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男主睁开双眼,眸子中泛着同样的蓝光,诡异却又唯美。

泠栀:“不愧是男主。”

“找死!”

男主大手一挥,正对他的十几人被掀飞,他再次出手,看样子是要把几人置于死地。

“等等。”泠栀也看出来了,男主是顶尖战力,看那些雷声大雨点小炮灰被人家抬抬手就收拾了,男主不强得逆天都对不起他这么装比的出场。

泠栀这一声中断了男主下杀手,她将剑扔给男主,男主接剑的同时,蓝光散去,他印了鞋印的面容也恢复了正常。

男主拔出‘在渊’,仔细端详,身上的杀气减了不少。

“妖女和鬼王是一伙的!她送剑给鬼王,她想杀了我们!”先前说话的年轻人突然鬼叫起来。

男主眼神骤冷,手中剑挥出,刃气将鬼叫那人打飞,撞到石柱才停下。

泠栀:“作一手好死啊。”

没事鬼叫什么呢?还偏偏在人家男主煽情的时候打扰人家,不是找死吗?

“你是何人?”男主问道。

泠栀悠悠道:“陌生人。”

男主剑刃直指泠栀,“想死?”

“实话实说也有罪?”泠栀耸耸肩,很无奈。

“师兄,怎么办?”玄微问道。

泠栀道:“早说过让你们坐下来谈谈,偏偏没人理我。”

“妖女,还不是你偷袭,下作!”玄镇骂道。

泠栀双手抱着,“我有提醒过你们,你们自己菜,封印不住他,失败了就怪别人,以为天下皆你娘,谁都惯着你?一把年纪就少做点梦,小心醒不过来。”

“你!”

泠栀说的不错,两边虽然僵持,但这边的修为低,就算有十几号人又怎样,能敌人家不知道有几千年修为的老鬼王?简直搞笑。

“姑娘,你来此到底何意?”玄微脾气好一些,沉住气问道。

“我就是不小心掉下来,然后过来打了个酱油。”

老者面上尴尬了下,心中免不了猜测泠栀是不是在消遣他们。

以她刚才那一剑,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一剑斩断所有封印咒,必定是修为远高于他们的人。

若她和鬼王是一边的,将是道门之祸!人间将之祸啊!

泠栀哪看不出来他们的心思,直言:“我说,当着我的面用最大的恶意揣测我真的好吗?没看到人家鬼王刚醒,起床气大,还不圆润的走?”

泠栀倒不是好心救他们,男主冷着脸,他们再聊下去,男主铁定发飙,她还怎么好好和男主聊?

玄清看向鬼王,后者没说什么,他当即向其余人招手,示意他们快快离开。

有几人不服气,狠狠瞪了鬼王一眼,阴阳怪气了几声,还是口嫌体正直地离去了。

墓室里只剩泠栀和男主,泠栀不说话,靠着墓室门。

“石头你砸的?”男主指着被他扔在一边的石头平静说道。

“意外。”

真是意外,谁知道这哥们在下面?

“你还踩了本座。”鬼王看着泠栀,冷气仿佛都散到十里外了。

“这……也是意外,我不知道你脸朝上是吧。”

[睡觉脸不朝上,难道朝下吗?]37吐槽道。

“所以……”鬼王语气逐渐冰冷,王者之气不怒自威。

鬼王剑指泠栀,“看在你呈上本王的佩剑,本王给你次活的机会,我赢了,你死。”

“那你输了呢?”泠栀接着问道。

[宿主,你别在作死边缘蹦迪了,男主刚醒,起床气大着呢]

‘允许他定规则,就不许我补充条件了?不问清楚就动手,我赢了算谁的?他耍赖怎么办?’

[……]

“你赢了,你滚。”鬼王双瞳泛着蓝光,他的忍耐可想而知。

“好歹是鬼王,不要这么小气,我赢了,答应我个要求怎么样?”

鬼王眼中的蓝光大盛,“贪者必死。”

鬼王率先出手,瞬间移到泠栀身前,长剑抵在泠栀颈上。

泠栀身形微微一动,下一秒她就出现在鬼王身后更宽阔的空间里。

鬼王瞬移过去,两人正式交锋。

泠栀手中也多了一把银色的剑,不知是何时有的。

皆是使剑,鬼王的剑术精妙,攻势强,杀气重,如蛟龙出海。

而泠栀的就很随意了,不能说她不会剑术,只是在大家看来,这剑术太过简易,像是小孩子修习的入门剑术,但就是这样的剑术,舞动起来速度却很快,快到能以速度硬抗鬼王的剑招。

两人只比剑术,真正的不分上下,谁也不让谁。

鬼王越战越勇,没想到他沉睡多年,醒来便有这样是大惊喜。

他从前便沉迷于剑术,世间难寻敌手,今日再见这样的对手,定是要好好比试一番。

正当鬼王以为会和这位难逢的“棋手”大战三百回合时,泠栀突然拉开距离,停下手。

“不打了。”

泠栀竟将银剑捏碎,那剑化作流光消散,彻底断了鬼王想切磋的念头。

鬼王眸子中闪过一抹惊讶,冷道:“不打,就死。”

“呵呵,那你打死我吧。”

爷现在可是有主角光环的,你能打死我?

鬼王就没遇到过这样不讲武德的人,不过有了刚才的比试,他的确不会随便就让这个女人死。

“女人,你在挑战本座的底线。”

鬼王眼中蓝光大盛,正欲发作。

泠栀道:“鬼王大兄弟,你要动手吗?反正我累了,你自便。”

鬼王:……

“恃宠而骄。”

???

什么叫恃宠而骄,男主说话都这么装逼的吗?爷要他宠?

“您岁数大,爱咋说咋说,不过咱这样你怼我,我怼你的,也没意思,您老人家是鬼,不用吃东西,我还是个人,我得找点吃的去。”泠栀摸着肚子,这具身体也不知道饿了多久。

“你赢,你滚。”鬼王用剑指着泠栀,泠栀并没有想理他的意思。

“哦,那麻烦你现在杀了我,反正我是没力气了。”

[宿主,你不可以这样消极,要支楞起来啊!]

‘饿,没力气。’

[你就不怕男主真杀了你?]

‘他杀了我最好,正好让我看看,主角杀了主角,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会崩塌。’

[不行!]

[宿主你的思想很危险,咱们要做积极向上,阳光进取的任务者,这种思想万万要不得!]

你做个人吧!别整天都想这些危险的事情了好吗?

它到底摊上了个什么宿主?

心好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