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1995

半小时后,奎因独自一人待在选手休息室中,对着镜子发呆。

落地镜中的男人让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相信,一切就这么发生了,他宁愿这是一场梦。

闭上眼,再睁开,梦依旧没醒来,镜中人依然在。

身高六英尺六寸(1.98米),体重253磅(230斤),肌肉健硕,标准的健身壮汉。

鼻梁高挺,浓眉大眼,头上是薄薄一层黑色微卷的短发。

一句话忽然跳入他的脑海:“帅不帅,看寸头!”。

帅是自然帅的,这张年轻的脸庞他自己都觉得帅。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他连自己原本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却能够理解忽然蹦入意识里的奇怪念头。

比如这句“帅不帅,看寸头!”。

还比如“穿越”……

根据这具身体原主“奎因·白”的记忆,现在是1995年8月11日,他正身处美国的纽约。

“我这算是魂穿吧?”奎因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似乎还是只过来了个残魂……”

“我有没有金手指?”奎因对着镜中的自己询问。

金手指,又一个不经允许跳入他意识的词汇。

没人回答。

“喂!系统!系统在不在啊?”奎因自言自语。

依旧没“东西”搭理他。

没用的知识又增加了一点点,原来“系统”并不仅仅指代微软公司还没正式售卖,但广告已经铺得到处都是的“Windows 95”操作系统,还有另一种来自未来东方的奇怪解读方式。

“没有前世记忆,没有金手指,也没有系统!我这开局算是困难模式了吧?”

奎因觉得自己也许是众多穿越客中最失败的一个了。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磨合”,原主的语言能力逐渐恢复了。

刚才在擂台上,裁判想要终止比赛,他试图劝阻,却没能力用英语来表达,最后他急中生智喊出了他最熟悉的英文单词“NO”。

仅靠着“YES”和“NO”两个单词,以及丰富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加上播报员的“阴谋论”助攻,他成功的“控制”了观众的情绪,胁迫裁判作出了有利于他的判罚。

也许,帅,真的能够为所欲为!

“咳!咳!I’m Quinn·Bai……咳咳……from east Harlem……”

奎因对着镜中的自己说话,尝试梳理原主给自己留下了什么,似乎自己天生具备表演天赋,那就先演好“奎因”吧。

首先是“奎因·白”这个名号,和一具19岁的健壮体魄。

学历是高中毕业,独自住东哈林区的公屋。

公屋是早年母亲申请下来的,租金便宜,但是周围的环境就只能呵呵了。

纽约人都知道,东哈林是整个曼哈顿岛治安最差的地方,充斥着毒品、帮派和枪支。

在原主留下的记忆中父亲的形象是极为模糊的。

华裔混血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家,音讯全无,他是被意大利裔的母亲一个人拉扯长大的。

奎因的母亲在餐厅当服务员,本职工作之外,还兼职帮曼哈顿上城的一家有钱人做家政钟点工。

即便每天为生活忙碌,她对奎因也没有疏于管束,一直在想办法避免奎因受到东哈林区的环境影响而滑向堕落的街头,甚至为此不惜缴纳高额的学费将奎因送入道尔顿私立高中。

不找男朋友,不再婚,一心努力培养儿子,这样的单亲母亲在美国是不多见的,然而奎因的完美母亲却在他高中毕业之前病逝了。

至此,“新的奎因”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在擂台发怒,不顾后果地将保罗·莱维斯克打晕。

并不仅仅因为保罗言语侮辱了他的意大利裔身份,更多的是因为保罗同时辱及了他的母亲,刺激了原主残存的意识。

最终,怒火爆发了,一个飞肩冲终结了比赛。

也是因为母亲的病逝,这个家庭原本勉力维持的生活开始下行。

在母亲生病之前,虽然家庭并不富裕,母子二人却依然有一线希望。

奎因的成绩一般,但他的运动能力突出,在道尔顿高中担任橄榄球校队的四分卫,十一年级时便获得了大纽约地区高中橄榄球联赛的MVP。

只要他能够继续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到高中毕业,一定会被大学名校的球探看重,领着全额奖学金去大学打四年球,再拿着亮闪闪的名校文凭找个好工作。

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临近毕业的十二年级,奎因的母亲病倒了。

为了照顾母亲,他奔波于学校和医院,耽误了球队的训练,在几次重要的比赛中发挥失常,失误频频。

糟糕的赛场表现自然无法获得球探的青睐,令他错失了凭借橄榄球特长获得全额奖学金的机会。

最终,母亲还是在奎因毕业前病逝了。

奎因已经年满十八,不再处于纽约州儿童福利与社会服务局的管辖范围。

母亲在世的时候,很少和新泽西州的娘家亲戚来往,因而也没有亲戚出面照顾他,于是他必须要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

