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扭曲者

八角锤砸在风化的混凝土残壁上,碎块哗哗落下,露出里面的钢筋,卓成面露几分喜色,今天的晚饭和明天的早饭有着落了。

又是几锤砸下去,钢筋完全露出来。

卓成甩了甩酸胀的胳膊,双手各自按了下上臂,肱二头肌中心位置,有个指头肚子大的硬块——新生的肌肉肿瘤。

身上的衣服破洞数不过来,原本五颜六色的废布,早已成了土灰色,瘦的刀削斧劈般的脸上挂满泥汗,沾满灰土的手臂一擦,立即成了大花脸。

在这废墟上,活着是种煎熬,但能活着,谁愿意死?

锤子放回背着的工具包里,卓成抿了下干裂的嘴唇,双手拽住钢筋,从混凝土废渣中一一拖了出来。

不知道废弃了多少年,混凝土风化裂开的口子,让钢筋部分地方受到腐蚀,卓成用锤子和扁头凿子截成一段一段,与之前的收获拿布条捆在一起,背起来朝临时营地走去。

太阳早已转向西边,迎着太阳而行,满身阳光,一片土黄。

有风吹来,漫天灰尘,废墟倒伏在灰尘中,其下的人类文明早已不见踪迹。

偌大的城市废墟,高点的建筑只剩少数三四层高的破楼孤零零的矗立着,无法遮挡接近地平线的太阳。

残垣断壁中,偶尔有卓成这样的拾荒者出没,他们身形消瘦,眼睛空洞,很像末日世界的丧尸在游荡。

生命依然顽强,犹如卓成脚下碎石路钻出的有毒苦麻草一样,主动或被动的适应这个遭遇过大毁灭的世界。

道路两边废墟堆成丘陵,有用的资源早已搜索一空。

卓成警惕着两边,听到有碎块哗啦啦的响声时,立即握紧手中的锤子,左边废墟上,有两个衣不蔽体的拾荒者冲了下来。

其中一人的胸脯露在外面,脏兮兮的像是挂着两块干瘪的黑木炭。

一男一女堵住卓成的路,女人手持锈迹斑斑的刀子,男人拿着一根木头棍子,沾满灰土的脸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留下所有东西!”男人发狠说道:“或者你的命!”

卓成见是陌生面孔,猜测可能是其他营地的拾荒者,松开钢筋包,任它们砸在碎石路上,右手攥紧锤子,左手从背包里抽出扁头凿子,寸步不让:“要么滚!要么死!”

从2020年代来到这个世界,变成个年轻的拾荒者有段时间了,刚来的时候,因为心善好几次差点死掉,幸好在西北当过边防兵,才顽强活下来。

这片废墟上,不够狠,会让人吃的连渣都不剩,字面意思上的。

女人饿的没了别的念头,看到卓成的背包和鼓起的肌肉,眼睛瞪得比干瘪的胸膛都大:“宰了他!”

说着话,疯子一般冲过来,刀子扎向卓成的胸腹。

男人抡起棍子,冲卓成脑袋砸下。

能活到大的拾荒者,哪个都不缺狠劲。

这两人不留手,已经适应废墟生存规则的卓成,同样不留手。

他闪到左边躲开女人的刀子,一脚把女人踹到男人身上,挡住男人落下来的棍子,趁机一个大跨步,挥出手中的八角锤。

卓成用出了砸混凝土的力气,就在手臂发力的时候,感觉肱二头肌上的肿瘤硬块,传出无穷大的力量。

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甚至有能砸倒一座房子的错觉。

男人没想到卓成锤子砸下来的这么快,连躲闪的念头还没生出,八角形的锤头就落在了胸膛上,整个胸膛都塌了下去,人不停倒退,摔在右边一人多高的废墟跟前,嘴里咕嘟咕嘟冒血,眼瞅着不能活了。

女人被吓住了,刀子对准卓成这边,一步一步往男人那边退。

卓成本想乘胜追击,突然停下脚步。

右边的废墟上,五六条青黄色的藤蔓飞速爬下来,缠住男女两人往废墟后面拖去。

男人已经没了知觉,只剩下女人发出惊恐的惨叫声。

随着一条长有倒刺的藤蔓钻进女人口中,惨叫立马成了呜咽。

卓成想都不想,捡起地上的钢筋包,掉头就跑。

废墟上,遇到不能理解的诡异存在,躲远点没错。

一口气跑出近百米,旁边有倒塌半截的小楼,卓成放下钢筋包,手脚并用爬了上去,望向刚才的废墟后面。

建筑废墟围绕成的一片空地上,青黄色的人型生物站在其中,双臂末端藤蔓飞舞,男女身体骨肉分离,汇聚成一洼血肉沼泽。

人型生物双脚没入血肉沼泽,手肘上长出来的藤蔓绞缠出成椭圆形的叶子,张开后随风摇摆。

脑袋有两截,正常的人头上面,长了一个巨大的肉瘤,这时候肉瘤花一样绽放,那不知道是肉还是骨头的东西,化作一片一片卵形的金黄花瓣,盛开出圆形花盘。

花盘自动转向西边阳光照过来的地方,像棵真正的植物般不再动弹。

卓成毛骨悚然,这是向日葵人?正在进行光合作用?

