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尔偕行

“大夫,家妹如何?”祝鸣谦满脸焦急。

“小姐身上受了一处剑伤,虽不致命,但失血过多,又经水泡,恐会有高热不断。”大夫顿了顿,不经意间对上祝鸣谦心急如焚的眼神,心下稳了稳接着说“但这并非要紧。剑伤乃是外伤,用药即可,高热亦然。严重之处在于,小姐所受剑伤处,似有毒迹。此毒为何,尚不可知啊。”说罢,大夫看向祝鸣谦,似是要他做个定夺。

“有毒?”

“正是。”大夫将刚才用于检测的银针裹着布示于祝鸣谦眼前。

“先生可有医治之法?”

“目前尚无。敝人需要将此针带回,查明究竟是为何毒,方有应对之策。”大夫其实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不过少爷无须担忧,小姐目前看来中毒不深,加之刚才我于诊察之际已施针,阻了毒素蔓延。小姐尚可保命。当务之急是先清除创口,上药包扎,在下会将方法告知婢女,也会在查明毒素之前,开几副降热解毒的药方,供小姐服用。”

“有劳大夫了。”祝鸣谦听着大夫所言,心中稍有放松“不过来去费时,我会命府中人为先生收拾出一间屋子,供先生居住直至吾妹痊愈。至于先生家眷处也会差人前去告知,让其不必担忧。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如此,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夫一看哪还有推脱的余地,便顺势而下,应了下来。

“不过少爷不必差人多跑一趟,鄙人尚未成家,并无家眷。”

屋内

荞儿在学得包扎之法后,小心翼翼地解开祝雅珩身上半干不干的衣衫,越是贴身越是难以从创口处剥离。瓷娃娃或是觉得疼痛不已,接连闷哼着,着实让本就手足无措的荞儿更加不知该如何是好。

“荞姐姐,快些吧。上了药,还要给小姐擦拭换衫呢。再拖下去怕是会着凉。”一旁的小婢女看不下去,轻声提醒道。

荞儿深吸一口气,下了决心,手上轻柔的将瓷娃娃创口处的衣物剥离,露出一块在少女白皙皮肤映衬下格外刺眼的腐烂。荞儿没有时间怜惜,笨拙却小心地割下烂肉,用清水擦净,敷上大夫给的药粉,再用干净的白布裹住。终是结束了。

之后的时光,瓷娃娃高热不退,喝了药也不见效。另一间房的大夫压力重重,焦头烂额。终是在瓷娃娃昏迷的第六日解开了那毒药的迷题。所幸祝雅珩中毒不深,不然早就一命呜呼了。再后来对症下药,解了毒,高热也随之散去。此时已是祝雅珩回京半月之后了。

“水~水~”床上的人儿虽逐渐痊愈,但将将苏醒,还很虚弱。努力抬起的手,最后因着无力还是放了下去。或是天意不愿让她就此渴死,在手刚接触到床板的那一刻,荞儿正好端着刚出炉的药回来。半月以来,她尽心尽力,除万不得已,不敢离开祝雅珩一步。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瓷娃娃说了话,一旁的荞儿寻声而去,激动不已。

喝了水,有了些力气,躺在荞儿怀里的祝雅珩努力睁眼,想看看这个救自己于水火的活菩萨。映入眼帘的确实一张涕泗横流的美人脸。

“嗯,菩萨怀里真暖和”祝雅珩心中想着,觉得满意,头一歪,睡了过去。祝雅珩心满意足,却让活菩萨惊吓不已,以为自己给瓷娃娃碰碎了,手脚并用地冲进了大夫房里,顾不得礼数,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一遍刚才的情形。大夫却极为淡定,只是淡淡一句“若小姐再醒,记得将药灌下去。”便将荞儿请出了房门。

荞儿尚在慌张中,不明所以,但还是顺便对大夫送去了亲切的祝福。

“阿秋~”这天还是有些凉啊。大夫看着医书发出感叹。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