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扭曲者

发动机鼓动心跳般的声音,排气筒喷着血红色的尾气,摩托车在风镜骑手的操控下,闪转腾挪,纵横跳跃。

平地上,早就追上卓成了。

幸好这里建筑废墟遍布,垃圾堆聚成山。

只看怪异的摩托车,也知道这个奴隶猎人非同凡响,卓成在一座座垃圾小山间游走,时不时改变方向,希望能甩掉奴隶猎人。

即便如此,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跑吧!使劲跑吧,我的小猎物!”风镜骑手的公鸭嗓子,像是变声期的少年:“这样的猎杀才刺激!”

耳边风声呼啸,卓成在乱石碎屑间狂奔,左手在一根风化碎裂的混泥土柱子上一按,转到了高高堆起的建筑碎块后面。

嗖——

破风声中,一颗金属球擦着水泥柱子飞过,砸进垃圾堆里面,力道大的吓人,撞上的混泥土碎块纷纷炸裂。

卓成心脏砰砰乱跳,右手握紧八角锤,思考对策。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地势环境不利于摩托车,但人体力有限,一旦被追上,后果不堪想象。

摩托车从建筑垃圾上面一跃而起,巨大的惯性下,腾空冲出一大截。

卓成早已变向,爬到了右边一堆垃圾上面,直接滑了下去。

石子碎屑磨的屁股生疼,本就破烂的衣服,不知道撕开多少口子。

风镜骑手在不远处现身,公鸭嗓子发出兴奋的呼喝声,像是调戏老鼠的猫。

连续奔跑变向,卓成直喘粗气,真切感受到体力下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等体力耗尽,连反抗都做不了。

停下来硬碰硬?

卓成刚有这个想法,从废墟间看到前方不太远的地方,有条碎石路。

在这座城市废墟中混迹许久,卓成相当熟悉地形。

这儿离昨天遇到那对男女拾荒者的地方不远了。

摩托车又一次从高高的废墟上跳跃而起,巨大的惯性冲击下,朝这边飞跃而来。

半空中,风镜骑手单手投掷金属球。

这次距离更近,速度更快,卓成下意识拿锤子挡了一下。

金属球撞在八角锤上,巨大的力道让卓成整条手臂抖了起来,手抓不住锤子,眼瞅就要松开,肱二头肌上的肿瘤硬块一阵酸胀,手臂突然恢复几分力气。

卓成抓紧锤子,心下发狠,斜向朝着碎石路冲去。

连续几次利用垃圾山和废墟建筑变向,终于接近了碎石路,却不敢放松,一口气向紧靠路边的小丘顶上跑去。

昨天,那对拾荒者就是从这里出现的。

快到废墟顶,卓成下意识回头看,奴隶猎人已然追近,正摘下挂在摩托车上的机械弩,朝这边射击。

似乎有绷簧声响,卓成闪身躲避,一只全金属打造的小型弩箭,射穿了他的左臂。

鲜血飙飞,左臂先是失去知觉,接着剧痛传来,卓成惨叫一声,稳不住身体,正好冲到丘顶,一头朝下面栽倒,人在垃圾堆中连连翻滚,落地以后滚到了碎石路中间,压倒一片杂草。

卓成额头汗如雨下,在脸上冲出道道泥沟,三角形的箭头从左上臂前侧冒出,撕开一道恐怖的伤口。

来不及多想,甚至来不及爬起来,那辆摩托车从他跌落的废墟上高高跳起,从碎石路上方越过,落在另一侧的废墟上面。

“艹!沼泽树人……”

奴隶猎人半句话尚未说完,六七条青黄色的藤蔓张牙舞爪扑了上来,缠住摩托车就拖。

其中一条藤蔓越过废墟,朝碎石路上的卓成飞了过来。

摩托车跃起时,卓成就忍着疼爬起来,想要跑路。

但藤蔓速度不说堪比闪电,也称得上迅疾如风。

卓成只来得及扔出锤子砸向藤蔓,藤蔓就缠住了双腿下半截,拖破麻袋一般拖向废墟,他后背在碎石上摩擦,背包掉了下来,破衣服裂成碎布,后背血肉模糊。

藤蔓上有倒刺,脚腕小腿更是没有一块好皮。

瞥见碎石上的八角锤,卓成一把抓了起来,原本缠绕住脚腕的藤蔓,顶端突然长长一截,像滑动的毒蛇一样,游走到卓成胸前,又从头上裂开,分成两股,一股飞出去缠住他右手手臂,另一股朝着卓成大口呼吸的嘴钻来。

卓成暗骂,这特么什么不正经的玩意,还带分叉的!

