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您老人家怎么了?害怕了?”泠栀看着鬼王稍变的表情,打趣说道。

鬼王道:“区区镇魔泉,还受过污染,何惧之有。”

泠栀道:“原来这灵气如此充沛,是因为那什么镇魔泉,不过灵气里混杂了鬼气,想必这后面有故事,我还是期待了。”

“你对镇魔泉很感兴趣?想用镇魔泉对付我?”鬼王不屑说道。

泠栀呵呵了,“我用那什么玩意对付你?那还不如把这个消息卖给那些想封印你的道士,等我在中间大赚一笔,我会带你吃喝玩乐的。”

毕竟是卖他赚来的钱,带他吃喝玩乐是自己仗义,换了别人早卷钱跑路了,自己果然是个善良的小仙女。

鬼王瞅了眼泠栀搭着他肩的爪子,却没拍开她,“你用卖本座的钱供养本座?”

泠栀摆摆手,“反正你不怕,卖一下也无所谓嘛。”

鬼王:“你这人,惯会蹬鼻子上脸,自古多少人死于贪字,看来你也是俗人一个。”

“仙女的事情能叫俗吗?再说了,没钱,我请你喝西北风?”

[十二点四十三,宿主泠栀人设崩塌,相恋指数-10

扣除原因:宿主形象在男主心中崩塌。]

泠栀无所谓。

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37:心好累

(ノへ ̄、)

村子里人不多,看上去只有二十几户人家,很是荒凉,房子最好的也就是一层的青砖瓦房,最差的就是几根木头勉强搭起来的棚子,风再大些就被掀飞了。

村头这间房子里恍惚着人影,其他几家院里也有人,无一不是在打量泠栀和鬼王。

有一点很奇怪,在外面的基本是男人,女人也有,但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小孩子也很少。

“这个村子,很落后。”泠栀说道。

鬼王道:“有镇魔泉的地方多为洞天福地,但此处镇魔泉被污染,预示此地福脉渐失,不出三年,百里之内,鸡犬不留。”

世间最纯净的镇魔泉被污染,若不是此地灵脉变鬼脉,至阴至邪,那便是有什么修为不错的老鬼。

这女人会怎么做?有些期待了。

这时主动走来一个老婆婆,目测六十多岁了,老婆婆问道:“小姑娘,你们这是?”

“哦,我和我大哥来山里玩,迷路了,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吃口热乎饭菜。”

老婆婆喜开颜笑,仿佛收到了什么惊喜,一把拉着泠栀的手,热情道:“小姑娘你可找对地方了,这几座山里,就我们一个村,想吃热乎饭菜,和婆婆走,婆婆做给你吃。”

泠栀无意间脱开老婆婆的手,装作很是高兴道:“谢谢婆婆,大哥,走,去婆婆家吃饭。”

老婆婆警惕看了眼鬼王,奇装异服的确实惹人注目,在这样落后的村子里,古装并不被人接受。

“哦,我大哥就喜欢整点与众不同的衣服穿穿,婆婆别介意。”

“不会不会,来,跟婆婆走。”

泠栀果断等着鬼王一起走,老婆婆在前引路,三步一回头,生怕两人跟丢了似的。

泠栀小声道:“老太婆有问题。”

鬼王道:“人心。”

泠栀:“真鬼都在这了,还怕人心?出事了您老会保护我的吧?大哥?”

鬼王在泠栀说大哥的时候愣了两秒,说不上哪里不对。

好像,有什么东西是他没想起来的?

鬼王看着泠栀带着狡黠的眼睛,他年纪都可以做她老祖宗了,不过她这种厚脸皮的女人叫他大哥也不稀奇。

“诶你说,咱拜个把子吧,咱们有缘,当兄弟多好,你罩着我,我带你吃喝玩乐。”泠栀提议。

鬼王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笑了声,曾经数不清的女人想爬上他的床,只求能和他搭上一星半点的关系,如今苏醒不到一天,碰上个奇怪的女人,不害怕他是鬼王,还想和他拜把子,真是大胆又可笑。

鬼王内心把泠栀吐槽了个遍,却没说出来,只是那脸上表情通俗点形容就是:你在想屁吃。

泠栀果断忽略他的表情,很有信心道:“你慢慢考虑吧,总有一天,你会自己来找我拜把子的。”

鬼王略有几分嘲讽意味说道:“本座也想看看,到底会不会有那天。”

[宿主,你身为女主,那是男主,你们之间应该有兄弟情吗?你们要的是爱情。]

‘五湖四海皆兄弟,男主又怎么样,要什么爱情?是主角,就要一起征服星辰大海,看遍大好河山,何必去尝那爱情的苦?’

37:……

“姑娘,到了,这就是我家,屋里坐。”

屋子里霉湿味很重,鬼王很是嫌弃,便站在门外没进来。

他堂堂鬼王,此等破败之地,怎配他踏足?

老婆婆连忙推出一人,是个中年的男人,傻呵呵笑着,哈喇子不断流下,应当是智力有问题。

“这是我孙子,今年三十五岁,是个难得的老实人。”

“你们聊,婆婆去给你做饭。”

轮椅上的傻子直冲泠栀笑,嘴里还念叨着,“好玩的,好玩的。”

说着,他就要伸手来抓泠栀的衣服,泠栀退一步,他怎么都抓不到。

“你还有逗傻子的癖好?”鬼王看都不屑看傻子一眼,这样的人被他看了,只会脏了他的眼。

“傻子也分善恶,若是心纯,被人以善念教导,那便不叫傻,可叫憨厚,可叫纯良,若是被人灌输邪念,惯以恶念伤害别人,那种人,叫傻子都侮辱这两个字。”

傻子抓不到泠栀,气得哇哇哇大哭起来。

哭声引来了去做饭的老婆婆,老婆婆提着锅铲赶来,见自家孙子哭泣,而泠栀冷漠站在一边,开口便骂。

“你是怎么看人的?把我孙子弄哭了,你敢虐待我孙子?”与先前的热情和亲切不同,老婆婆此时尽是责骂与刻薄,分明一副毒妇嘴脸。

“我要怎么看?他自己哭起来,怪我喽?”

泠栀似笑非笑的,倒让老太婆理智回来了几分,赶忙换上笑容,“姑娘啊,别介意,婆婆最疼的就是这个孙儿,见不得他受一点伤,刚才婆婆没吓到你吧?”

泠栀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笑道:“当然不会。”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