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皇后是权臣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京城这几天就好像下了火一样,地面晒的直烫脚,柳树的叶子也被晒蔫了,正午时分,街上的来回行走的人都脚步匆匆,老黄狗在墙角阴凉的地方吐着舌头,唯有树上的知了最是精神,没完没了的叫嚷个不停。

柳树井胡同的一处院子中却是格外的热闹,这户人家姓吴,此时院子中的大太阳底下,几个青壮的男人围着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问东问西,那老头则是满脸怒容,说话的时候胡子都一翘一翘的,脸也涨的通红。

“你们几个真是好不知事,你们家老太太不信老夫的医术,又让人去请了旁的大夫了,你们如今又拦着老夫不让走,这是什么道理?”老头不耐烦的说道,他挥了挥手,便怒气冲冲的想离开,可是才走几步却又被人拦住了。

拦住老头的是吴家的老大,吴老大也已经四十多岁了,他个子不高,看起来很很憨厚,脸上的皱纹都透着一股老实巴交。

“王大夫,您可不能走啊,您好歹留个方子,我们好给我爹抓药!”吴老大窘迫的搓着手,满眼焦急的说道。

“哼!要方子就去找那个什么顾神医要去,你们朝老夫要不着!”王老大夫冷哼一声。

“王大夫,您老别生气,我娘也是急坏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的,也不知道她是在哪里听说有个啥神医的,说不准是个骗人的江湖郎中。

您老可是咱们京城里数得着的好医术,咱们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您吗?您老就行行好,看着我们兄弟几个的孝心份上,好歹救我爹一命啊!”吴老二连忙上前好言求道,吴老二和吴老大不同,他本就是个圆滑的性子,这一番连吹带捧,小意奉承的话说完后,那王老大夫的面色到是缓和几分了。

吴老二说完又给几个儿子侄子使眼色,于是一群半大的小子也都围了上来,一口一个求王老大夫救命,又把那王老大夫再一次围在中间了。

王老大夫的气也消了几分,见此情景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是老夫不肯救人,实在是老夫无能为力啊!老夫在屋里也说过了,你们家老爷子不中用了,早点准备后事才是正经,你们缠着老夫也没用啊!”王老大夫摇头叹息道。

王老大夫话音刚落,屋里便响起了一个老年妇人哭骂的声音。

“你这丧尽天良的老狗,你没那本事,便咒我们家老爷子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骂人的正是吴家的老太太,王老大夫听到骂声后又羞又怒,一张老脸气的通红,他行医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骂做老狗。

“哼,若你家再有人生病,切莫再找老夫前来诊治了,告辞!”王老大夫抬步就朝大门走去。

“王大夫消消气,您别和我娘一般见识,她也是急糊涂了!”吴老二焦急的解释着。

“哎呀我的老头子啊,你快睁开眼看看这群不孝子吧!你这一病,这群丧良心的东西就找了这种野郎中来治你啊,这就是盼着你死,你两腿一蹬,他们就好分家了啊、、、老头子啊,你要走就带我也走了吧,不然我这也没活路了啊、、、”屋里又传来了老太太的哭骂声,声音拉着长调,又刺耳尖利,传的老远都能听见。

吴老大是个爱面子的人,他一张黑黝黝的脸涨红成了猪肝色,他无奈的朝着屋里哀求着喊道“娘,老三已经去请您说的那个神医了,您老别哭了,这街坊邻居听见了像什么样啊!”

“你们要脸,我却不要脸了,你爹要是没了,我就去衙门击鸣冤鼓,我要告你们不孝谋害自己亲爹、、”

老太太叫骂的声音越发尖锐了,屋里还传出吴家几个媳妇安抚的声音,摔东西的声音,嚎哭声、、,看来老太太是真的闹开了。

吴家老大和老二倒不怕他们娘真去衙门里告状,虽然吴老太太自年轻起就是远近闻名的泼辣蛮横,但是她毕竟是个女人,骂一骂自家儿孙是有的,但是去衙门抛头露面她却是不敢的。

即便如此,吴老太太这一闹也够几个儿子受的了,孝道大过天,这谋害亲爹的名声传出去,他们几个人可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就在吴老大吴老二焦头烂额的时候,忽然门口传来几个小孩子的嚷嚷声。

“三叔回来了,三叔带人回来了、、、”

小孩子闹哄哄的朝着院里跑着报信,紧随他们进来的是一个身材不高八字眉的男人,男人一头的汗,他一边疾走一边把身后的人往院子里让。

“顾秀才,您请,您请、、、”

八字眉的男人是吴老三,跟在他身后的顾秀才则是一个年轻男子,这男子书生打扮,手里拎着个行医箱,身上穿着半新不旧的灰色细葛袍子,头戴四角方巾,看起来年纪不过十八九岁。

等进了门细看,却发现这书生竟然生的极好,眉目如画,肤白如玉,额头虽也见薄汗但却并不狼狈,眉宇间温润清雅,让人见了如沐春风。

顾秀才?

不就老太太口中的神医吗?

吴家老大和老二没想到所谓的神医竟然如此年轻,不由得一愣。

吴老三也没和两个哥哥搭话,只是急急的把顾秀才朝正房里领,吴老大和吴老二见此也回过了神,急急忙忙的跟了进去,完全忘了那脸上铁青的王老大夫了。

王老大夫本想拂袖而去的,但他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他不相信这个毛都没长齐的狗屁神医真有什么本事,能把马上将死的吴老头给救回来。

等那个毛头小子也治不了,或者是戳破这毛头小子就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他就要好好羞臊羞臊这吴家人,他可是还记得吴老太太辱骂他是老狗那句话呢。

想到这里,王老大夫便也转身跟着进了屋,冷眼等着瞧这些人的笑话。

正房之中除了吴家老太太外还有许多媳妇,见到这顾秀才的时候几个媳妇都是一愣,其中还有一个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孙媳妇,见到如此俊雅的男子,她的脸都臊红了,也不敢抬头去看,急急忙忙的往后面躲。

我的皇后是权臣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