千钧一发之际,卓成努力歪了下头,藤蔓从他嘴角划过,新生的刺虽然没那么硬,仍然卷走一片皮肉,血立即流了下来。

卓成已经被拖到了废墟堆前,藤蔓往后一缩,就准备来第二次。

脑海闪过昨天那个女性拾荒者的惨状,非常不甘心!

头可断,血可流,气节不能丢!

脚和右手被缠住,想动弹都难!

卓成想用左手,弩箭贯穿的伤口,传来撕裂般的剧痛。

与此同时,肱二头肌中间的肿瘤硬块越发酸胀,就在藤蔓顶端第二次射来的刹那间,卓成骤然抬起左手,一把抓住。

藤蔓上的倒刺扎进手掌老茧当中,鲜血淋漓。

后背接连撞击在废墟建筑碎块上,再痛卓成都没放手,宁死不屈!

藤蔓把他从废墟顶上拖入平地中,力量突然小了很多。

卓成这时看到,向日葵人头顶的花盘闭合,变回一个大肉瘤子,奴隶猎人脚下散落着断裂成数十截的枯萎藤蔓,单手平举机械弩射击,弩箭发射的瞬间,向日葵人细长的身体表面,树皮般干枯裂开,三角形的箭头仿佛射中石头,弹飞出去。

向日葵人的脖子上,本来有一圈植物细毛般的东西,这时全都竖了起来,疾如雷电般射了出去,笼罩奴隶猎人周围一大片空间。

这么近的距离,奴隶猎人没法躲,身体不知道被多少毛刺射中,露在风镜外的脸上,多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红点,不断往外渗血。

趁着向日葵人无暇他顾,藤蔓不再拖动,卓成猛然发力坐起,右手用力挣脱了藤蔓的那条分叉,脚下想要挣脱,却挣不开。

那原有的藤蔓,明显比新长出的分叉结实有力。

卓成不顾手臂被倒刺撕扯的血肉模糊,论起锤子去砸,锤子落在藤蔓上,发出一声闷响,似乎引起了向日葵人的注意,藤蔓立马缠的更紧了。

虽然没有再往前拖,但想要挣脱非常难。

卓成还在拿锤子砸,向日葵人又一次发射毛刺,所有毛刺全部射光,奴隶猎人摇摇欲坠,三条藤蔓松开那辆诡异的摩托车,朝奴隶猎人卷了过去。

无人驾驶的摩托车发动机突然扑通扑通作响,竖起来撞向向日葵人。

奴隶猎人不知道中了多少毛刺,全身往外渗血,整个人都被染红了,他浑身颤抖起来,流出的血液凌空飞起,刹那间在身前汇聚成个血球,迎上了飞舞的藤蔓。

血球一撞而碎,血液落在藤蔓上,就像活过来一样,蜿蜒向上伸展,藤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断裂。

