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也不离老本行

作为一门工科类专业学科,园林专业当然是高中理科生才能够报考的专业。但是,虽然它在美术专业方面的要求,不像针对报考美术院校的艺术考生那样严格,开设这门学科的不少院校,却也还是要面向报考学生进行美术加试的。

使用AutoCAD绘制各种数据一清二楚的施工图纸,这是所有园林专业的学生都必须得具备的基础技能。同时,除了这些线条规范、数据翔实的施工图以外,园林专业的学生还必须得绘制效果图以及设计图。

使用马克笔绘制完成的快题设计图,这是想要报考园林专业研究生的所有人都绝对绕不开的考试项目。而为了能够让学生具备,将自己的设计图纸以效果图的方式呈现出施工完成之后的最终效果的技能,园林专业的学生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可没少画画。

一开始先是铅笔素描,之后开始接触水粉,再之后是钢笔淡彩,园冶可不会忘记每一次跟随教授外出学习,不管是到了风景名胜还是现代公园,都必须得坐下来画上几幅画的痛苦。

当然并不是讨厌画画,而单纯只是讨厌拿上那么多的美术工具,园冶和她的同学们当初在北京街头,于大风扬起时,被手上拿着的巨大画板带得东倒西歪、踉踉跄跄,当真是再常见不过的景象。

我不会画图?我当初在学校里面画了四年的图,工作之后又画了那么多的图,搞了那么多的3D建模难道能是假的不成?管你是直接实际做图还是电脑绘图都根本难不倒我,区区几件木质家具的效果图,我难道还能画不出来?你看不起谁呢?

面对计无忧的询问,二话没说就在自己面前的全息屏幕上点开了绘图板,园冶手握手写笔,短短几分钟就在画面上勾勒出了一张惟妙惟肖的太师椅。

“清代太师椅与宋代太师椅不同,通常将靠背做成屏风式,镶嵌大理石、玉片或瓷片等作为装饰。这种椅子名头足够响亮,并且形制也较为常见,所以,你们刚才所说的那个梁家,想来应该有在自家的家具发售会上,出售过这种商品吧!”

“蔡叔,把我们那一次去参加梁家的发售会所收集来的材料全部都提供给园冶。”

在得知自家员工并没有因为运输船出现的意外事故而遭遇重大伤亡之后,就把慰问轻伤员这项工作暂且放到了一边,计无忧身为计家年轻一辈当中的一把手,当然不可能会在发展自身家族事业的过程当中,不为未来做出长远的打算以及安排。

排除掉半个月之后不能够如期发售的这一批盆景单品不算,计无忧的产品规划,其实已经延续到了好几个月之后。

完整、翔实而又可靠的生产以及销售方案,原材料进货渠道的确保,以及能工巧匠的工作安排,所有这些事情都需要她来做出最终的判断和决定。

因此,在亲眼看见园冶不过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就画出了一张惟妙惟肖的太师椅效果图之后,计无忧立刻就做出了决定,想要把宝,压在园冶的身上。

自己家的老员工是根本不可能不知道竞争对手家早就已经做过木质家具这个专题的,因此,蔡叔在方才园冶出声发问的时候,才会对这个他以为是个新员工的年轻人感到不满。

“梁家的那一场发售会又没有过去多久,这些有关于竞争对手的情报,身为我们这边的员工怎么能够不知道!这年轻人到底是怎么通过考核进入计家的啊?新上岗员工的前期培训都白搞了吗,这新人这么不专业的吗?”

本来就已经因为运输船遭遇事故的事情而急了个满头大汗、气急败坏,蔡叔面对着看似不知深浅、异想天开的园冶,态度当然不可能多么好。但是,在亲眼见过同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全息屏幕上的那一幅效果图之后,蔡叔原本的那些想法就全部都被推翻了。

全息屏幕的手写笔,操作起来和园冶生前所使用过的平板手写笔其实没多大不同,甚至于就连绘图软件,也不过是她上辈子曾经使用过的好几种软件的取长补短结合体。

因此,哪怕《古建再造》这个游戏里面根本就没有画图这样的项目,园冶的一系列操作,也并没有遇到什么大问题。

“我们上次从梁家那里收集来的资料是吧?好的,没问题,无忧,我立刻就给这位新员工发一份。”