事到如今,申请大学对奎因来成了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且不说他一个人难以负担高昂的学费贷款,光是养活自己就是一个大难题。

在东哈林区,如果一个高中毕业的年轻人需要挣钱,一般只有两条路。

一条路是套上工作服,去工地或者工厂,挣10块钱的时薪。

即便这样的工作也需要熟人的介绍和担保。

奎因身家清白,没有犯罪记录,也许能找到愿意帮他担保的人。

另一条路便是加入帮派,奎因高大强壮的体格正是帮派头目喜欢的保镖形象,也许因此发家致富也说不定。

幸好除了那两条路外,奎因还有一条路!

那便是摔角!

五年前,奎因家隔壁的公屋搬来了一个新邻居。

四十多岁,金色长发,满身纹身,面露凶相,那便是兰迪·罗宾森。

一个退役的摔角明星,前NWA摔角联盟冠军,酗酒,投资失败,打输了离婚官司净身出户,便宜且交通方便的公屋成了兰迪新的居所。

兰迪一开始被奎因的母亲当做帮派分子防范,但是后来两家熟识后,发现看起来凶恶的兰迪,除了喜欢多喝两杯之外,实际上是个不错的家伙。

当时九年级的奎因,个子虽然挺高,但是体型偏瘦,穿着便宜的旧衣服转学到道尔顿高中,和新学校的富家子弟格格不入,因而在学校总是被混混学生欺负。

他们会拿他四分之一的华裔血统开玩笑,说什么“脏膝盖”、“眯眯眼”,一旦引发冲突,大多是奎因一个人被围殴。

学校的橄榄球教练嫌弃他不够强壮,只给了他一个替补边锋的板凳位置。

兰迪和奎因一家熟悉后,在倔强的小奎因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发现奎因对健身感兴趣,便开始指导奎因健身。

强壮的身体不仅能喝阻一些无聊的家伙,还能帮奎因成为球队主力。

作为摔角手,即便已经退役,每天健身已经刻入兰迪的基因里,让他没想到的是,奎因自从开始跟他学习健身之后,也能每天锻炼,坚持不怠。

一个乐于教,一个愿意学,三年下来,奎因渐渐变成了一个强壮的小伙子,终于在十一年级时当上了校队的首发四分卫,成为道尔顿中学的风云人物。

另一方面,受到兰迪的影响,奎因对摔角也产生了兴趣,健身之余经常缠着兰迪学习一些摔角技巧。

那时候,摔角对奎因还只是娱乐,橄榄球才是他向上攀登的阶梯,是能够让他离开贫困的东哈林区的钥匙。

错过了大学的奎因,正在犹豫是去打工还是混帮派,兰迪及时向他指出了一条新的道路——成为摔角手。

于是奎因正式拜兰迪为师,开始系统地学习摔角,以成为职业摔角手为奋斗目标。

经历了一年的刻苦训练,19岁的奎因第一次以职业摔角手的身份参加正式比赛,为了纪念自己的橄榄球生涯,曾经担任进攻组四分卫的奎因·白,给自己起了个艺名“四分卫奎因”。

可惜,保罗·莱维斯克的一记“钻石切割”,将努力奋斗的“四分卫奎因”摔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忘记了自己名字,来自二十多年后,迷茫的华国青年的灵魂。

此时,这个“迷路的羔羊”依旧在对着镜子端详自己新获得的躯壳。

“啧啧……三国混血,真是一副好皮囊……”

奎因从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父亲那里,仅仅继承一个姓氏:“白”。

这个典型的华国姓氏来自他的爷爷,一个四十多年前那场大战之后来到美国闯荡的华国人,娶了一个德裔姑娘,生下奎因的父亲。

奎因的父亲又娶了个意大利裔姑娘,生下了个男孩,取名叫“奎因·白”。

三国混血的奎因保留了华人爷爷的黑发黑瞳,皮肤却比爷爷更白一些,浓眉大眼相貌英俊,只是鼻子有些偏大,且略带弯钩,这是他对这具身体唯一不满的小细节。

“窃据者”对着镜中的自己说道:“奎因·白……奎因·白……好拗口!还是白奎因顺耳一些……好吧,现在开始你就叫白奎因吧!”

