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打白工

简单吃了一口填饱肚子,君好就又兢兢业业跑回半塌的木屋照顾伤者去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伤者居然已经彻底好起来了。

这么快就没了用武之地(利用价值),君好心里慌得一批。

在与受伤白衣男子的交谈里,她已经了解到,这是一个对她来说全然陌生的、属于修仙文明的世界。

像她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标准宅女,这些“修士”要是把她丢下,那她要靠什么在这个对她来说全然陌生且十分危险的世界生存下去?

她不会种地、不会打猎、不会钓鱼、不会纺织、不会缝补浆洗、不会建房子、不会木工活儿、不会给人看病、不会读写这个世界的字......

没错,在这个属于修仙文明的世界,她就是传说中那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的没用的人。

“凡女,你接下来有何打算?”受伤男子注意到了君好的一脸慌张——不是他观察的足够仔细,而是这个傻乎乎的凡人女子,不管心里想什么,脸上都会直白的表现出情绪。

若非人脸不具备自动显现文字的奇异功能,受伤的白衣男子觉得,这凡女或许会直接把自己的所有心事全都化作文字,写在脸上方便别人阅读。

君好没有察觉到白衣男子对自己城府不深的淡淡鄙视,她颇有些茫然的“啊?”了一声。

白衣男子简直无法直视对方的这副蠢样子,如果不是对方的那一撞让他因祸得福收获颇丰,白衣男子真的很想就这么把这个愚蠢的凡女留在镇上。

然而为了了结自己与愚蠢凡女之间的这份因果,白衣男子现在却只能默默忍下他对君好的各种嫌弃。

“你可要跟着我们?”

“要,要,要。”这回君好倒是反应极快,然而她的这份迅速,最终依然成了白衣男子嫌弃她的槽点所在——都不问清楚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这凡女不是缺心眼儿还能是什么?

“那个,我可以把小年糕也给一起带过去吗?就是那个和我一起...的小孩儿。”

虽然对方并没有因为被她砸伤就让她好看,但君好到底还是有些心虚,言语之间,她下意识就回避掉了“掉下来”“砸到你”之类的禁忌词汇。

“可以。”白衣男子已经不想继续吐槽君好这自找麻烦的愚蠢行径了,他斜瞥了期期艾艾的君好一眼,然后就转头吩咐自己的一群师侄,“清点一下人数,一刻钟后我们启程返回宗门。”

“是,师叔。”对着白衣男子时,话痨少年倒是一脸恭敬,但转过头看到君好,这熊孩子却是立刻狠狠瞪了君好一眼。

君好被他瞪得莫名其妙。

问她要不要跟的,是这熊孩子的师叔吧?这熊孩子不去反驳他师叔,转过头却立马对着她这个做选择题的弱势群体发脾气,这是谁给他惯的欺软怕硬的臭毛病?

牛脾气一上来,君好立刻朝着话痨少年做了个鬼脸。

小样儿,气不死你!

话痨少年果然被她气了个半死,但当着自家师叔的面,话痨少年却不敢真跟君好呛呛起来。

他气鼓鼓的转身出去,没一会儿就把新招的预备弟子全都召集到了摇摇欲坠的破烂木屋前头。

“师叔,可以出发了。”

“嗯。”白衣男子简短应了一声,然后抬脚出了屋子。

君好牵着新得了“小年糕”这一绰号的神秘小屁孩儿,跟在受伤的白衣男子身后,一步一步走向包括话痨少年在内的其他玄天宗弟子。

“阿姐。”

“嗯?”

“我也想吃那个白色的饼。”

君好顺着小屁孩儿手指的方向侧过头,然后就看到这条街的尽头处,有个浑身散发着灰黑色不详气息的家伙,正目标明确的走向之前给她食材的玄天宗女弟子雨晴。

“哎——你等等。”眼看着对方的手探向雨晴左肩,君好下意识喊出了声。

她这一喊,走在她前面的白衣男子、站在白衣男子侧前方的话痨少年等人也纷纷侧过了头。

全身都裹在黑袍里的神秘人士,察觉到突然集中到他身上的十几道视线,略一犹豫之后,伸向雨晴肩膀的手陡然加速。

君好心里急得要死,她想拦住黑袍人伸向雨晴的手,奈何身为一个凡人,她的反应速度根本就跟不上自己的主观意识。

万幸雨晴还有一位修为高深的师叔可以依靠,在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的那个瞬间,白衣男子就已经挟雷霆之势悍然出手。

深紫色的雷霆从黑袍人头顶直劈而下,黑袍人躲开了,被他拽了一把的雨晴却是很不幸的直接用紫色雷霆洗了个澡。

“师...叔。”小姑娘艰涩无比的喃喃一声,然后就挂着满身黑灰,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小镇斑驳的青石路面上。

“我的天——”第一次见识所谓“修士”真本事的现代人君好,下意识开始瑟瑟发抖。

她把小屁孩儿抱在怀里,力道之大就好像是落水的旱鸭子,好不容易在无边的汪洋大海里抓到了一根可以暂时用来保命的珍贵浮木。

“秦城。”雨晴她师叔没有去追已经逃走的黑袍人,他站在雨晴身边,蹙眉朝着话痨少年微微招手。

“来了!”话痨少年小跑着冲到雨晴身边,然后一股脑儿往雨晴嘴里塞了整整三颗丹丸。

没一会儿,雨晴就变回了之前那副白皙清丽的俊秀模样。

她缓缓睁开眼,“师、师叔,是......尸修。”

“我知道。”

雨晴一听,立刻安心的闭眼调息去了。

“那个......大佬,我......”

“本尊道号玉衡。”雨晴她师叔斜瞥了一眼期期艾艾凑过来的愚蠢凡人,“你以后就称呼本尊玉衡仙长,记住了么?”

“记住了,记住了。”君好点头如捣蒜,可怜的她呦,狗腿了人家这么久,人家总算是舍得告诉她这个“凡女”自己的名字了,她可真是太难了┭┮﹏┭┮

玉衡斜撇着君好那副要哭不哭的蠢模样,“你的名字。”

“啊?哦。我叫君好,君子的君,好人的好。”

玉衡:......

包括话痨少年秦城在内的玄天宗弟子:......这么夸自己居然脸都不带红的,他们好想问问这凡女脸皮到底有几层。

我在修仙界打白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