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福运小娘子

袁冬初终究还是和回娘家的连巧珍碰面了,当天下半晌,她背着野菜背篓,和父亲袁长河一起回家时,正巧遇到康豪来接媳妇。

康豪身材高大,眉目粗豪,衣着虽说不上多光鲜,但一袭青色外袍却也有八成新,手里提着两包点心。

连巧珍穿着她那身碎花细布衣裙,空着两手走在康豪身边,笑吟吟的低声说着什么。

袁长河和连家虽说不是那种很亲近的关系,但房前屋后街坊几十年,算是很熟的,见面总要客套几句。

先打招呼的是袁长河,连家定亲娶亲几番折腾,康豪这个女婿他还是认识的。

“巧珍女婿来了啊,这是接新媳妇回家吧?”袁长河笑着说道。

康豪如今还算是新女婿,猫儿巷这么多邻居,他还真做不到个个都认识。听得有人打招呼,连忙停下脚步,拱手笑道:“在下康豪,大伯叫我名字就行,大伯这是下工了啊。”

这边的袁冬初也礼节性的对连巧珍点了点头,“巧珍姐好。”

袁长河却没依着康豪的意思叫人家名字,客气道:“那怎么成,康小哥是吃公家饭的。若是日后当了正经捕快,怕是康小哥都不好称呼,那是要叫官爷的。”

康豪和连巧珍定亲时,只是个给捕快打下手的跑腿小子。但这时又过了一年,据连家人说,康豪年轻有为,很被衙门的官老爷和捕头看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真正的捕快了。

对于有身份、家境好些的人来说,捕快当然什么都不是。

但在猫儿巷的居民看来,县衙的捕快,那绝对是很让人羡慕的差事,不但能养家糊口,哪家有个大事小情的,有这么个熟人在,至少不会被白白欺负。

康豪听得连连拱手,笑着说道:“大伯着实客气,别说咱如今只是个跑腿的,就算真捧了公家饭碗,咱们乡里乡亲的……嘿嘿……”

话没说完,就被连巧珍暗暗扯了扯衣袖,诧异之下,便打了个哈哈,把话打住。

只见连巧珍笑了笑,客气说道:“相公,袁师傅还有事要忙,咱们不好耽误人家工夫。再说,娘还在家里等着呢,咱们这就回吧。”

说完,又满是歉意的对袁长河父女笑了笑:“耽误袁师傅的时间了,真是抱歉,您和冬初忙着,我们也回了。”

康豪对岳家这片地方是真不熟,见连巧珍对这父女二人客气疏离,觉得一定有他不知道的隐情,便也不再多说,只象征性的冲袁长河拱手告辞,和妻子一同转身离开了。

待到走出猫儿巷一大截子,街上来往行人不多时,连巧珍才低声说道:“相公年轻有为,以后定能成大器。那些不相干人等的胡乱攀扯,相公不必理会,没得给自己以后找麻烦。”

“哦。”康豪联想到那中年人的热情,再有自家媳妇的冷淡,若那人和岳父家不甚熟悉,却还要上赶着搭讪,说不定真就是那种唯利是图、善于钻营的小人。

这么想着,心下对那两父女二人便也没什么好感了。

…………

袁长河在码头上做事多年,见惯了各色人等,哪里还听不出一个年轻女娃话里的意思?那一口一个的袁师傅,怎么听都有一份疏远和高高在上。

看着衣着体面的小两口提着油纸包走出巷子,再看自家女儿,一身的粗布补丁衣服,背上背篓里装满了野菜,不由得心中满是苦涩。

都是他这个当爹的没本事,让花样年纪的女儿跟着自己吃苦。

眼看着女儿已经是适嫁年龄,可他对女儿的将来却没多少主张。

他知道,不管秦家看上连巧珍哪样,但自家女儿这种状况,绝不在人家的考虑范围。甚至康家那样的,都不会把自家女儿当作儿媳妇的首选。

穷只是一方面,平民百姓的日子,谁家也没好到哪里去。

重要的是自家女儿是跟着父亲长大的,不但没有母亲教导,甚至没有兄弟姐妹帮扶。

有选择的人家,自是看不上自家闺女。

而那些上门询问的,多是出不起彩礼,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光景。他着实舍不得女儿嫁入那样的婆家,那是要吃一辈子苦的。

眼见的和女儿同龄的女娃,一个接一个的订亲,而自己女儿还不尴不尬的就这样吊着,他内心真是万般焦灼。

袁冬初见父亲视线凝在了巷子口,再加上那掩不住的满脸愁容,大约也猜到是怎么回事。

“爹您看什么呢咱回家了。”

“哎哎,回家回家。”袁长河忙收敛心神答应着,女儿本就命苦,可不能让她再添伤心。

吃过晚饭,父女二人坐着小板凳,一起挑捡野菜时,袁长河转了话题:“明日爹陪你去扯几尺花布,回来你做一身新衣服……嗯,多扯几尺吧,选两个花样,做两身衣裳好了。”

“……”袁冬初狂汗,她老爸已经在犯愁她嫁不出去,开始想着要包装她了吗?

谁知袁长河见她不搭话,还一脸的不可思议,有些错会意了,试探道:“要不,春夏两季各做两身替换着穿?”

噗!袁冬初差点儿就喷了,这种不在一个频道的沟通,很有吐血的节奏啊!

“咱家钱多的花不完了吗?有这点钱还不如买点面和肉,美美的包顿饺子吃。”袁冬初对老爸的提议表示鄙夷,她是真心怕了现在的伙食。

“这个……”袁长河语塞。

他能对自家女儿说不行吗?饺子吃了就没了,可穿上好看的衣裳,就能让他闺女多些人关注,自家女儿又不丑,说不定哪家有出息的小子就看上他家冬初呢?

看着老爸吞吞吐吐的样子,袁冬初干脆直说了:“穿两件好看的衣服就能嫁个好人家?爹您想的太简单了吧?”

袁长河择菜的手就是一顿,他家闺女……虽说这是事实,但闺女家的,对于找婆家这事儿,不好这么直接吧?

训斥女儿的事袁长河自是做不来,只好婉转说道:“你这孩子,女儿家的,怎能如此口无遮拦?”

“又没有外人,自家人说句实在话有什么打紧?”话是这么说,袁冬初还是觉得有点心虚,这里终究是古代,哪家的小娘子提起婚嫁,那都要羞涩腼腆的。

“咳咳……那个……我觉着吧,咱还是想法子把自家的日子过好才是真格的,”袁冬初转开话题,“若咱家家财万贯,还用得着您犯愁吗?那是妥妥的心想事成好吧?”

这个心想事成,对于袁长河来说,那就是上门提亲的人能踩破他家门槛,他能挑心思的给闺女选个如意郎君。

但是……袁长河苦涩道:“怎么忽然就说出这么没影子的话来,家财万贯哪里是咱们平民百姓能想的?爹可不敢有这种想望。能给你攒些嫁妆,让你嫁个寻常人家,就是爹的全部指望了。”

穿成福运小娘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