话音刚落,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白奎因慌张地随手抓起一件衣服遮掩赤裸的身体,扭头一看,进来的不是外人,正是自己的恩师兰迪·罗宾森。

兰迪一改几分钟前从休息室离开时的满脸愁容,关上门后就笑盈盈地说道:“奎因,有一个好消息!吉姆出面帮我们摆平了保罗·莱维斯克,他和他的经纪人不会再找我们麻烦了!”

“吉姆?哪个吉姆?”白奎因不假思索地提出了问题,原主留下的记忆中叫吉姆的人很多,比如吉姆·罗斯,现在正在播报后续的比赛。

兰迪答道:“吉姆·科内特啊!当年在NWA的时候,他是我的经纪人……不过老吉姆最近的日子可不算好,他的烟山摔角快撑不下去了,艾尔·斯诺那个混蛋不久前跳槽去了WWF……”

在白奎因的记忆中,吉姆·科内特算是兰迪在摔角圈内的好友之一。

几年前吉姆牵头成立了一个叫“烟山摔角”的联盟,只不过由于经营不善,目前已经到了倒闭的边缘,否则他完全可以签约“烟山摔角”出道。

至于艾尔·斯诺,则是烟山摔角的头牌,吉姆的合伙人之一,此时跳槽去WWF了,看来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快穿上衣服,有大人物要见你,有大联盟想要签你!我的眼光果然没错,你的才华是遮掩不住的,我们就要飞黄腾达了,我距离创办自己的摔角学校更进一步了……

快穿上衣服跟我走……

你最后那段表演棒极了,yes,no,简洁有力,你是怎么想到的,你看观众的反应,他们爱死你了……”

兰迪开始絮叨起来,催促白奎因赶紧收拾好出门。

为了今天的比赛,兰迪已经四十八小时以上没喝酒了,此时只有酒精才能安抚他躁动的情绪。

兰迪也算是把自己的职业前途赌在白奎因身上了,他自己的身体情况是无法返回赛场的,但是他又非常热爱摔角,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把白奎因捧出名,既能赚些钱,又可以凭借知名摔角手的教练的名头,开办他自己的摔角手培训学校。

白奎因也在心中暗喜:大人物,大联盟,大公司!

老天还是眷顾我的,开局虽然有点难,但是幸运值还是挺高的。

“是哪个大人物?”

“ECW(极限冠军联赛)的总经理保罗·海曼!我就知道你能行的!保罗·海曼看上你了,小QB!”

QB,奎因·白的昵称,在他成为道尔顿中学的四分卫(Quarter Back,代号QB)之后,认识他的人都习惯这么称呼他,似乎他注定就是干四分卫的。

而此时跳入白奎因脑海的,却是一个带着红围巾,抱着一堆金币露出猥琐微笑的卡通企鹅形象。

这个来自后世的毫无意义的图像,很快就被将要和大公司签约的兴奋感所代替。

白奎因清楚ECW代表着什么,那是硬核派摔角的第一联盟,虽然没有周播电视直播的赛事,但其整体实力在全美众多二线联盟中是数一数二的。

ECW在纽约、新泽西都有固定赛场,每周都会举办小型比赛,每年有多次收费电视节目(登陆电视网,按照点播收费的大型比赛,一般是每月推出一期。)。

而且ECW目前正在扩张期,据说要把每周一场的小型比赛增加到两场,这样一来需求的选手就更多了,加入后完全不用担心登场的机会。

不少纽约地区知名的摔角手都在ECW联盟效力或者客串演出,比如被称为硬核大师的米克·弗利以及他曾经的双打搭档米奇·维普布雷克。

这个入行起点不算差了。

在赛前,师徒两人最渴望的是签约NWA联盟。

尽管现在的NWA联盟已经化成一团散沙,多少也算是有个稳定的收入保障。

散装NWA不会要求旗下选手签独家合同的,他还可以去其他小比赛挣出场费。

兰迪补充道:“保罗·海曼刚刚跟我说,他新招募了‘乌鸦雷文’,需要一些新人和‘乌鸦雷文’组成一个小团队……

他已经物色了布鲁·曼尼、加里·沃尔夫、安东尼·杜兰特三个人,我认识他们,他们都是很有潜力的新人,说明保罗是认真的……

别担心,那些人都不如你,如果你去了,一定会在小团体中脱颖而出的……

保罗海曼承诺,他会亲自为你安排剧情,保证你半年内成为二线选手……”

兰迪又开启了叨叨模式……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