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她渡劫失败后

“喂,听说了吗?九幽的紫霞仙子在渡劫的时候魂飞魄散了!”

“啊,真的假的?你别是骗人的吧!”

“嗐,谁会为这样的事骗人,是真的九幽已经出讣告了,我来的路上已经看到有仙门百家的人往九幽的方向去了,遮天蔽日的,一看就是去奔丧的。”

“那这可真是可惜了,紫霞仙子可是为数不多的慈悲心肠,我祖上还得过她老人家的恩惠呢。”

“是啊,咱们紫云大陆上的修士哪个没有被紫霞仙子救过,就说当年风过崖那一战紫霞仙子就救了多少人的性命。”

“不错,据说紫霞仙子还是紫云大陆近万年以来最有可能飞升的修士,这一遭魂飞魄散真真是可惜了。”

“谁说不是,九幽这一下损失这么一位老祖,身家地位可就变幻莫测了。”

“嘿,这位仁兄说的是那百年一变的百家榜吧!今年刚好是百年大比之年,九幽这回是真的悬了。”

“不是吧,不是说九幽还有一位天才一般的人物吗?那人还是紫霞仙子的师兄、还是师弟来着?”

“是师兄,道号云上,不过这位听说也是要渡劫了的,也不知出了紫霞仙子这件事后,九幽的人还会不会让这位云上师祖渡劫了。”

“这谁知道呢,那位一直神神秘秘的,九幽的人不说咱们也不知道,不像紫霞仙子关注的人多,九幽的人想瞒也瞒不住。”

···

大堂里修士们讨论的热火朝天,完全没有发现在静僻的角落里坐着一个衣着简陋的女孩。

女孩年纪不大,看着有十一二岁的样子,身上一身的素服在鱼龙混在的客栈里毫不起眼。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也没有受到店小二的怠慢,“请问客官需要点什么?”

“一壶清茶。”

女孩的声音清越入耳,乍一听如同淙淙的泉水一般令人耳目一新,如此这般店小二更加不敢轻视,“客官稍等。”

随后就上了一壶上好的清茶,苏月抬手缓缓注入一杯,闻着茶香心忽的就定了。

听着耳边嘈杂的声音,她那颗慌乱茫然无措的心咻咻呼呼的落了下来。

她是真的又活了。

为什么说是‘又’呢?

这得从几天前说起,当日的九幽霞光万丈,所有人都以为她要成功的渡劫飞升了。

可是只有她知道,就在那最后一道雷劫落下的时候,她一直仰慕的心悦的大师兄,清冷冷的在她耳边说了一个名字:崔娅。

那是他未婚妻的名字,早在多年前就香消玉殒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早就消失在她生命中的名字猛然间唤回了她心中的噩梦,导致她最后一道雷劫失败,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就在她消失的最后那一刹,她看到了师兄眼里的快意。

那一眼让她本就溃散的元神汲泠泠地一颤,原来他等这一刻竟等了这许久!

苏月缓手摸上温暖的茶杯,也只有这滚烫的热意才能驱走她心底的冷意。

师兄怎么会不想她死呢?

苏月遥想当初刚刚得知崔娅去世的师兄,也许就在那时候师兄就已经恨不得她死了。

也是啊,如果不是为了给她寻找救命的良药,崔娅又如何会接了师父的命令去到那九死一生的魔门毒窟呢。

当年万丈崖一战,她身受剧毒,只有魔门毒窟的可烟草能够解毒。

师父心疼她,就让师兄领命带着门下的弟子去给她找解药。

当时师兄正在修炼的紧要阶段,自然是不适合带队前去。

于是在所有人意料之中的,身为师兄未婚妻的崔娅主动请命前往魔门毒窟,师父想了一下也就允了。

本就是九死一生的结果,最后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崔娅一去不回,只让小弟子带回了那一株珍惜的可烟草,随后就消失在了时间的浮尘中。

而她自那以后,不仅剧毒全解,还因祸得福修为一日千里,不久以后就超越了自己的师兄,在紫云大陆闯下了偌大的名头。

因着心中愧疚,本是修炼无情道的她,每每遇上如同崔娅般的弱女子时,总会忍不住的帮上一帮。

然也因此她总是能从师兄眼中看到不屑的讥笑,每每令她心痛不已。

她是知道自己欠他一条命的,所以在这次渡劫的时候生生一人承担了两份的雷劫,想要以此偿还他的恩情。

如今,自己渡劫失败,也不知他现下又是何情状!

九幽思过崖崖顶,灰白的天地间立着一个身形破败的人。

正是渡劫失败,在最后关头捡回一条命的云上。

云上已近千岁,在他漫长的修士生命里,这里是他常来的地方。

每次望着那云端瓷白的云,他都会想起崔娅那瓷白的脸庞。

每日的魂牵梦萦如同毒素一般缠绕着他,令他久久不能呼吸。

此次的渡劫是他一手促成的,紫霞的失败也是他亲手种下的。

可现在,为何心中没有一点的痛快呢?

师父罚他在思过崖思过,可他心中哪有一点的悔过之意呢?

亲眼看着紫霞在他面前魂飞魄散、身死道消,他的心中在一刹那的愉悦后竟然是无尽的孤寂······

“云上,你可知错。”

一道旷古悠远的声音自天边传来,惊醒了沉迷破败混沌中的人。

“师父?”

“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你本大道已成,何故纠缠于往事之中,如今自散功力于此,不过是痴念作祟,下山去吧——”

旷古悠远的声音飘散在团团积云之上。

“师父?”

我如今还能走去哪儿呢?

苏月不知云上之愁,她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须马上离开。

血脉之中滚烫的热意提醒着她,已经有人识破她的计谋找过来了。

放下身上唯一的一颗灵石,苏月在众人热闹的气氛中飘然远去。

白邑城是紧邻苏城的一座中等城市,城中修士众多,其中不乏来此历练探宝的各家佣兵。

苏月进城时就是躲在一家佣兵的队尾混进来的。

如今想要出城自是仍需有人作掩护。

老祖她渡劫失败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