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扭曲者

听到炸裂的闷响,张帆看到西北边飘起一层血雾,稍微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绕过挡路的一堆砂砾,朝那边跑去。

中途,遇到崩塌一半的三层小楼,特意爬上去张望。

他眼神很好,所处地势又高,大致能看到那边刚发生过激烈战斗,好像有人躺在地上。

出来是为了历练,遇到了情况,当然要过去看看。

张帆连爬带跳的下来,一路飞奔过去,很快翻过废墟进了那片空地。

空气中,有股血腥味。

破损的暗红色金属片,横七竖八的散落。

地上一堆骨渣烂肉,附近还躺着两个。

一个细长的人形生物,干枯的像是根烂木头。

另一个衣衫碎成烂布条,光秃秃的脑袋在太阳照射下,都快放光了。

看到光头正对阳光的那张脸,张帆发现认识,今早在奇点的临时营地见过,当时差点撞上这人,他道歉之后,对方还说了没关系。

能礼貌回应的拾荒人很罕见。

张帆对这人第一印象不错,蹲下来查看的时候,好奇短短半天没见,脑袋怎么就秃了?

按照镇长和老师教的,他摸了下光头的颈动脉,发现这人还活着。

有碎石滚落声,前方和左前方,各有一个拾荒者翻过废墟堆,见到张帆以后,谨慎的停下脚步,目光从光头身上飘过,看向那些金属碎块。

张帆想到镇长的教导,起身取下背上的奇点制式机械弩,拉动机括上弦。

那两名拾荒者各自缓缓后退,认识那是奇点组织的制式装备。

张帆只是想吓退对方,但这边炸起的血雾引起不少人注意,又有拾荒者陆续出现,其中有几个,见到那堆骨渣烂肉,眼睛变得像饿狼一般。

腿打颤,手微微发抖,张帆的大鼻子,因为紧张而通红。

他抬起弓弩,朝天上射去,特殊制作的箭头,发出凄厉的破空声,传出去老远。

接着,按照训练的那样,拉动机括上箭,双手平端机械弩,警惕的看着那些人。

张帆呼吸变得急促,心脏砰砰直跳。

咽喉上长出的一白一红两个肉瘤,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咚的一声,张帆背后,有人翻过废墟,直接跳了下来。

这人脚步沉重,左边机械臂抬起,露出来的链条和齿轮接连转动,上面密布着鲜血纹路和暗红色管线,作为保护的外壳上生满红色锈迹,一根铁红色的金属管从手肘延伸出来,与背后的金属罐相连,随着粗粝的金属手掌按下宽边牛仔帽,手臂周围有血红色雾气腾起。

金属罐右边还有一根管线,与这人腰间的皮套相连。

张帆回头看一眼,喜不自胜:“镇长!”

杜奇右手打开腰间皮套,掏出一把青色金属手枪,手枪造型怪异,充满着粗犷和奔放,与金属罐相连的管线,传出液体流动的声音,比成年人拇指还粗的枪口,一一从拾荒者身上扫过。

“不想死的,给我滚!”

枪口其实比话语更有说服力。

有见多识广的拾荒者不自觉说道:“血能枪!奇点的鲜血射手!”

轰隆隆,这些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散掉。

杜奇收起枪,大步走到光头跟前,斜眼瞥了下张帆:“别抖腿,抖的我牙疼!”

张帆收起机械弩:“镇长,我没紧张,不害怕。”他摸了下咽喉上的肉瘤:“等小白和小红长大了,来再多的人我都能干趴下!”

杜奇蹲下身,粗粝的金属手指捏住光头消瘦的脸颊来回晃动:“还没死透!”

他看向前方炸散的摩托车和干枯的细长尸体:“有意思,一个机械师,一个沼泽树人,他竟然没死。”

张帆问道:“能救活吗?”

杜奇站起来,随口说道:“扔这里,死活随他。”

张帆看了眼阳光下几乎放光的脑袋,蹲下来说道:“我再试试。”

杜奇没阻止,废墟上每天都有人死去,但人类依然顽强,在这个像是被诅咒了的世界里繁衍生息,甚至在重建秩序和文明。

有时候,他都怀疑,奇点所主张的第一奇点创世说是假的,反而像老神棍说的那样,在第一纪元人类文明崩溃以后,这个世界是飞天山羊严重酗酒时再创造的。

大概飞天山羊创世的时候喝醉了,世界才如此操蛋。

张帆轻轻拍打光头的脸,又去掐光头的人中,见到光头没反应,不禁加大力气,指甲深深陷入鼻子下的肉里面。

…………

秋风萧瑟,卓成站在一片绿化带里,看到了自家的楼房,二单元的九楼东户正亮着灯,他喜不自胜,朝那边跑去。

能从那末日般的世界回来,太好了!

“老爸,老妈,我回来了!”

