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她渡劫失败后

到了城外,苏月借着有事就逐渐脱离了他们的队伍。

绮梦见她真是挺着急的,也没说什么,千恩万谢的塞给她了一颗下品灵石,“这灵石你拿着,我这也没有多的,还望姑娘不嫌弃。”

苏月直接就推却了,“说了不要灵石的,就是帮把手的事,你不用在意。好了,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话落,转身就走。

待离得那些人远了,苏月才寻了一个方向跑了进去。

周围神识覆盖的众家佣兵奇怪了一下,就见她跑进了离渊森林,而且她跑得那个方向还是最危险的一个。

众家意外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不约而同的笑了一声,“又是个不怕死的。”

随即,这周围又恢复了寂静。

这厢绮梦刚把货物给卸了,推着车正往回走,人就被拦住了,“见过这个人吗?”

来人是位红衣女子,身后站着两个男人,三人一身的气势凛然,一看就是天赋修士。

绮梦抬眼往那张画像上看了一眼,隐约的觉得有些眼熟:这不是刚才的那位姑娘吗?

心中这般想着,但绮梦仍是摇了摇头,“没见过。”

苏虹锐利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你可看清楚了,她刚刚就是从这条路上过的。”

浓厚的威压毫无顾忌的扑向绮梦,吓得她差点跪到地上,“仙子赎罪,我确实没有见过这位姑娘,还望仙子赎罪。”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苏虹十分的厌烦,“滚。”

“多谢仙子,多谢仙子。”

眼见着绮梦颤颤巍巍的推着独轮车远去了,苏虹才转首看着身后的两人道:

“还是没有发现,这里是距离离渊森林最近的地方了。”

苏毅望着手中的阵盘,这是一只特殊的阵盘,各大世家专门用来寻找血脉亲人的东西。

只要是把与寻找之人有血缘关系的线香插进这阵盘的阵心,就可以根据线香的血线找到那人。

这次三人负责捉拿逃跑的苏月,苏虹主要是负责动手的人;

而他则是负责布阵的人,身旁这位黑柳先生是为了避免意外负责启动血契的。

早在苏家答应把苏月送人后,黑老道就在成亲的当晚与苏月结成了血契。

要说,当他发现苏月有异常的时候,就可以发动血契直接控制住她。

可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苏月一直没有被控制住,反而被她逃出了这么远的地方,于她一个凡人来说已经是很不可思议了。

如今他们三人追到这个地方仍是没有什么发现,这就有些意思了。

“你们说,她不会是逃到离渊森林了吧?”

这话说的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苏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再没有他们这些苏家子弟清楚了。

出生半年,父失,母死;

三岁测灵,无灵无根,废物一个;

荒院独居九年,去年三月放出;

在此期间没读过书习过字,更遑论是修炼功法了,简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现在耍的他们团团转,真是该死啊!

苏虹与苏毅一样气愤,不过她比苏毅更多了些仇恨。

说起来,她与苏月是同父异母的亲姊妹,苏月这些年来遭受的一切要说没有她们母女的手笔,那是谁都不会信的。

原还以为是手中的笼中雀,不想竟然扎手的很。

“不管她跑到哪里去,我都一定会把她给抓回来,不死我也要她脱层皮。”

闻言,苏毅眼皮子闪了闪,心里清楚苏月这回是真的难逃一死了。

随即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黑柳,“黑柳先生咱们现在怎么办?继续追吗?”

黑柳是苏城有名的癞头修士黑老道的门人,这此苏月意外逃脱,他正是负责追捕的主要责任人。

“不管如何,这苏月都是打了我家主人的脸。人,我是一定要带回去的,至于她是死是活,并不重要,只要我们能找到她就行。”

“行,有了先生这话,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于是一行三人,又回到城里,在城里大肆采购了一番,这才毅然决然的踏进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离渊森林。

三人一路上碰到了许多的佣兵,几乎每一个路过的佣兵在经过三人时,都会用一种看傻子般的神情看着他们三人。

可谓是压力巨大。

“五哥,看他们的样子,咱们这回是不是莽撞了?”

苏毅一手拿着阵盘,一手拿着剑,双目锐利的观察着四周,“莽撞不莽撞的,咱们都得进。

现在还是外围,以咱们三个的实力硬闯还不是问题,危险的是内围。”

“你的意思是说,苏月很有可能会跑到内围去!她有这个命吗?”

老祖她渡劫失败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