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1995

白奎因确实得到了金手指,是在瞥见保罗海曼半秃的头顶时得到的。

并不是什么“系统”亦或是“随身老爷爷”,严格的说来,他的金手指本就是他自己的东西——他自己的记忆。

白奎因觉得,称之为“记忆碎片”更为合适。

这次出现在他脑中的,不再是意味不明的卡通企鹅或者奇怪新奇的词汇,而是一整段原本就属于他的记忆!

“记忆碎片”的内容,以他本人的视角展开。

没有时间,也不知道地点,他坐在一间温馨整洁的客厅里,拿着小巧的遥控器,对着电视机换台,也许在寻找感兴趣的节目。

以1995年的技术水平,那是一台可以号称“巨屏”的电视,其厚度最多只有五英寸,尺寸绝对超过60英寸,被轻巧地挂在墙上。

也许对于生活在1995年的其他人来说,那电视是只应该出现在科幻电影里的高科技。

但是在白奎因看来,却是普普通通,心中毫无波澜,好像电视机本就该如此。

他更在乎的是电视中播放的内容。

屏幕里一会播报一段新闻,一会变成了访谈栏目,没说几句又换成了武侠剧,对阵双方刚拉开阵势,画面里又开始打鬼子了。

换得太过频繁了,没有在哪个台停留15秒以上,尽管白奎因仔细观看,依然没能从零碎的信息流中获得多少有用的内容。

画面再次切换,台标显示是五星体育台。

场景中,两个人并排站在擂台上,其中那个矮一些的,被白奎因一眼认出,正是保罗海曼!

屏幕上的保罗海曼,比豪车里的家伙要老了许多,更胖了一些,刮去了下巴上稀疏的胡子,剪掉了辫子,半秃的脑袋已经全秃,变得光可鉴人。

保罗海曼看起来比现在老了十多岁,甚至有可能老了二十岁,不过依然健谈,握着麦克风激情洋溢地向着满场观众喊话。

“你们都是认识我的,保罗·海曼,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最让我荣幸的是,能够成为我身旁这位猛兽的经纪人……”

镜头微微调转,给了保罗海曼旁边的男人一个特写。

那人壮硕的身材,一看就知道是个摔角手,年纪应该在三十左右,如果那是十年后的保罗海曼,这个摔角手的年纪应该和白奎因相仿。

白奎因仔细辨认,此人并不是他记忆里存在的摔角手,作为摔角爱好者和从业人员,所有知名的或者小有名气的摔角手,都在原本的奎因·白的记忆中保留了一席之地。

那个壮汉的身高与白奎因差不多,两米左右,不过身材更为壮硕,金色短发,薄嘴唇,一脸横肉,典型的坏蛋保镖模板,被保罗海曼称为“猛兽”的时候微微挑起下巴,用挑衅的眼神看向四周,明显在扮演反派角色。

“让我郑重的向大家推出……”屏幕里的保罗海曼故意拖长了音调,“猛兽!布洛克·莱斯纳!”

壮汉应景般踏起灵活的拳击步伐,抖动全身的肌肉,显得自己既强壮又灵敏。

听到了名字,白奎因可以确定那人此时还是寂寂无名的。

保罗海曼继续说道:“……终结了送葬者在‘摔跤狂热大赛’连胜纪录的男人,送葬者21年的连胜,在上周,由我的布洛克·莱斯纳击破了!”

这时白奎因注意到布洛克·莱斯纳的无袖T恤上写了几行大字:“Eat!Sleep!Break the Streak!”(吃!睡!打破纪录!)

话到此处,布洛克·莱斯纳张开大嘴傻笑起来,只是他的一只眼睛还满是乌青,连睁开都困难,可见是经历了一番苦战才击败了送葬者。

场下一片嘘声,记忆片段也到此为止。

虽然记忆碎片的时间很短,只有三分钟,但是给予的信息量却大得惊人,仔细深挖的话,一定能从其中找出来至未来的有用信息。

三分多钟的内容,在白奎因跌出豪车的一瞬间灌入他的脑海。

等他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阅读完全部内容,开始回味,试图从中找出有用的信息。

兰迪匆忙下车,弯下身来准备扶起他。

白奎因略显遗憾地在心中想着,“要是能再看一遍就好了,我好像忽略了一些细节。”