跑,不停的跑,却跑不出那条绿化带。

无论从哪个方向跑,成片的花草树木挡在前面。

绕不过去,就穿过去,卓成左手扒拉开一株高高的苦麻草,刚想穿过去,突然生出一种感觉,草无穷无尽,绵延向四面八方,直到世界尽头。

世界的尽头有什么?卓成闪过这个疑问,眼前闪过一片金光。

那金光如此灿烂,如此耀眼,天地间独一无二!

卓成忍不住闭眼,再睁开眼睛时,金光不见了,眼前有人影晃动,先看到像是沙漠迷彩服一样的土布衣衫,往上见到长着两个小肉瘤的脖子,再上面有一个大的过分的鼻子。

看到鼻子,他自个鼻子下面好疼,像被人割了一刀。

“你醒了?太好了!”兴奋的声音卓成听着有点耳熟:“镇长!他醒了!他活过来了!”

闭眼再睁眼,那个年轻人高兴的跳起来,卓成想到之前的搏杀,想到金光,最后想到二单元九楼东户,心疼的流血:家,再也回不去了吗?

浑身一阵无力。

感觉两只手里有东西,转头看看,右手死死攥着那柄八角铁锤,左手压着一株枯黄的苦麻草。

身上的伤却诡异的消失了,连射穿左臂的弩箭都不见了。

向日葵人干枯的像烂木头。

卓成若有所思,鼻尖却闻到淡淡的血腥味,抬手就抓起八角锤,又无力的落了下去。

走过来的杜奇看到这一幕,说道:“光头小子,要识得好歹。”他抬起机械臂指了下大鼻子青年:“他叫张帆,记住,是他救了你。”

卓成身无长物,如果这俩人想要他命,早死了,冲大鼻子张帆点点头:“谢谢。”

又看到大鼻子和咽喉位置的两个肉瘤,他记了起来,今早在营地见过这人,有个拾荒者说他们是甜水镇的。

甜水镇的好名声,看来有几分道理。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张帆见卓成躺在地上起不来,连忙蹲下来扶他:“我就是打跑了几十个拾荒者……”

杜奇咳嗽一声。

张帆鼻子一红,搀扶卓成坐起来:“上午见你,还有头发,这会怎么掉光了。”

微风吹过,卓成头上凉飕飕的,这时多少恢复了点力气,左手往头顶一抹,光秃秃的寸毛不生。

成光头了?他纳闷:“我昏迷前还好好的。”

“可能是辐射能量扭曲身体所致。”杜奇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死掉的机械师和沼泽树人是你杀的?”

机械师与沼泽树人两个词汇很陌生,卓成能猜到牛仔帽大叔说的是奴隶猎人和向日葵人,略微思考,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隐瞒了受伤的事,只说借助向日葵人摆脱奴隶猎手,引得两边大打出手,等一死一重伤的时候,他顺势捡了便宜,却被向日葵人临死前的攻击弄昏了。

杜奇没追究真假,回了一句:“运气不错。”

卓成鼻子喘气,上嘴唇人中火辣辣的疼。

“走了。”杜奇招呼张帆,转身就走,明显不想管卓成。

张帆要走,又为难的看了卓成一眼。

卓成身体尚未恢复,这两人一旦走了,他连渣都不会剩下。

通过简单的交流,多少把握到这两人的心态,为了活着,厚着脸皮说道:“张帆,要不一起走?”

张帆眼看着把人救活了,半途扔掉不管太不负责,看向脚步沉重的杜奇:“镇长?”

杜奇头都没回:“自己决定!”

张帆跑过去,将背上的机械弩交给杜奇,又回来要了卓成的铁锤,插在腰间皮带上,蹲下说道:“我背你!”

这一刻,卓成在废墟挣扎求存练出的冷硬,莫名软化。

在这有毒的世界里,能遇到几个好人?

背上卓成,张帆一步一步跟上杜奇,杜奇虽然不想管卓成,但见到手下救人,终究没有阻止。

张帆力气不小,背着卓成并不吃力,走出废墟空地,卓成发现自个的工具包正躺在废墟边上,连忙跟张帆说了一声。

拿脚勾起包,挂在脖子上,张帆紧走几步,追上杜奇,对背上的卓成说道:“我们今早在奇点营地见过。”

卓成上嘴唇火辣辣疼,尽量用嘴喘气,说话声有点怪:“我记得。”

张帆又问道:“你有名字吗?叫什么?”

很多拾荒者没有正式名字,父辈没有文化,都是随意起个顺口的名字。

卓成不带迟疑:“以前没名字,后来有个识字的教了一阵子,给起了个名字叫卓成。”

杜奇脚步沉重的踏着石子路,听着后面传来的话语,暗自嘀咕:“我和老神棍把他们教的过于善良了?”

念头忽转:“如果心中不存有一份善良,人类又该怎样重建秩序,恢复文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