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149

  有人问我,为什么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将当初的历史写出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我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的确,如果这本书一旦面世,那么我们面对的就不仅仅只是那一小部分激进分子,但是,你不认为正是如此,这本书,这份历史,才有了那独特的意义吗?”

  经常有人说我缺乏感情、冷血、犹如一个机器,我也时常为此所困惑。不过,现在的我倒是很庆幸我是这样的一个人,也只有这样的我才可以详尽的,公正的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一切······有一些谜团,终究是谜团,只期望有一天你们能够找到答案。

  事实上,我也并不能保证我所告诉你们的一定是正确的,因为那时的秘密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为了生存,我们得到了,也抛弃了、失去了,直到如今我也不清楚当时的我们是否是正确的,或许、如今的场面正是我们错误的体现吧。

  但我终究还是为此感到高兴,哪怕是争吵,哪怕是纷争,始终,这面旗帜还是飘扬在了这片土地上。

  当我再一次看到这面旗帜的时候,我突然想高歌一曲,因为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我终于明白了军长当时所说的话:我们终将成功。看着红旗,我就这样站着,唱了起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

  ······

  ······

  唱着、唱着,我闭上了眼睛,一切都仿佛依然在目:

  在冲锋的路上,子弹从我的身边穿过,流弹击打得我的装甲叮当作响,灼热的吐息将我的面甲铺一层白雾,强力的换气系统转眼间便将白雾消去,炮火在我的前方蹂躏着大地,280的“锤击者”往日那低节奏的鼓点也变成了激昂的进行曲,203的“小军鼓”的轰鸣更是成了吉他的炫技,未曾断绝,“火烧云”的180火箭弹则将半片天空变成了连绵的“火烧云”,成群的99改坦克的主炮不断咆哮,钢铁的履带碾压着任何幸存或未幸存的轻步兵,09式试做机动装甲也不停的怒吼着倾泻着便携火箭,直至有不少09将发射器打至炸膛,头顶嘈杂的武直31以每架四挺“梨花针”铺设着死亡之网;

  帝国军的联合护盾越发的缩小,炮火的停歇的刹那,护盾也随之破碎,护盾法师们身亡的哀鸣却盖不过身旁的吟诵,盾卫们死死地护着剩余的法师,放弃了联合护盾的法师们所汇聚的巨大法力,不需要疯狂嘶呤的预警器,连我们也能轻易感知,重装骑士们则高呼战号、无畏的向我们冲来,子弹在他们的铠甲上无力的划过,唯有99改的主炮才能将他们击杀,重装步兵高举巨盾开始移动,巍峨的方阵带着山岳的气势向我们压来,帝国空骑的狮鹫、飞龙也从高空扑下,喷吐着火球将武直31击落,又或以爪牙与31同归于尽。

  抛掉打光弹药的突击步枪,帝国的步兵方阵也移动到了我的面前,不需要视觉补偿系统,我也能够轻易的看清对面身上的家徽:“还是一个小贵族呢”,对面传来嘈杂的响声,似乎在高呼什么,只可惜我的翻译系统还没来得及加载,一切都太突然了,无论是我们,又或者是他们,终于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短语“战斗!”,我拔出横刀,面甲上血红的警告伴随着倒计时占据了我视线的一角,超载,已经启动。对面也不甘示弱的抛弃了巨盾,长枪林立,刀剑出鞘。

  冲锋再次开始,

  我跟随在09式的身后,想要吼些什么,家、国······许许多多的东西在我的脑海的中闪过,最后都化作了一个“杀!”。我怒吼着,伴着帝国军被扫飞的人影,09冲开了帝国的前锋,顺着这个口子我们冲了进去,密集的射击首先便击倒一圈步兵——我都有些羡慕火力特化的家伙了——“轰”,我启动了突击,背后的助推器给与我强大的冲击力,空气在我的身边凝固,突然地冲撞再次将这个口子扩大,手中的横刀顺势一拉,带走了倒地的敌人的性命,装甲那澎湃的动力让我仿佛以为可以穿透这个敌阵,但终究在第五个敌人面前停下了脚步,还来不及抛去心中的失落感,对方的长枪便向我刺来,我被身后的伙伴拉倒,但还是在装甲上添上一条豁口,一时间我们冲锋的势头被阻,与敌军僵持在了一起。

  空气中的魔力越发浓厚,可我们却不得寸进,09式早已被潮水般的敌人扑倒在地,缓缓升起的小蘑菇云带走了百米内的所有生命,我手中的横刀也不知道何时断裂了,现在只是随手捡起的一杆长枪,长枪横扫,暂时逼退了敌军,装运10的蜂鸣悄然在战场上出现,超低空的它从战场上掠过,借助钢索,我跳跃到了装运10的固定位上,快速的补充补给,更换装甲,不时也有战友从下方跃起来到装运10上,不少敌人脸色大变,但更多的却还是茫然。

  我们在“蛙跃”这个战场!

  哪怕武直31死死的缠着敌方,仍不时有装运10被击落,我们祈祷着,也期待着,装运10汇聚,又散开,穿过了战场,来到了法师们和指挥的面前,“惊喜!”我们从空中跃下,作为礼物,为法师们和指挥带来惊喜。

  轰鸣声,再次降临战场。而这次将是我们胜利的前奏。

  我如此坚信着,喜悦涌上我的心头,可一个巨人突然从法阵出现,他挥舞着双手将我从空中击飞,我发现,吟诵依然在继续······

  ······

  ······

  ······

  一切都过去了啊······过去了,只要这旗帜仍飘扬在空中,那么我们的一切都没有白费,我们终究获得了胜利,感谢你们听我这个老家伙说了这么多古老的东西,接下来就好好听听我们的骄傲,我们的自豪吧。

  一个被遗留的幽灵

  于公元2349年10月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