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扭曲者

那光点的模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怎么看都是颗瓜子,让卓成一下就想起向日葵人。

回忆当时的情况,咬穿向日葵人颈动脉,吞咽了很多东西。

对了,有个硬物在喉咙上卡了一下,以为是咬下来的一块肉。

难道不是肉?而是向日葵人的种子?或者肿瘤块?

卓成就所见猜测,向日葵人会开花,脚下能扎根,貌似会光合作用,结出颗种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金色的汁液,金色的花盘,金色的瓜子,很对应……

但金色在精神感受中代表扭曲肿瘤细胞,会不会是肿瘤细胞构成的种子?

种子会不会以血肉作为养分,在胃里生根发芽,新的向日葵人破肚而出?

莫名的恐怖和熟悉。

怎么需要解决的危机越来越多了?每天必需的食物和饮水,抑制肿瘤恶化的药物,又蹦出来一颗种子。

甜水镇的人应该有药,但人刚救了他,卓成脸皮再厚都不好意思讨要,弄不好反目成仇。

交换的话,身上就剩下一堆破烂,啥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翻过来覆过去,卓成一时间找不到办法,身体又极度疲劳,终于睡了过去。

但有动静惊醒快成了本能,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卓成突然听到沉重的落地声,立即睁开眼睛。

月光下,杜奇迈开沉重的脚步。

那张沧桑精干的脸白惨惨的没有任何表情,空洞的眼睛毫无焦点,包括机械臂在内的手脚关节像是冻住了般僵硬,人似乎失去了意识,就在那片墙角附近来回游荡。

卓成本以为能睡个好觉,谁知道一个比一个怪异。

他看向守夜的那边,本来想要说话,话格外多的林生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连连比划,让他安稳躺着睡觉。

怎么可能睡得着!卓成一直盯着杜奇,见他手脚僵硬,想起了曾经电影中的僵尸。

但杜奇漫无目的的游荡一段时间,脸色渐渐红润,突然捡起地上的牛仔帽,躺下罩在脸上呼呼大睡。

卓成看了一会,甜水镇的人似乎见怪不怪,该干嘛的干嘛,加上他眼皮沉重,也睡着了。

再醒来天已经亮了,起来活动下手脚,感觉身体恢复了过来,抡几下锤子,力量好像更大了。

其他人陆续起身收拾东西,卓成就胃里的那颗种子,专门去问了张帆和林生,这是唯二肯耐心给他普及非凡扭曲常识的人。

林生说道:“哎呀,昨晚忘记跟你说了,根据奇点研究院的研究,扭曲肿瘤基本发于五大类,皮肤肌肉、头脑、骨骼、血液和主要内脏。你这个,也可能是胃被辐射扭曲了。哎~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倒霉,双重扭曲可能带来更多非凡扭曲能力,但恶化的可能性大了很多。”

虽然这话听着很对,卓成还是觉得那可能是颗种子,向日葵人留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林生和张帆对此完全不了解,卓成硬着头皮去问杜奇,同样没有答案。

杜奇又叼上骨质烟斗,说道:“张帆和土生一队,向北边搜索资源;林生跟着我,向南搜索,遇到处理不了的情况放响箭,现在出发!早饭路上吃!”

他看着卓成:“你走你的路。”

卓成没有任何抱怨,反而带着感激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助,甜水镇有能用到我的地方,义不容辞。”

杜奇不再搭理他。

张帆这时过来,先看了眼卓成寸毛不生的光头,说道:“这次历练搜集结束,我们会去奇点营地,希望还能见到。”

卓成点点头,真诚说道:“祝你好运。”他又看向其他人:“祝大家好运。”

说完就走,没有任何拖拖拉拉,他在残垣断壁间转来转去,稍微离远一点那个临时营地,停在片平坦的地上,喝了一大口水,看看周围没有危险,蹲下来去抠喉咙,几声干呕之后,哗啦吐出不少东西。

卓成仔细看,呕吐物中没有种子之类,再抠再吐。

吐的难受,左手撑在地上,按住了一株秋风吹黄的苦麻草。

吐无再吐,卓成闭上眼睛,以內视法去看,那颗金黄色的种子,丝毫未动。

开膛破肚取出来?死得更快。

卓成准备再骂这个操蛋的世界,一种奇怪的感觉突然出现,左手按住的苦麻无穷无尽,绵延向四面八方,意识里全是苦麻。

无数植物的信息传了过来,似乎有苦麻对风的摇摆,对水的渴望,对土地的热爱……

一时间,信息太多,卓成的脑袋被冲的晕乎乎的。

似乎他通过这棵,连接上了一大片区域的苦麻。

苦麻互联网?

突然,有种非常特别的感觉。

有人从一株苦麻旁边经过,熟悉的气息通过手下的苦麻传了过来,卓成只是略作分辨,就发现那是张帆!

