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之音

文贵情真,知己难求。笔友数月后,凛冬已至,银装素裹的皇城更添几分庄重。

明月楼已燃起了火炉,他望着跳跃的火苗,心底的生机也无限焕发出来。

在这冷漠的高墙内,他的画也如同孤寂的灵魂一般。

在过往的岁月里,他不敢行差踏错,谨小慎微地度过这皇城里的日日夜夜。

作为天子门生,他何其幸运,多少人羡慕,嫉恨,向往。

可作为王希孟,作为子末,他的心意似乎无关紧要。

甚至于他的每一笔,都为了天子而画。

直到她莽撞地闯入,为这数年打造的本已坚固的牢笼中开了一扇天窗……

她的信永远简单明了,朴实真切:

子末兄,我且这样称呼你,因你关照我更多,便像是兄长一般了。

近日,阁主得了坛上好的梅花醉,被我偷来藏起了,待你下次出宫,你我共饮可好?

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新谱的曲子卖了个极好的价钱,能请你在樊楼吃上三天三夜。

……

溪音,亲笔。

子末笑了笑,心里暗道:还是如此活泼,整个皇城的女子,也不敌她一人春色满园。只是,自己并非自由之身,无法来去自如,要不然恨不得此刻立即飞身去找她,与她共饮,诗话一番。

越想越憋闷,干脆踏雪消遣一番,他于漫天飞絮中负手而立,遥遥望向远方,目光沉静深远,这时忽然听到身后嘎吱一声,回头一看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欢脱地踩了一下地下的树枝,又发出了“嘎吱”的声音。

那小女孩见他回头,笑盈盈地过去喊了一声:“哥哥,你陪我玩雪好不好?”

他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可久居深宫之中,比同年的少年多了些老练沉稳,低头答道:“你是哪个宫里的孩子?”

小女孩气鼓鼓地叉腰道:“我不是孩子,也不是这宫里的。怎么不是宫里的,你就不能陪我玩吗?”

他见这小孩难缠的紧,便转身欲离去。谁知她颠颠跑来抓住他的袖子:“你不要走,我告诉你我是谁你就陪我一会好不好?”

他见这小孩儿几分可怜见的,便道:“你且说说。”

小女孩说:“我是中书侍郎李大人的女儿。我认得你,你是宫中的画师,爹爹有一幅御赐的游春图就是出自你手。我很喜欢。”

他走过去摸摸了她的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双。你叫我双儿吧,我们这就算认识了。”

远方有一群宫娥呼唤着:双儿娘子。“

那小姑娘从头上摘下一只珠花塞到他手中,小小的手软乎乎的,一溜烟地跑开了。

子末站在无垠雪景中想着:溪音小些年纪是不是就是这般样子。倒是没这个机会看到了。

思念隔山隔水,笺字难解。转眼便是冬至了,京师最重此节,虽至贫穷者,一年之内积累假借。

二人于此日相约望江楼,共赏一江雪。

他萧瑟立于亭台之中,感受到一双温热的手覆盖在了眼睛上,抬手一触,细腻柔嫩的肌肤近在咫尺,芬香亦渐入鼻息之中,凛冬寒香皆在一尺间。

“阿音。”他第一次这样呼唤她,在内心里演练过千百遍,终于在这一刻得以实现。”

“子末。”她亦是如此回应着,没有半分局促和犹豫。

少年心思总是如此直白坦率,难以遮掩。

“我好想找你出来玩,一起看灯,一起逛集市,一起去吃街口的芙蓉糕。可是今天是冬至,望江楼听雪是我每年必做的事。”溪音笑着说道。

“听雪?阿音果然是最有品味的琴师,难怪曲调不凡。”

“你怪会取笑我呢。”

初次见面,她凌乱慌张,他手足无措。

如今见面,她笑靥如花,他温情似水。

情不知何起,不知所终。

有些花火已经在心底燃起,可此二人却只道是知己难逢。

一人伴,一壶酒,一世欢,足矣。

漫天的雪铺满了万里河山,也落在了两个小人的身上,自然之景倾落如斯,从不偏颇。

“说好了一起饮酒,我特地带了一壶梅花醉,此景正得宜。”溪音将系在腰间的碧玉酒壶取下,打开瓶盖,梅香几许,沁人心脾。

“果然是好酒。”子末接过尝了一口,只觉无比甘甜。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不消一会功夫就见了底。溪音还只遗憾道自己偷溜出阁,随身不好携带太多,意犹未尽。但子末却已脸上泛起红潮,是个最不胜酒力的。

