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云清月明,皎月当空。

戌正时分,余乾在房间里坐着,心神宁静。

一本金灿灿的书籍慢慢浮现在脑海里。

沉浸式体验。

【灵箓】

封皮镌刻着这两个大字。

往后翻到扉页,有弁言:习术武千法,拘世间恶灵。

往后翻,百鬼鉴。雾蒙蒙的一片。

再之后,百妖谱。就一页记载着早上那尾青鸳鱼的信息,其余同样雾朦。

一路翻阅下去,分门别类,纲目许多,皆是如此。

所谓拘灵,可拘与自身同修为或者高一级修为的评级为邪以上的妖鬼。

余乾悟了。

自己真的有挂。

而且是一个简单粗暴,不整那些花里胡哨的大挂。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余乾掏出怀中的那本太阳卷,这是大理寺的吐纳法。

注释相当详细,余乾一路翻阅到底,有点云里雾里。

这时,双眼涌上金雾,【灵箓】在脑海闪烁。

【吐纳之法:太阳卷】

【释:武道吐纳之法,修习至深处有壮阳奇效。】

余乾脑中同时有星点闪耀。

他又悟了。

这太阳卷突然就变的像乘法口诀一般熟稔。

他顺着口诀呼吸吐纳起来,阵阵暖流涌遍全身,最后在会阴穴聚集再返流,周而复始。

与此同时,【灵箓】自动翻阅到青鸳鱼那一页。一股股的本源能量喷射而出,注入余乾体内。

体内“响起”气血奔腾之声。

他一脸惊滞的睁开眼,不知觉已经到了大半夜了。

感受着体内流转的修为,神思清明,耳目一新,劲头通彻。按书上所说,这种感觉是快入气血境了。

我果然是挂逼。

因为寻常武修要到这地步,怎么说也要打熬个一两年才是。

脑海中的【灵箓】阖上了,但是余乾有种很清晰的直觉,青鸳鱼本源耗尽之际,就是自己入九品之时。

他现在的心情是奇妙的,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超凡。

不行,需要找个东西捶一下。他抬头看着屋里,家徒四壁,要节约一点。

再往外看去,月色入户,于是欣然起行。

夜深人静,七里巷更是格外清幽。

他轻声踱步来到隔壁邻居家的院墙外,深吸一口气,蓄力一拳。黄土堆砌的院墙轰然倒塌。

我还没发力呢。

余乾嘀咕一声,赶紧跑路。

因为这家的主人已经被动静惊醒了,屋内的恶犬也跑了出来。

回到屋里,余乾的激动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

他躺在床上,透过屋顶一块残缺的瓦片望着星空。

夜空朗朗,余乾有些感慨。他已经彻底相信自己来到了这个非凡世界的事实了。

上辈子,他的人生阅历也算丰富,大学后在叙利亚打过几年工。

后来终究还是离开那片激情的世界,捧起了公家饭。

虽然有的时候会想念那火热的阿卡47的枪膛散发出的些许糊味,但并不影响他当起了咸鱼。

那天,他去了一家新开的中外合资养生馆。

技师是一位外国妹子,问要不要试试肾阴经。

这么有创意的想法,余乾瞬间就来了兴趣。

在妹子筹备的时候,余乾随手拿起架子上的一本春秋看着。

余乾一直是一个渴望知识的人,热爱学习。

兴高采烈的翻开第一页。

这时,准备好了的妹子直接按在了余乾的肾阴经上,然后余乾没了。

试试就逝世。

洋人误我啊!

春秋误我啊!

现在既然来到了这个神奇的世界,那日子总是还要好好过的。

一定要先转正!体质内才是最稳的。

余乾给自己定下来这个小目标后,徐徐睡去。

翌日。

余乾起早,简单的拾掇一下,便出门去了。

来到昨天的胡饼摊子,余乾要了块豪华大饼,所有能加的作料全都超级加倍。

需要十文铜板。对寻常人家自然是相对贵一些。

但是对大理寺的差人来说还行。

余乾现在月俸五十两纹银。按大齐目前的购买力,一家三口的日常一月开销十两纹银足够了。

不知觉就成了百姓眼中的狗大户了。

咬着手中的大胡饼,鲜美在嘴里炸裂,看着右侧依旧繁荣昌盛的码头,余乾心里涌上了美好期盼。

到大理寺的时候,刚到上班点,其他人都还没来,等到九点多的时候,丁酉司的人才陆陆续续的来了。

一天愉快的摸鱼又开始了。

这次的零嘴是副司长汪镇带来的蚕豆,说是老家那边捎来的。

一帮子人围在桌前吃着蚕豆,吹起了牛逼。

余乾在他们的招呼下也合群的走过去陪着他们,在昨晚一起喝了顿酒之后,余乾跟他们的感情明显就融洽起来了。

欢声笑语的,都是体己人。

下午的丁酉司依旧没什么事,孙守成带着余乾去武器堂领剑油去了。

剑油是钦天监的那些法士研究出来的,种类繁多,涂抹在武器之上对妖鬼有奇效。

武修不像术师,可以用灵力驱敌。武人练体魄,虽然实力也十分强悍,但在某些方面还是力有不逮的。

于是,这种辅助型的道具在武人手中就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也就是大理寺豪气,各种都有准备。

搁外面,这种钦天监产出的剑油,价格极其昂贵。

余乾仔细打量手中那领出来的一小瓶黄橙橙的剑油。

杰洛特嘛这是。

“我觉得最近我们的辖区有点怪,听说前天捉妖殿刚在七里巷码头那里发现妖怪踪迹。现在清水巷又跑出来个羽衣鬼。”孙守成自话了一句。

“这不正常嘛?”余乾收好瓶子,反问一句。

“不正常,虽说外地妖鬼猖獗是常态。但是太安城这种情况还是相当罕见的。”孙守成回道。

“不过也无大碍,高人那么多,轮不到你我关心。”

“老孙。”余乾迟疑了一句,“晚上,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吧,咱们头儿一身气血早已锤炼到巅峰状态了,前年更是突破到丹海六品境界。寻常鬼魅根本进不了身的。”孙守成有些自豪道。

武修三个大境界,气血,丹海,归藏。

又细化分九品。像孙守成就是九品气血境。

气血境,顾名思义,主要就是锤炼自身气血。

修为到了七品巅峰,便是自身气血奔腾如大海。寻常武修到了这个境界已经十分难得。

再往上,就是破六品,入丹海境。这种突破也就是所谓的大境界突破,其难度对寻常人来说犹如天堑。

而现在听到纪成是六品的丹海强者,余乾稍稍定下心来。

领完剑油后,孙守成又带着余乾去取独角驹去了。

两人穿过好几个院子,来到东门侧的一个大院。

这是大理寺的马厩之一,里面豢养着独角驹,供各司出行使用。

孙守成跟管事之人签名领取了一匹出来,然后给它套上了一个马车。

余乾打量着这匹独角驹,通体黑色,肌肉遒劲,个子比寻常骏马高出一大截,脑门上顶着一个带着螺纹的独角。

这是大齐官方培育的跑马,能日行千里。

准备好这些之后,也差不多散值了,今晚余乾要跟着去对付那头羽衣鬼。

就和孙守成在这等着纪成和郭毅过来。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