心有所想,记忆碎片立即“重播”了一遍,仅仅在兰迪扶起他的几秒内便播完了,并不影响白奎因的身体行动。

站起来的白奎因感到有些头晕眼花,不过他依旧强忍着不适又看了一遍“重播”。

第三遍播完,白奎因的脑袋忽然变得很沉重,脚下也没了力气,要不是兰迪还扶着,他可能又要摔倒了。

这下白奎因知道厉害了,“记忆碎片”虽然能够“重播”,但并不是毫无代价的,每次都要抽走自己大量的体力。

这一块“记忆碎片”提供的内容太少,对他找到自己本来的身份并无帮助,电视节目中大多是一些他不认识的演员,表演着无聊的电视剧。

一闪而过的新闻里提到去年华国的钢产量占全球的一半,白奎因很欣慰,但对他来说却没什么用。

访谈节目提到一个姓马的企业家,说他旗下的企业即将在纳斯达克上市,有可能会使他成为华国首富。

这条消息目前对白奎因也没有帮助,他总不能现在就跑去华国抱大腿吧,等他混出头的时候,不知道未来的马首富已经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不过白奎因隐隐有所感觉,正是他见到了半秃的保罗海曼,才会激活他这段记忆,也许未来还会有其他的“记忆碎片”被激活。

虽然不能立即帮他找回自己身份,不过他依然可以通过分析这段记忆,获得许多来自未来的信息。

掌握这些信息,他便会比别人看得更远,也更容易取得成功。

财富,权力,名望,这些人们为之奋斗的东西,他白奎因将会比其他人更容易获得!

果然还是给我留了“金手指”啊!

兰迪将他扶到停车场旁边的台阶坐下,关切的询问他的身体状况。

平静下来的白奎因安慰师父,让他不要为自己担心,只是比赛后过于疲劳,体力不支罢了,休息一下就好。

见白奎因没什么大碍,兰迪赶紧将话题转向保罗海曼提供的签约条件。

既然得到了“金手指”,白奎因是没道理不用的,更何况现在是关系到他未来五年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他急忙参照“记忆碎片”的内容,看看是否应该接纳保罗海曼的招揽。

首先,他注意到保罗海曼和“布洛克·莱斯纳”所在的擂台四角以及电视屏幕的下角都印有“WW”字样的标记。

目前没有哪一家摔角联盟的标记是“WW”,不过标记中的两个“W”是上下叠放的,与WWF联盟的商标类似。

难道说,在未来,保罗海曼没有待在他一手遮天的ECW,而是去了这家新成立的“WW”联盟?

白奎因甚至大胆猜测,也许未来WWF吞并了ECW成立了新的联盟,就叫“WW”,这样也能够解释该联盟的商标为什么有WWF的“血统”。

而且保罗海曼声称保持了二十一年摔跤狂热不败纪录的人,最终被布洛克·莱斯纳打败的摔角手叫送葬者。

白奎因认识送葬者,他确实是WWF的顶尖选手,大概是90或者91年加入WWF,而且“摔角狂热”确实也是WWF每年最为重要的电视收费比赛。

就算送葬者从91年的摔跤狂热就开始连胜,21年后应该是2012年。

由此推断,大约在2012年,保罗海曼将会以选手经纪人的身份加入WWF主导的摔角联盟,当一个小小的选手经纪人,以丑角的形象上台,为反派角色吹捧。

现在的保罗海曼是ECW的经理,ECW的大老板给了他充分的权力,可以说是一言九鼎。

白奎因觉得,只要是还有选择,任何人是不会放着ECW的经理不干,去WWF当个经纪人!

汉语十级的白奎因立马想到一句谚语: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也就是说,保罗海曼一定是在ECW干不下去了,才会转投WWF。

要么是ECW完蛋了,不管是被收购了还是倒闭,反正办不下去了。

如果是做为职业经理人的保罗海曼被ECW的后台老板赶走了。

白奎因想起一句话:一朝天子一朝臣。

他在ECW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除了保底的收入外,想要上电视直播或者收费节目都难上加难。

他不知道保罗海曼倒台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也许十年以后?

到那时如果他已经成名,ECW或者保罗海曼倒了并不会对他有多大影响。

但是万一是在他五年合同期之内出事,甚至是在他入行最关键的头一年,他白奎因又该怎么办?

以目前几家联盟的竞争态势来说,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ECW被WWF收购了。

这段记忆碎片给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所以是否该接受保罗海曼的招揽?

在他心里已经给ECW贴上了败犬的标志,又怎会心甘情愿地加入呢。

如果不签约ECW,那么比ECW更好的去处就只剩下WCW和WWF了。

他既然“预见”了未来,自然应该是胜者WWF工作。

可是他白奎因又该如何进入WWF联盟呢?

