立刻道:“大帅明鉴,在下是安丰人,也算是大帅的同乡,又如何会害大帅?徐州芝麻李败了,南阳布王三也败了,还有浙东的方国珍,又被赶下海了,彭莹玉也是且战且去,犹如丧家之犬。如今朝廷正在调兵遣将,剿灭刘福通,想来也是易如反掌。事到如今,顺生逆死,大帅还不醒悟吗?”

“哼,难道本帅是贪生怕死的人?”郭子兴勃然大怒。

卢安民笑道:“大帅自然是英雄豪杰,可是在下痛惜家乡父老,这些年水旱灾荒不断,民不聊生,十室九空。再加上战乱,兵锋所指,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在下当真是心疼家乡父老,大帅一念之间,就可以活民无数,到时候大帅成了朝廷官员,光宗耀祖,又护民有功,于国于家,都是上上之选。”

郭子兴眉头皱得更紧,这个卢安民还真是能说,帅堂之上,竟然无人是他的对手?他向左右看去,正好瞧见了女婿朱重八。

“重八,你觉得这话如何?”

朱重八冷着脸,不屑道:“回大帅的话,此人口口声声说心疼家乡父老,可他活着就是家乡之耻,何其不幸,才生出这么个东西!”

卢安民眉头立起,随即又笑了,“果然是草莽之论,本官不会和山野之人一般见识。”

你没文化,我懒得搭理。

朱重八心说头些时候咱还真不成,可现在不一样了,小先生的课岂是白上的!

“咱是草莽野人,可咱也知道何为真正的读书人?”朱重八斜着卢安民,冷笑道:“你一定知道郑思肖吧?”

果然,卢安民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微微一变,却是被朱重八捕捉到了。

“郑思肖一生不肯做元朝的官,画兰不画土,别人问他,他说土地都被抢走了,你不知道吗?如此忠贞志士,才算得上读书人。你,还有贾鲁,甘心当元廷的走狗,还敢来到义军面前,耀武扬威,张牙舞爪,你把家乡父老的脸都丢光了!”

这几句话骂得痛快,在场诸帅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总算是出了口气。

卢安民万万没有料到,这帮贼人竟然也能说出一番道理,他明显破防了。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郑思肖不识时务,大元立国几十年,神威赫赫,四海归心……宋朝早就亡了,你们反叛朝廷,是自取灭亡!”

“是吗?元廷开河变钞,天下红巾义军何止百万,黄河两岸,大江南北,皆是义军。不过一年多,元廷就丢了半壁江山,还敢大言不惭?须知道,胡虏无百年国运,元廷该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

朱重八可是没白跟张希孟上课,说话一套一套的,条理分明不说,气势更是压住了卢安民。

他按着刀柄,一步一步逼过来。

“似你这般的走狗,生不为人,死后也入不了祖坟,世世代代,只会被家乡父老鄙夷唾骂。”

朱重八逼近了卢安民,两人相距不过一尺,四目相对,卢安民的心没来由的慌了起来。

他气急败坏,切齿咒骂道:“你们才是贼,只等天兵一至,玉石俱焚!”

“为收复汉家河山,夺回家园故土,死得其所!”朱重八坦然道:“倒是你,虽然活着,却是和猪狗无异。等你死后,正好给留梦炎和范文虎做屁股后面的小鬼。咱现在就把你的言行刻在石碑上,送去你的家乡,立在祖坟旁,让祖宗替你蒙羞!哪怕千百年之后,你的子孙后代也永远抬不起头,做不成人!”

朱重八说着,给两边使眼色,立刻有人答应照办。

“你!”

卢安民老脸涨得通红,怒气攻心,祸不及子孙,你也太歹毒了!如今的读书人还没有修炼出无视一切的厚脸皮,当真如此,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太恶毒了!”

仓皇之下,卢安民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额头尽是豆大的冷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