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尔偕行

“朕看你面色红润,想来没有骗我。好好将养,你的福气在后头。”座上之人幽幽开口。

这下祝世昌心里完全乱了。祝雅珩收回眼神,开口谢恩。暗自里想着这福气你自己受着吧。

落座,宴会开始。

丝竹乱耳,觥筹交错。酒过三巡,席间的醉意已渐渐涌现。祝雅珩素来对于此等场面能避则避。并非羞于见人,只是这种宴席多为假意。你来我往之间,皆是目的。让人浑身不自在。

“哥,哥。我肚子痛,去趟茅厕。”祝雅珩终于开口。祝鸣谦转头应允。不愿应付这种场面这点他们兄妹如出一辙,只是现在祝鸣谦身不由己,只等妹妹开口而已。

“我让扶余跟着你。”

祝雅珩没有反对,带着荞儿悄悄溜出了殿门。而这一切都收入天子眼中,命人跟了上去。

......

“小姐,夜凉,奴婢去将外敞拿来吧。”

祝雅珩点了点头,是有点冷啊。

“同扶余一起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小姐,属下的职责是保护小姐。”扶余反对。

“你的职责还有听小姐的话。”祝雅珩虽是大家出身,但是骨子里不知是因为反叛还是其他,总是看不上这些主仆之分。但无奈同她一样之人少之又少,而且有些时候这种分别还挺有用,比如现在。

“你们快去快回,此处乃是皇宫,本不该乱跑。我们偷溜出来已是违了宫规,切忌引人注目,我就在此处等着。”

扶余蔫蔫领命,同荞儿一同离去。

祝雅珩拢了拢胳膊,原本荞儿不说,她并未觉得冷。现下自己一人,到觉得这夜风清凉。再想到刚刚在殿中的场景,因着那人一席话,估计之后会有不少人来巴结将军府。光是想想那个场面,祝雅珩就头疼。

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与宴会热闹乐声截然不同的琴声。那琴声哀怨,声声诉着苦痛,令人不禁与之共悲。祝雅珩听着瞬间来了兴致。她着实好奇是谁敢于同掌权者对着干。于是寻着乐声走去。

祝雅珩走到琴声处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袭黑衣的男子坐于亭中,他的手正轻巧地拨弄着琴弦。那声音越发悲凉。为了不打扰那人的兴致,也为了保命,祝雅珩并未现身,而是藏身于一个距亭不远的树后,从还不茂密的叶子处看去。就在祝雅珩为自己的机智得意之时,下一刻后勃颈处便被抵上了冰冷的剑尖。

“风策,退下。”亭中人悠然开口,并未停下手上动作。

“阁下既已来了,就请进来坐吧?看这天,怕是快要落雨了。”

“姑娘,请。”风策闻声收剑。

到祝雅珩坐在凌风亭中的时候,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就是想看看热闹,怎么还被抓了现行呢。

“你好大的胆子,竟在宫中养了暗卫。”祝雅珩不悦,抓着对方的小辫子不放。

“那又如何,这里偏僻,除了你谁会来此。”那人并不在意。却停下了抚琴的手,转身向祝雅珩走来。

这时祝雅珩才看清,眼前男子虽穿着一袭玄衣,但布料成色实属下等,绝不是宫中人肯穿的。只是因着男子气质不凡,因而称得相宜不少。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