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有佳人

司也无话可说,确实是她辜负了人家,要是一般的姑娘,恨不得用刀砍了她,同时面对柳尧的时候心又软了几分。

“以后你让我如何自处,别人怎么看我。”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她的话软了几分,柳尧的眼泪在框里打转,一副泪眼盈盈,好不娇弱。

司也慌了神,她何事见过这种名场面。她抱在她的怀里哭,只见那一丝晶莹滑落,埋在眼底的是一丝不甘。

她自小便许配给了他,也心心念念要嫁给他,如今熬了十五六年,可算成人了,现在才表明身份,似乎有些太晚了。

真是说到做到。看着那事大箱的聘礼,他嘴角抽搐,真他妈跟做梦一样,由于不知道顾白是如何抱上顾白的大腿,他在顾家地位也是水涨船高,总之没有人在将他当废物看了。

“看不出来啊?隐藏挺深。”挺有心机的,嫡长子,顾雅就说在这深宅大院里,怎么会有心思单纯的人物。

每每听到这样的话他都一笑而过。

顾雅拿出了一个上乘功法,举手投足间,皆是说明了自己的示好,“就当是新婚贺礼。”

顾白随意翻了两页,点了点头。

一顶花轿落于门前,由于司也这个特殊身份,顾白算是个倒插门的,一时之间满城红火,家家都贴了喜字,鞭炮响起,轿子抵于门间。

落脚的媒婆嘴角快咧到耳朵跟了。司王爷摇身一变竟是个女娇娥,长的那叫一个俊美,我多看两眼也想要嫁给她了。司也公主也是个急性子,废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礼节,直接抱着驸马洞房去了,喜死个人了。

大红盖头落在头上,顾白也独填了几分大家闺男的气质。

司也挑起了他的盖头,底下是一个娇滴滴的美男儿,眼里带着波光,有一种强娶良家少男的错觉。现实,可不就是强娶吗?暗黄的烛火,添加了一丝气氛。

他娇柔,他柔弱,他秀丽可餐。

咳咳咳~

顾白倚着床框,气弱游走,颤抖着手,好不可怜,“真想和公主颠鸾倒凤,握雨携云,实在是这身子实在是不中气。”烛火摇曳,他轻咳两声,竟然咳出了血。

司也从顾白手里挑过帕子,仔细观察了一翻,不轻不慢道,“倒是上好的朱砂。”

顾白眉间微皱起,司也常年征战,对于血的敏感力自然是旁人比不得的。

明明是个俊俏的小姑娘,司也却从她的脸上看出了几分韵味,低头浅笑,油润巨滑,真是符合她老色胚的形象。

她坐在他身旁,还拍了拍床褥,示意顾白坐过来,顾白靠在床沿,连个白眼都不想给。

“放心好了,本王对你没兴趣。若是有一日遇上喜欢的姑娘,就纳入府中,或你想离开也行。”她说的真情惬意,他却没有丝毫的感动。

我去,这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想法吗?不应该是传说中的一生一世一双人。难道是他长的不够俊美?入不了他的眼?该不会是她想妻妾成群吧?他只是一个幌子。

“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觉得你是个有秘密的人。”其实,是那种压抑的情绪,为了生存的伪装,又或者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

“来喝杯兄弟酒。”

她倒了两杯,自己一杯一饮而尽,顾白看没什么猫腻,正当放下心来,酒入喉中才意识到什么,赶紧扣喉,新房里的酒一般必有合欢散,有钱人的恶趣味。一阵眩晕,艹,中计了,好干,好热,头好疼,他喘着娇气,眼波琉璃,只听酒盅落地的声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