再分辨,方向在北边,准确距离和位置不好估算,但不是特别远。

某种意义上,远处的那株苦麻草,仿佛成了他感官的延伸。

卓成左手离开苦麻,那种无穷无尽,绵延四面八方的感觉立即消失。

闭上眼,再抓住苦麻,內视法显现,精神感受胳膊的肿瘤,没有任何感觉。

精神感受转到胃里的种子上,通过金色种子,那种感觉又出现了,甚至苦麻传递过来的气息,让卓成觉得张帆方位更靠北了。

能通过植物感应到人?

卓成忽然发现胃里的种子也不是那么讨厌。

这人啊,忒复杂了……

土生跟张帆待在一起,卓成想感应土生,却半点反馈都没有。

换杜奇和林生,杜奇在东南边,林生没有反馈。

为什么感应不到林生和土生,难道他们做了让苦麻断子绝孙的事?还是距离任何苦麻草都很远?

但这四个人两两组队,彼此之间不会远。

这草有毒,驴和骡子都不吃,废墟里最多的杂草就是它,所以才有无边无际的感觉。

那是什么原因?卓成回想昨天遇到四个人的时候,有了一个猜测,他与张帆做过身体接触,张帆说他昏迷的时候,杜奇捏过他脸。

这两人与他做过直接身体接触。

林生和土生跟他没有身体接触。

这么说来,想要通过苦麻草感应到人,目标必须跟他有过直接身体接触?

别的植物呢?

卓成站起来,去找其他植物,这为了食物能杀人的废墟上,无毒的草根,同样是一种资源。

在废墟垃圾间转悠好长时间,卓成才找到另外一种植物,手抓在上面,闭眼内视种子,没有无边无际,只能感应到稀稀疏疏四五个点。

应该是这种植物很少!

卓成一下就明白了,通过某种植物,他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感应到同类植物。

目前试了两种草,其他植物行不行,等遇到再试。

金色种子带来的?按照卓成的猜测,种子极有可能来自向日葵人,那是一个植物化的人……

对了,向日葵人所在的地方,有小丘般的废墟遮挡视线,单凭视力很难发现碎石路上的人。

但碎石路上有杂草,向日葵人脚下有杂草。

这样就说得通了。

卓成用內视法观察种子,瓜子形的光点贴在胃里,没有任何反应。

睁眼站起来,卓成准备继续探索废墟,找到有价值的资源,才能从奇点那里换来药物。

这是比较保险的途径。

卓成爬到附近最高的废墟上,想要判断范围,确定接下来去哪个地方。

突然,北方传来特制鸣箭凄厉的破空声。

分别之前杜奇说过,向北搜索的土生和张帆遇到情况不对,就放穿云箭示警!

这是遇到危险了?

张帆刚救过他,卓成无法视而不见,从废墟上冲下去,朝着北边疾奔,跑出去没多远,地上有苦麻草,他赶紧停下,抓住草感应。

无穷无尽的感应尽量向北边延伸,很快有信息反馈回来,属于张帆的气息正在飞速向北。

卓成立即往北跑,碎成布条的破衣服飘起,一片后背和半个屁股露了出来。

跑了一阵,抓住苦麻草感应,却不再有张帆的气息反馈。

出了感应范围?

一路往北去,过了段时间,卓成东边有沉重的脚步声接连不断响起,大地似乎都在震动,废墟高处的碎石灰土,哗啦啦往下落。

卓成转头往东看,灰尘烟柱腾起。

这时前面出现人影,是那个叫土生的人,他正在焦急的朝烟柱张望。

卓成快到跟前的时候,杜奇从废墟丘陵上一跃而下,轰隆落在地上,直接砸出个凹坑。

这出场,没谁了。

卓成心里吐槽一句,却没说话。

杜奇看了他一眼,问土生:“大鼻子呢?”

土生脖子上的皮肤结节涨成红色,言简意赅:“被一群奴隶捕手抓住了。”

杜奇皱眉:“你在做什么?”

土生的皮肤结节更红了:“我去拉屎了,回来正好看到大鼻子被抓走。”

“嘿!他的小白和小红没发威?”林生从两座废墟丘陵之间跑了出来。

杜奇没搭理他,下了命令:“追上去,伺机营救!”

卓成这时开口了:“我也参加。”

杜奇转头看他一眼,轻轻点头:“想去就跟上。”

他第一个往北追,卓成跟在土生和林生旁边,跟上杜奇。

与刚才不同,杜奇由奔跑变成疾走:“控制速度,保证体力随时投入战斗!奴隶捕手不可能直接带人走,北边一定有营地!”

卓成掏出八角铁锤,拎在手里,土生和林生端起机械弩,拉机括上弦,随时都能开战。

杜奇边走边问:“奴隶捕手有没有特别的人?”

土生说道:“有!领头的是一个长着驴子耳朵的奴隶主,他骑着一匹五条腿的骡子!”

卓成心说,这是什么天才组合?

心里胡乱想,他嘴上却说了下刚刚发现的植物感应,张帆昨天救过他,这能力救张帆有用,他不会隐瞒不用。

每隔一段,卓成发现苦麻草,就会停下感应。

期间,与土生和林生进行过身体接触后,通过遍布碎石路的苦麻草,卓成只要想到人,就有对应的气息反馈到他这边。

这也证实了他的猜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