溪音笑着将手搭在子末的肩膀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面前这个几分腼腆又醉眼迷离的少年,笑着道:“想来与君共饮,不是个明智之举。”

那子末听到这话强撑着清醒。“小娘子又说笑了,与美共饮,人生幸事。”

溪音侧过身偷笑下说道:“一会你醉倒了,我可没力气背你回去。”

忽然子末凑近了她,附耳说道:“小娘子身娇体弱,当日也是说没力气。”

溪音忽然忆起初见那夜,他欲背她回房,她因扑腾半天没爬上他的背,似乎确实说过此话。遂怒嗔着:“孟浪!”一边从地上攒起个雪团打向了子末。

郎君傻笑着,丝毫不同往日丰神俊逸,倒是十足的少年憨气。

可是这一幕却被清音阁的月茗娘子看在眼里,月茗尾随其后,见溪音不顾阁主嘱托,私会郎君,行为不检,气得只得跺脚叹气。

林阁主早年便定下了这规矩,阁内女子不得与外男接触,因来访的皆是达官显贵,阁主恐有人逾越,攀附权贵,坏了阁内风气,便将此事一概禁止。若是有朝一日得觅良人,自可用钱财赎身,但终生不得再入清音阁。

月茗万般纠结,想着告知溪音,但又知她向来任性不听人劝告,便想着晚些时候试探一番,看二人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或可悬崖勒马。

溪音在外时间已经有几个时辰,恐阁内人口舌,便欲匆匆回去。

子末为她紧了紧外袍,骑马送其回阁。娇小的身躯藏在少年的怀中,策马疾驰,漫天飞雪,呼啸的北风吹得脸生疼,可是心中却似三月暖。

溪音第一次感觉如此的安全踏实,自家破后,父母病逝,她每每以潇洒自居,心中却伤痛无比,不愿与人言,他就像是一场上苍赐予的救赎。而对子末而言,更是如此。

回阁后,月茗已经在门口等了溪音许久了,待进门后赶紧为其倒了一杯热茶,言道:“天寒地冻的,你也怪会乱跑的。阁主带着大家准备膳食呢,也不见你,问了好多遍。

“姐姐你知道的,往年我都去望江楼。”

“往年形单影只,如今成双入对,是也不是。”

“姐姐你都看到了,那是我新交的好朋友,是个极好的郎君。”

“你可是喜欢他?”

“自是喜欢。我还从没这么喜欢和一个人在一起,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那你可是要嫁给他?”

“这,哪里就如此了,我们是好友,是知己,他两次救我于危难,我也一直想还了这恩情,许是如此,我心里总是惦记他。”

看来这小丫头还未通情事,如此可慢慢开导,倒是不急于一时。

月茗心里的石头暂时放下了,拉着溪音去换了身新衣裳,道:“大好的日子穿喜庆些,阁主一欢喜兴许赏钱更多些。”

“也对,月茗你真是机智。”说罢溪音挑挑拣拣后选了套大红的衣裙,一番仓促的涂脂抹粉,又簪了几朵艳俗无比的大绢花,奔向了后厨。

众人见之皆大惊,放下了手中的锅碗瓢盆,呆若木鸡。阁内最清丽的美人如今像一只穿过花丛的山鸡。

林阁主无奈地看着眼前花团锦簇的吉祥物,不禁笑出了声。

虽无血亲,阁内的姐们也似亲人一般年年相聚,岁岁相守,在这个孤独的世上彼此依偎着。

众人齐齐上桌,不分主仆,亦无尊卑。

“馄饨来了。”

“皮薄馅大。”

“这次面发的好,可儿擀面皮的手艺可是一绝。”

“还有几碟子小菜。一早偷溜出去的那个,还不给姊妹们端上来。”

溪音笑着应道:“是是是,小妹来伺候诸位姐姐们。”说罢一遛小跑,头上的花掉了一地。

有时候,人所向往的无非是一份俗世温情,不管是天下太平,亦或是风雨飘摇,最要紧的人在身侧,便已经足矣。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