职业摔角圈和职业橄榄球圈是不一样的,并不存在类似“职业球探”这一环节,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联盟的老板或者职业经理人这类掌握实权的人物亲自负责人才的挖掘。

比如保罗海曼,便是以ECW的经理的身份四处招贤纳士。

他们不仅精力有限,而且他们从运营成本的角度考虑,一般也不愿意给新人机会,宁愿使用有一定经验和名气的选手,独立摔角联盟就是他们最喜欢的“人才库”。

或许是保罗海曼急于招募新人,为新跳槽ECW的“乌鸦雷文”组建小团体,或许是白奎因的综合素质确实不错,觉得人才难得,保罗海曼才会向仅仅一场比赛经验的白奎因发出加盟邀请,而且一上来就给了B-list的待遇。

兰迪就根本没考虑过拒绝保罗海曼,理性的分析现在的情况,对白奎因最有利的选择便是接受保罗海曼的招揽,加入ECW。

在兰迪看来,下车和白奎因商量一下,只是为了方便找个借口将白奎因的待遇再提高一些。

“什么?不去ECW?”

当徒弟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兰迪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

“不对劲!你不对劲!QB,是不是刚才比赛的时候伤到了脑子!”

白奎因听兰迪这么一说,吓得一激灵,发现兰迪并没有点破自己穿越者的身份,才放下心来劝说急躁的师父。

“我只是还想再尝试一下其他机会,比如WWF,保罗海曼的五年合同期限太长了,要是我在这期间成了大明星,一场比赛1500的待遇可就太低了!”

白奎因没有办法,只能用这个理由来搪塞兰迪。

真实的想法他是不能说的,必须藏在他内心中:

作为一个怀揣着“金手指”的穿越者,可以拨开迷雾看见未来的人,怎么能为了区区每年不到十万美元的薪酬把自己捆上五年呢!

也许几分钟前,坐在豪车里的白奎因会答应保罗海曼的条件,但是现在的白奎因不会了,他变得无比自信。

下定决心的白奎因立即又找出新的理由来说服师父:“保罗海曼不像他表现得那么平易近人……

他刚才还想挖坑占我们的便宜,如果不是沃森先生提醒,我参加电视直播节目的报酬就仅仅是一千五百刀!

他就是利用我们急于出道的心态,将来还不知道会在其他什么地方坑我们呢。

综合下来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想办法去WWF。”

经过白奎因的胡乱分析,兰迪也动摇了,态度也不像一开始那么坚定了。

……

就在师徒两人为是否加入ECW争吵之时,体育馆内的另一个休息室刚结束了另一场争吵。

休息室门被猛然推开,一个短发圆脸的中年人大步走了出来,撇了一眼站在休息室门口抽烟的黑发女人,扭头迅速离去。

身材高大的女人赶紧钻入休息室,反手锁上门,看着长椅上的男人,眼中满是柔情。

坐在长椅上的,正是刚刚输掉比赛的保罗·莱维斯克。

他刚刚和自己的“伯乐”,人称“DDP”的达拉斯·佩奇,发生了一些言语争执。

“保罗,我们还告他们吗?”女人询问。

保罗·莱维斯克放下手上的毛巾,答道:“恰伊娜,DDP(戴蒙·达拉斯·佩奇的缩写)说得对。

我们告不赢NWA,也告不赢那小子。

关于比赛结果的约定,是在比赛合同之外的口头约定,我们没证据。

而且如果他们反告我歧视,还可能让我丢了WWF的工作……”

被称作恰伊娜的女人急道:“可是我们还可以找记……”

保罗·莱维斯克猛地站起来,捂住女人的嘴,打断她的话,“一切到此为止,他们赔给我了1000刀,他们让我拿钱闭嘴,他们要维护圈内的团结,把矛盾公开给记者,会让我无法在这个圈子待下去的,DDP来,就是提醒我这些的,让我不要冲动。”

恰伊娜的力气也很大,手臂甚至比一般的男人都要粗壮,她一把将捂住自己的大手拉开,说道:“DDP怎么能这样!‘钻石切割’也是他的终结技啊,他就不生气?还帮着NWA那些外人向你施压。”

保罗答道:“无所谓了,反正我也不打算再用‘钻石切割’了,我现在是WWF的选手,本就不适合继续使用‘钻石切割’,会提醒观众‘钻石切割’的发明者DDP还在WCW呢。”

两人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女人熟悉保罗的脾气,他会发火,但会很快冷静下来权衡利弊,然后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道路。

听他说要放弃从DDP那里学来的“钻石切割”,便关心起男人新的终结技了。

保罗回答:“新的终结技我已经想好了,就是之前给你展示过的那个面部攻击技,我已经给它想好了名字,Pedigree,名门攻击!”

恰伊娜一想起那个招式,脸上立即挂上了坏笑,用手点着男人健壮的胸肌,说道:“我的让·保罗·莱维斯克爵士,请对我使用名门攻击……”

保罗同样笑着使出了名门攻击,但因为裤带的滑落,仅仅用了前半招……

休息室中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