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妖魔圈养了

农历六月十三,大暑。

微微刺目的烈阳,无声的炙烤着山兰县的街巷。

夏日将去,正午的县城却依旧炎热,大多数活人都躲在屋檐下、树荫内纳凉,不愿被毒辣的太阳折磨。

唯有城西的槐树巷热闹非凡、人影憧憧。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时响起,与整个安静的县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今天是槐树巷捕快空宁大婚的日子,因此街巷中聚集了许多亲朋好友、左邻右舍。

大红的唢呐发出喜庆刺耳的声响,穿透拥挤的人群,向世人宣告一对新人的礼成。

披红戴绿的媒婆满面笑容,接受着众人的恭喜。

司仪的大声唱礼中,新人一拜天地、夫妻对拜,最后新娘送入洞房。

随后,便是热闹欢喜的结婚宴。

不大的槐树巷摆了二十四桌流水席,一道道新鲜温热的菜端上了桌,又不断撤下。穿着大红新郎服的空宁哈哈笑着,在人们的簇拥下,不断的迎来送往,招待一位位客人入席。

穿越到这个世界十一年了,虽然没能抄诗成名,更没有金榜题名,也没有发明什么水泥香水大发横财。

但好在有一个安稳的家庭、关爱他的父母,过得还算安稳富足。继承父亲家传武学的他,成年后在山兰县衙谋了一份差事,在快班领了薪水。

身负家传武学的他,身手不凡。虽然年轻,却是县衙里最有名气的捕快,颇受县太爷倚重,与同僚们相交莫逆。

如今更是人生小登科,娶得一位贤惠美丽、温柔大方的妻子。

人生之幸福美满,不过如此。

虽然无法像其他穿越者一样干下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但天性懒散的空宁,此时已经颇为满足了。

满面笑容的招待一位又一位的客人入席,与一位又一位的朋友交谈,空宁忙得不行。

到了下午,县太爷甚至亲自来到槐树巷送上贺礼、笑着恭贺空宁新婚,更是让现场的气氛热烈到了极点。

人们全都艳羡着这位年纪轻轻、却已经小有名气的名捕快,猜测他要多久才能当上捕头之位。

就这样,热闹的新婚夜持续了许久,差不多到了半夜,客人们才陆续散光。

穿着大红喜服的空宁笑着送走了一位又一位的客人,又向帮忙收拾残局的邻居们道了谢,最后才在亲友们的起哄下被推进了后院。

这里,静谧而无声。

连夏日里嘈杂得不行的知了都不叫了,好似不忍打扰今晚洞房花烛夜的幸福美满。

贴满了大红喜字的窗户上,倒映着屋内喜烛的红光。

站在婚房外的空宁忍不住搓了搓手,有些紧张。

两世为人,却还是第一次踏足婚姻的殿堂,与心仪的女孩结为夫妇。毫无经验的他,此时忍不住有些激动。

但最终他还是轻轻的推开了婚房的大门,满面笑容的走了进去。

贴满了大红喜字、燃着大红喜烛的屋子里,红光弥漫。大红的床帏间,静静的坐着一道通体红色的身影。

喜庆的红盖头,遮住了她的面容。静静平放在小腹处的洁白双手,十指纤长、肌肤细嫩。

这位新娘,名唤苏妍。并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妻子,而是空宁自由恋爱所结识的善良女孩。

她并非山兰县人,而是来自遥远的江云府,因家乡灾荒、随着父母来河间府投奔亲戚。却不想亲戚一家死在了山洪之中,无处可走的一家人紧接着又撞见了土匪,父母惨死在土匪手中,唯有女孩冒雨跳进了湍急的河水中、被水流一路冲到了山兰县城外。

恰好被早起去县衙点卯的空宁在河中捞起。

此后,在空宁的帮助下,孤苦无依的少女勉强在县城的酒楼里谋了一份打杂的差事。

恰好那处酒楼离县衙很近,空宁时常与同僚去酒楼饮酒。一来二去的认识久了,男女互生情愫,最终走到了一起、结成夫妻。

如今回首望去,两人的相识、相知、相爱,虽不能说曲折,却也颇为不易。

走到婚床前的空宁微笑着,按照媒人的叮嘱,用秤杆掀起了新娘的盖头。

顿时,一张带着些许娇羞的精致小脸出现在空宁的视野中。

虽然早已见过多次,甚至在婚前就已经偷偷牵过手、接过吻,但穿着大红嫁衣的娇羞少女模样,还是让空宁怔了怔。

随后露出了笑容。

“娘子,我们成婚了。”

少女娇羞的点头,双手微微攥紧。

很快,婚房内的灯吹灭了。

冰凉的月华透过纸糊的窗户,落在了婚床之上。

屋子里,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痛呼。

“夫君~~”

随后响起的,是低低的喘息声。

两世为人、却还是第一次成婚的空宁,在这一夜,与心爱的女孩身心合一。

冰凉的月光,透过贴着大红喜字的窗户,落在了渐渐安静下来的婚床之上。

而外面的山兰县城,已经彻底的静了下来。

冰冷的月光下,一户户灯熄灭、被阴暗笼罩。空荡的街道上,只有打更人敲着更鼓,发出那有一声没一声、要死不活的声响。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白日里热闹非凡的槐树街,此时安静得连一道人影都见不到。

夜风中树叶窸窣作响的老槐树,在月光下撑起一道巨大的阴影,刚好笼罩了空宁家的小院。却唯有那贴满喜字的婚房,不在阴影之中。

冰凉的月光,无声无息的洒落在婚房之上。

朦朦胧胧中,空宁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娘子,穿着单薄的亵衣,白嫩美好的肌肤大片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正趴在他身边。

口水滴落在肚皮上时,有一种冰冰凉凉的感觉。

空宁忍不住笑了笑,睁开眼道:“娘子,怎么还不……”

后面的“睡”字,僵硬在了喉咙里。

睁开双眼的空宁,看到了无比惊悚的一幕。

冰冷的月光,透过纸糊的窗户,落在婚床之上。

而在他的小腹上,仅穿着单薄亵衣的娘子的确趴在那里。

然而触碰他肚皮的,却不是粉嫩的舌尖,而是娘子那纤长尖锐的指甲。

长得诡异的指甲,在月光下泛着冰冷的惨白,不断的在他的肚皮上划动。随着那尖锐指甲的划动,他肚子上的皮迅速的剖开、垂落两旁,显露出了里面蠕动的肠子、肝脏。

见到空宁醒来,穿着单薄亵衣的娘子有些娇羞的道:“哎呀……夫君,你怎么醒了呀?刚刚那么劳累,不应该好好休息吗?”

少女娇羞低语的同时,有一条漆黑诡异的物什从她身后伸了出来、对准了空宁那不断蠕动的肠子。

借着昏暗的月光,空宁清楚的看清了那黑色诡异物什的全貌。

那竟是……一条巨大的蝎尾?!

一节一节的黑色甲壳覆盖下,最尖端的巨大毒刺是诡异的血红。如今这足有婴儿头颅大小的巨大毒刺,就对准了空宁肚皮剖开后、露出的蠕动内脏。

随后在新郎惊恐无比的目光中,那巨大无比的毒刺恶狠狠的扎进了他的小腹之中。

无与伦比的剧痛,瞬间袭上了他的脑海,让他痛苦的昏死了过去。

最后那一刻听到的,是娘子那带着些许娇羞的低语。

“人家产卵……这么害羞的事情,你不准看嘛!”

意识,迅速的陷入了浑噩。

我被妖魔圈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