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医有毒

刘氏和李氏身子一怔,就连进门瞧热闹的王氏都愣住了,凑上来道,“方才我是不是听错了,她要给三弟治腿?”

王氏问着,又望着知晚道,“你就算有治病的钱,这十里八乡的也没那有本事的大夫啊,难道你恢复记忆了,要带三弟进京城,找那专门给皇上瞧病的大夫给三弟治腿不成?”

知晚神情冷淡,“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说到做到,若是没事,就请先出去吧,我要给孩子喂奶了。”

刘氏几个知道知晚脸皮薄,喂奶的时候不喜欢有外人在,就是方氏都不留在屋内,刘氏转身才想起来,她是来质问铜钱红绳的,怎么就转到给老三治腿上去了,便又转了身,“那红绳铜钱到底怎么回事?”

知晚有些不耐烦,她还想知道孩子他爹是谁呢,你们再急能急的过她这个当事人?就算珠胎暗结也得有对象吧,知晚抱起孩子道,“红绸铜板代表什么我不知道,你们要是怕我真的是珠胎暗结,我今天就带着两个孩子去镇子上找房子住,至于欠三娘的恩情,我会还。”

王氏一听急了,摁着知晚不给她起身,“你还没出月子呢,这里离镇子上坐马车也得半个多时辰,走路去,你那细皮嫩肉怕是要走断腿,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我们只是关心你,没别的意思。”

王氏说的脸不红气不喘,事实因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方氏有些替她脸红,却也不赞同知晚离开,刘氏权衡再三也出言挽留,知晚是不是暗结珠胎与她半毛钱关系没有,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管她以前怎么样,总是个孤弱女子,救她留她,赵家就博得好名声,再说了,她住在这里,整个赵家的饭菜都高了好几个档次,怎么说也得留她出月子才行!

刘氏婆媳几个出去了,方氏把粥送上,替赵家羞愧道,“方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知晚压根就不在意,孩子如今也生了,是嫁人也好,休妻也罢,珠胎暗结还是别的什么,总归她从一个女儿家成了两个孩子的娘了,只是知晚看她如今的年纪,不过十五岁的样子就被人给啃了,不知道对方是谁,知晚都是打心里叫他禽、兽的。

知晚接了碗,用勺子拨弄,眼睛扫到孩子的脚腕,随口问道,“脚上绑铜钱,真的是未嫁女失足的意思?”

方氏有些尴尬,这问题叫她如何回答,一个女儿家,不管是成亲了还是做娘了,这失足总不是好事,其实方氏也怀疑,她和接生婆都见到了红绸铜钱,她也知道,怎么还不摘下来,或是叫她当做没瞧见,反而当着几个孩子的面取下来给两个孩子戴,不是好事,一般人都要遮掩吧,真是因为心里纳闷,所以方氏才会那样怀疑,她哪里知道知晚不知道这红绳做什么用的?

方氏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为了这两个孩子,连命都能舍了,定是爱极了孩子的父亲,等哪一日你记忆恢复了,带着孩子去寻他,他肯定高兴。”

知晚讪笑两声,寻他,知晚不是没想过,来的那天夜里,知晚心里很烦,就想把孩子丢给孩子他父亲,但是如今嘛,知晚倒不这么想了,谁知道孩子父亲长什么模样,性情如何,以前的知晚就算喜欢,可不代表她也喜欢,万一是个无赖,是个喜欢花言巧语欺骗小姑娘的,她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万一尘儿他爹薄情寡义,将来会有自己的妻儿,她把尘儿和思儿送回去,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前些时候,知晚或许能做到忍心,但是照顾了两个孩子半个月了,知晚认这两个是她的孩子了,不管尘儿的爹是谁,知晚都不打算去找了,尘儿和思儿只是她一个人的孩子。

知晚吃了半碗粥,方氏端着碗出去了,知晚喂两个孩子吃奶,才吃完,方氏便进来告诉知晚,刘氏让她去正屋吃早饭,这话听得知晚眼睛猛眨,她一个外人去正屋和赵家上下十几口人一起吃饭?

知晚以为自己听岔了,方氏苦笑,她也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失礼,可是刘氏的吩咐,她作为儿媳妇只有听从的份,“娘说你能去外面了,又住在赵家,一家人吃饭独独落下你,失了待客之道。”

知晚更无语了,之前火气冲冲的来质问她的也不知道是谁,这样别具一格的待客之道,知晚还是第一次见到,知晚不想去,可见方氏那神情,知晚的心就软了,刘氏估计是下了命令,她不去方氏就是办事不利,知晚把孩子盖好被子,随方氏出去了,边走边问,“三娘,我之前让你帮着问有没有人家卖羊奶的,可有?”

方氏望着知晚,不解道,“羊奶很难喝,连大人都不爱喝,孩子就更不喜欢了,你真的要买?”

知晚坚定的点头,方氏呐呐声道,“上阳村没有,隔壁下阳村倒是有人有,只是我听说他家的羊奶都是给猪吃的,你……。”

知晚步伐有些凌乱,这是谁家的猪啊,这么幸福,主人家都吃不饱饭,做猪的到是先过上了小康生活,知晚抬头就见到方氏盯着她,一脸怪异,要不是两个孩子是她亲眼见到知晚生的,她都该怀疑知晚是不是后娘了,哪有这样对待自己个的孩子的?

知晚扯了扯嘴角,那句我没把自己儿子女儿当猪的话还是咽下了,说再多也不如一碗香甜羊奶来的有力的多,两个孩子,她的奶水根本不够吃,每天方氏都会抱着孩子去隔壁钱嫂家吃一顿,这十天半个月的,知晚都不好意思了,往后孩子大了,吃的更多,何况钱嫂的孩子都八九个月大了,到了时间就会断奶,虽然上阳村还有不少媳妇,总不好麻烦完这家麻烦那家吧,这得欠多少人的恩情,她又不是养不活两个孩子,犯不着要他们从小就去吃百家饭,还是养头羊比较好。

知晚点头道,“一会儿我拿银子给你,你帮我把羊买回来。”

此时,知晚和方氏正巧进门,李氏耳朵尖,听到买羊便兴奋,“要买羊回来吃吗,这羊膻味不好处理,不如猪肉来的香,还是买猪肉回来吧。”

王氏也发表意见道,“羊肉确实比不上猪肉,你连猪肉都吃不了几块,这羊肉肯定不爱吃。”

刘氏更是开门见山,“老四,一会儿你去镇子上,多买些猪肉,捡肥的挑,这瘦不拉几的肉太塞牙。”

方氏要帮知晚照顾孩子,分不开身去买肉,刘氏又不想便宜了几个儿媳妇,所就落在了老四赵思安身上,赵思安也乐意,每次买肉,三嫂的钱都给的足足的,还可以捡自己喜欢的菜买,多美的事啊!

知晚听到刘氏说捡肥肉买,下意识的扫了眼桌子,一大碗肥肉,别说吃下去了,就是看一眼也觉得腻人,浑身不舒坦,方氏招呼知晚坐下,赵思莲特地把肥肉挪到知晚跟前,没办法,她爱吃猪肉,知晚坐她和方氏中间,放远了,不好夹。

知晚额头一颤一颤的,方氏坐下道,“娘,知晚买羊是要羊奶喂两个孩子,不是吃肉。”

王氏扫了知晚一眼,给知晚夹肉道,“她吃的太少,所以奶水才不够喂两个孩子的,多吃点儿。”

——————

求推荐,求收藏。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