向日葵人不得不在长出藤蔓的手肘位置主动截断。

摩托车这时冲到向日葵人近前,向日葵人似乎扎了根,暂时没法移动,只能松开卓成,用最后一根藤蔓阻挡。

卓成就想爬起来逃走,双腿自膝盖以下血肉模糊,还没起来又摔在地上。

扑通扑通的声音紧锣密鼓响起,摩托车锈红色的发动机,此时红的异常鲜艳,撞开藤蔓的缠绕,一头撞在向日葵人身上,车胎皮肉碎屑乱飞,红色骷髅头粉碎。

咔嚓——咔嚓——

向日葵人树皮状的皮肤碎裂掉落,流出一股股金色汁液,发出摩擦树皮般难听的惨叫。

奴隶猎人对准它这边,右手合上再张开,掉落在向日葵人脚下的摩托车发动机红芒闪烁,轰的一声爆炸,冲起漫天血雾。

一条炸出无数缺口,看起来随时都会断掉的藤蔓从血雾中钻出,捆住消耗巨大而反应不及的奴隶猎人,将他拉过去,举在身前。

向日葵人低头,头顶肉瘤裂开,绽放出向日葵般的花盘,花盘中央金光亮起,手臂粗的金色光柱穿透奴隶猎人胸膛。

奴隶猎人前后通透,身体凌空崩解,落在地上化作血肉烂泥。

发完光柱,向日葵人像晒焉的花儿一样,花盘耷拉到了额头前,身体受创严重,两只手肘长出的藤蔓,仅剩下最后一条,身上裂口不断往外流淌金色汁液。

长出花瓣的脑袋,这时向追逐太阳一样,转向卓成。

这几个呼吸间,卓成已经奋力爬到了废墟顶上,正想着滚下去,后面一条藤蔓飞来,缠住他一路拖拽。

卓成连滚带撞,头脑有点迷糊,但手里的八角锤一直没放。

跟奴隶猎人一样,卓成藤蔓缠身,被向日葵人举到身前。

不同的是,向日葵人摇摇欲坠。

近距离看到向日葵人的脸和肉瘤裂开的花瓣,卓成确定一件事,这应该是人变异的。

人怎么能变成这样?

这念头一闪而逝,他忽然想起昨天那对拾荒人,猜到向日葵人想做什么。

向日葵人唯一一条带着无数豁口的藤蔓缠在身上,半截手臂断裂的位置,正有新的藤蔓缓慢长出。

只要长到一定长度,就能剥离卓成的血肉,将他变成花肥。

生与死就在此刻,一直想着躲藏逃走的卓成避无可避,被逼到了绝境。

谁甘心当植物人的养分?

从藤蔓又一次捆住,卓成就在拼命挣扎,哪怕双脚离地,仍不放弃。

藤蔓上有肉眼可见的豁口,原本的青黄色在承受过血色爆炸之后,变成枯败的灰色。

卓成双臂用力往外撑,回想起前几次上臂的酸胀,精神感觉集中到手臂硬块位置,酸胀渐渐变成疼痛,疼痛在一次吸气后无比剧烈,甚至压过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

手臂肌肉肉眼可见的高高鼓起,随着嘭的一声,藤蔓圈圈断裂。

卓成落地,双腿剧痛中,右手挥舞八角铁锤,像过去无数次锤混凝土墙那样,扑上去砸在向日葵人脸上。

一下!两下!三下!

向日葵人脸上脖子上树皮样的皮肤碎裂崩解,露出常人般的皮肉。

先被奴隶猎人重创,又被卓成重锤骑脸,向日葵人仍然不倒,手肘新生出的短短藤蔓,像毒蛇一样弹起,缠住了卓成两条手臂。

低垂下来的花盘,缓缓抬起……

卓成状如疯虎,此时此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脑袋往前一顶,像中学考试时那样,脖子伸长到几乎颈椎脱节,张开大嘴咬在向日葵人颈动脉的位置。

没了树皮样的皮肤保护,向日葵人脖子上没多少肉,一下就被卓成咬开了颈动脉。

沙哑如摩擦树皮般的惨叫声中,大股金色汁液奔腾着窜进卓成嘴里,生死就在眼前,卓成不敢松嘴,只能大口吞咽。

口腔敏锐的触觉,让卓成感觉到有一个硬东西随着液体滚进嘴中,在喉咙上卡了一下,落进了肚子里。

卓成以为向日葵人的一块肉让他咬下来了。

没过太久,向日葵人新生的藤蔓松脱垂落。

卓成立即松开嘴,用尽全身力气论起铁锤,砸了下去。

向日葵人那长有肉瘤的怪异脑袋,烂西瓜般裂开,金色的液体四处飞溅,细长的身体颓然倒地。

扎在地里的双脚歪出来小半,上面长满根须,根须深深扎进了地里。

卓成耗尽了所有力气,心神稍微松懈,全身酸软无力,噗通一声栽倒在向日葵人旁边,落进流出的金色液体里,

双臂肱二头肌位置,嘭的一声炸开,一支弩箭飞了出去,炸口周边的血肉肌肤崩溃瓦解,比昨晚的小于还要严重,迅速从手臂蔓延到全身皮肤,甚至脸上头上出现网状的裂纹。

卓成力竭昏迷,脸突然转向太阳,周围的金色液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崩开的伤口在修复,一阵风吹过,卓成的头发、眉毛和汗毛随风飘扬。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