看看面前的效果图,再看看计无忧面对园冶的态度,蔡叔眨眼间就反应了过来,这个在他看来非常陌生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走正常的招聘途径被招聘进来的普通员工,而应当是具备专项技能,因此才被特聘引进而来的人才。

“我先看看。假如我能够做到产品图纸与梁家完全不覆盖,那么,走木质家具这个方向应该就没问题。”

在当初玩哥特式以及古埃及建设分区的时候,园冶其实同样碰到过这种玩家之间的竞争。毕竟,哪怕只是玩个种菜的游戏,都有可能会被他人摸进来偷菜,那么,在玩家彼此之间可以联机的状况下,同一个建设分区的玩家会成为竞争对手,当然也不奇怪。

玩家之间是可以通过发起PK挑战的方式,来进行相互之间的竞争的。比如,自己修了一座卡纳克神庙,而对方修了一座阿布辛拜勒神庙,玩家双方在完全不知道对方底牌的状况下,自愿发起PK挑战。

而只要系统判断双方所拥有的底牌各不相同,那么PK挑战就算成立。

在有限的PK时间内,两个玩家所拥有的普通NPC,也就是星际时代的普通居民,能够相互串门,去往对手玩家的城市,奔向在他们看来,两者当中最为优秀的古建筑或者古园林建设成品。

如此一来,按照人气度以及消费额,被判定为胜利的那一方玩家,自然就能够在PK结束之后获得大量的声望以及金钱。

“当初搞这种同一建设分区之间的玩家竞争的时候,我们选中拿来作为PK底牌的那一张建筑物或者园林图纸,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双方之间的胜负了。享誉世界的园林或者建筑,相比起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当然会占据巨大的优势。只不过当然,图纸只是一个根基,建造工程所呈现出来的最终效果和质量,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玩家究竟谁胜谁负。”

一边翻看已经被发送到自己这边来的电子资料,一边在脑海中回顾了一番游戏当中的赛制,园冶知道,毁掉运输船的这个梁家,明摆着在游戏当中就属于是同一建设分区的另外一个玩家了。

“我们当初也不过就只是在发售小型单品的时候发起低等级的PK赛,随后看看哪一方出售的商品更加受欢迎,营业额更高而已。结果现在可倒好,游戏活了过来,竞争对手的做法也更加极端了。”

上辈子在不具有对手玩家所拥有的那张图纸的情况下,还会借助着PK赛,去好好看看对手玩家修建出来的建筑或者园林,饱饱眼福,园冶却知道,现如今计家和梁家之间的竞争,可不像当初她玩游戏的时候那么的平和、没有火药味。

毕竟,毁掉人家运输船,彻底断掉人家基础材料的这种事情都干出来了,其他更加五花八门的手段,难道还会少吗?

同一时间,华夏星梁家,梁家的现任家主,已经从自己刚刚从外面赶回来的儿子口中,准确得知了计家的运输船被毁掉的事情。

“很好。没有了这一批石料,我倒要看看半个月之后的盆景单品出售会,计无忧那个丫头拿什么东西出来面对顾客。”

“对了,老爸,我刚刚还从计家那边打探到了另外一个消息。”

头上顶着的一头短毛被挑染出了些乱七八糟的颜色,开口说话的这个年轻人从体格上来看,比较像是一个武术运动员。

身上穿着一件带拉链的皮衣,敞开的衣襟里面是一件很普通的黑色跨栏背心,这个年轻人要是登着一双高帮靴,踩着摩托车出现在园冶面前,那么她一定会感觉他和引擎轰鸣的摩托车特别搭调。

“什么消息?”三七分的一头短发已经两鬓斑白,额头上三条深深的抬头纹的梁家主,瞥了眼自己年长计无忧几岁的儿子,很是有些不满意,却又无可奈何地让自己黯淡的目光,从儿子的那头头发上掠过。

“计家姐弟俩前几天不是到三不管的黑市上去了吗?他们过去竞拍的那一本古籍,我们这边早就已经打探到消息,其内容的完整和充实程度根本就比不上我们家所拥有的文献,所以当初我们这边根本就没有理会。”

“但是,除了那本我们根本就不想要的破书以外,计无忧还从那颗破烂星球上面带回来了别的什么东西。据说是个年轻人。”

死也不离老本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