眼睛不自觉看向手臂肿块,虽然皮肤外部很正常,但心里悲凉,真要变成那般人不人花不花的样子……

这世界有毒,人能正常活着太难。

卓成下来,背起钢筋包赶紧走,只是双臂上的肿瘤硬块,就像堵在心口的石头,比背上的钢筋还沉,压得他呼吸沉重。

穿过来这段时间,卓成见过不少长肿瘤的人,在2020年代,肿瘤一旦恶化,几乎与死亡划等号。

这边同样如此。

他听人说起过,一部分长肿瘤的人有不可思议的非凡能力。

卓成暂时没那么多念想,就想活下去!

如果能一日三餐吃饱,水管够,还有张舒适的床,就像天堂了。

穿过垃圾山样的废墟,远离废弃城市中心,在一片广场般的空地上,乱七八糟的搭建着拾荒者和流浪者们的营地。

隔着很远,卓成就看到了营地上方高高飘起的旗帜,旗帜红色为底,中间有三个环环相套的金色等边三角形。

这是奇点组织的标志,据说奇点是个大组织,在东边控制着不少大型聚居地。

卓成进入营地,多少放松一点,正常的人类组织一般有基本秩序,奇点禁止在营地杀戮与争斗,违反者轻则驱逐,重则直接处死。

营地破破烂烂,称得上建筑的只有奇点搭建的房屋,其他尽是些破布帐篷,多数帐篷都是竖起棍子,头顶上拉起块遮挡太阳的破布。

四面透风,夏热冬冷。

卓成背上的钢筋包,引来不少窥视的目光。

其中有女人有孩子,全都衣衫破烂,蓬头垢面。

相比于他们,卓成绝对是个干净的年轻帅哥,即便他都记不清多久没洗过脸了。

穿着铆钉皮衣,端着机械弩的奇点巡逻队员,让人只能窥视,轻易不敢动手争抢。

奇点肯花费力气维持营地秩序,甚至在营地角落修建公共厕所,自然有其利益所得。

卓成颇为羡慕的看着奇点的人,主要是干净。

穿过帐篷区,来到一栋木制房屋前,这里是奇点的资源换购处。

看了眼方方正正的“奇点”字样,卓成再次感叹一句“全世界都说中国话”,鼻子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地上和墙壁上带着股暗红色。

“霍老板!”卓成放下钢筋包:“换东西。”

有穿着奇点制式铆钉皮衣的人出来,伸出一只机械手臂,拎起钢筋包掂重量,随着他的动作,淡红色的雾气飘起,隐隐带着血腥味。

“换什么?”这人扔下钢筋,露出背着的两个圆柱形罐子,罐子下端伸出一根金属软管,连在机械手臂的后肘上。

每当机械手臂动起来,带着暗红色斑纹的齿轮与链条之间,总会有红雾冒出来。

卓成隐隐听人说过,这是奇点的血能科技,好像与遍布世界的辐射能量对人体的改变有关,再具体的就不是他这个拾荒者能打听到的了。

他试探道:“六个餐罐,四张水票?”

“餐罐只能四个!”霍老板的口吻不容置疑,他是营地中奇点的中层人员。

卓成以前讨价还价过,讲价的结果是东西越来越少,只能应道:“好。”他又问道:“有治疗肿瘤的药物吗?”

“你被辐射能量扭曲出肿瘤了?”霍老板打量卓成:“真是个倒霉又幸运的小子。”

卓成心中一动,故意说道:“很倒霉,哪有幸运。”

霍老板随口说道:“扭曲肿瘤细胞吸收辐射能量,改变人体,让幸运儿拥有强大的能力。当然,这东西属于病变,致命!力量是有代价的。”

代价还可能无限大!卓成心里嘀咕一句,问道:“多长时间恶化?”

霍老板说道:“不吃药抑制,长则一年,短则几个月!”

卓成看向手臂长有肿瘤硬块的位置,活着真难。

但再难都要活下去。

霍老板回身拍了下墙上贴着的一张粗纸:“能看懂?”

卓成自然能看懂,纸上都是中文,还是简体字,但这与他无依无靠的拾荒者身份不符,连忙摇头。

霍老板简单说道:“奇点抑制扭曲肿瘤恶化的药物分为五大类,分别对应扭曲肿瘤最常发的大脑、骨骼、内脏、血液和肌肉皮肤,肌肉皮肤类是最便宜的,不过嘛……”

他扫了眼地上的钢筋:“这些换不了最便宜的一颗药。”

卓成问道:“换的话,要用什么东西?”

这么多年下来,大部分已知的城市废墟,被犁了一遍又一遍,但拾荒者有时能找出些好货来,霍老板耐着性子说道:“未曾锈蚀的合金,保存完整的书籍,还有……黄金!”

听到黄金,卓成不算意外,古代黄金没有工业价值的时候,一样是无数人的心头好。

霍老板又打量卓成,见他年纪不大,身体在拾荒者中算是健壮,机械手臂往东边的木棚下面一指:“用你的血换药也是个好法子。”

卓成看向木棚,那边坐着不少人,一个个的手臂上捆着皮带,长长的金属针头扎进血管中,血液通过金属导管采集到特制的容器里面。

正好,有人抽完血离开,另一个人过来,奇点的人捆好皮带,只是用水擦了下那人手臂,不但没做消毒,连针头也不换,直接扎进血管里面。

拾荒者,叫这些拿血换东西的人为血猪。

卓成摇头:“不用了。”

霍老板不勉强,抽血不强迫,因为总有人忍不住:“提醒你一句,辐射能量在身体上扭曲出肿瘤,必须吃药抑制恶化,没药必死无疑。”

“谢谢。”卓成客气一句。

想活下去,不仅需要饮食,还需要弄到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