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套路深又多

痛!

一种被碾压过的剧痛传来,尤其是整个脑袋疼得仿佛要炸开。

“大小姐,你可不要怪我们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投错了胎,碍了夫人的眼。”

“你就是心里有怨也不要来找我们,要找就去找真正害你的人。”

“大小姐,对不起了……”

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没人发现本应陷入昏迷的少女,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下。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那絮絮叨叨的声音终于消散了。

只是,杀意……

突然察觉到危险的来临,本来双眼紧闭的人儿乍然睁开双目。看着近在咫尺逼向她脖颈的双手,眼底冷光迸现。

少女忽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越而起,同时一双素手毫不费劲的捏住那双危险的手臂,往身后一扭,寂静的空中顿时传来一阵如杀猪般的惨叫声。

“找死!”沈落挥开手中的林嬷嬷,脚下扫向另一个想上来帮忙的吴嬷嬷,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大,大小姐……”两位年过五十的嬷嬷跌倒在地,惊恐的看着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沈落。

沈落轻喘了口气,不过简单的几个动作,她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吃力,全身如同骨头断裂般的痛清晰的传来,但是她仍是强撑着不倒下。

紧紧的盯着抑制不住颤抖的两位嬷嬷,脑海里却在梳理着那些陌生的记忆。

目光却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陌生的记忆,陌生的环境,处处透着一丝诡异。

“是柳氏让你门来杀本小姐的,嗯?”沈落目光凉薄,很快就从脑海中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从记忆中大概的得知这具身体本是言诚侯府的大小姐,生母去世后,便寄养在继母的身边,也就是现在言诚侯府的当家主母柳氏。

不管在任何人的面前,柳氏对她永远是一副慈母的模样,无论什么要求都是有求必应,哪怕是她打架斗殴,闯下滔天大祸,她也笑眯眯的替她解决,说得好听点是娇宠,实则是捧杀。

以至于她现在不仅仅容貌被人诟病,就连名声也只剩下嚣张跋扈了。不管是府里人还是府外人,提起她没有一个不是带着厌恶的。

如今,眼看着沈落知道了不该知晓的秘密,她这位继母自然毫不犹豫的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两位嬷嬷相互搀扶的站起来,有些惊疑的看着面前宛如变了一个人的沈落。

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令她们心有余悸,心底却不断的升起疑惑,大小姐身体一直较弱,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身手。

稍微年长的一位目光微闪,难怪夫人说沈落将来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与身边的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吴嬷嬷上前一步含笑道:“大小姐可真会开玩笑,奴婢们是奉夫人的命是来看看小姐的伤势如何了,又怎会有这种歹心。”

“呵,是吗?”沈落冷笑一声。在她这位嫡母的眼中她可是碍眼的很,怎会专门派人来替她检查伤势。说起她这全身的伤,可是拜某人所赐。

许是沈落语气中的讥讽太过明显,两位嬷嬷面上都有些尴尬,但只瞬间便被一抹不屑替代。

林嬷嬷接口道:“这是自然。除了二小姐外,夫人最是疼爱大小姐,这也是大家众所周知的。大小姐还是快快让奴婢们看下你的伤势如何了,我们也好回去向夫人交差。”

说罢,吴嬷嬷就上前,不由分说的扯沈落的衣服,另一个则不着痕迹的来到身侧压住沈落的手臂。

沈落神色不变,睨了眼,身边那个巴不得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她禁锢住的林嬷嬷,嘲讽的扯了下唇角,眼底的寒意不停的加深。

简直不知死活!

“大小姐,奴婢本来是想让你死得体面点,但是你既然这么不配合,那么就休怪奴婢了。”

本来拉扯着她衣服的吴嬷嬷忽然面露凶狠,衣袖中落出一把散发着幽光的匕首,说着就朝着沈落的脖颈划去。

沈落唇角一扯,也没怎么用力,就挣脱了旁边林嬷嬷的禁锢,手臂一抬,轻而易举的捏住了吴嬷嬷拿匕首的手腕,就着她的手朝边上一扫,匕首上顿时染上妖艳的红色。

只见旁边的那个林嬷嬷双目圆瞪,直挺挺的倒向地面,伸出来欲帮忙的手就那么僵直着,脖颈处更是喷薄出大量妖艳的红色液体。

吴嬷嬷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死在自己手上的同伴。好半晌才僵硬的转头看向罪魁祸首,眼中是再也掩饰不住的恐惧。

“如何,杀人的感觉还不错吧!”沈落勾了勾唇角,明明是一件很血腥的事,但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成了一件稀疏平常的趣事。

“不,你不是大小姐,你究竟是谁?”吴嬷嬷惊恐的连连后退,手中的匕首不由的脱手掉向地面发出一阵脆响。

大小姐虽然嚣张跋扈,但是杀人这件事她却是绝对不敢的。

“呵呵,我是谁,我当然是言诚侯府的大小姐沈落。只是你这贱婢竟然敢以下犯上,毒杀主子,还真是该死的很。”沈落轻笑一声。

优雅的蹲下身将匕首捡起,放在手心上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修长的指尖每次划过锋利的一端,吴嬷嬷的心也不由的跟着缩紧,全身更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不是这样的,不是……”

“看在你老大不小的份上,不如本姑娘让你自己选择一种死法。要知道我可是很懂得尊老爱幼的,是绝对不会强迫你的。”沈落唇角带笑,眼神却一片冷漠,漫不经心的开口,就好比在说你吃饭了没。

吴嬷嬷终于忍不住瘫倒在地,惊恐得连连后退。将吴嬷嬷的举动看在眼底的沈落无趣的撇撇嘴,就这种胆量也敢杀人。

沈落转身朝床榻走去,吴嬷嬷突然像是失控了一般,扑上去抓住沈落的裙摆,语无伦次的道:“大,大小姐,真的不是奴婢要杀你的。就算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奴婢也不敢以下犯上啊。大小姐,你饶了奴婢一命,奴婢就算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说罢,吴嬷嬷不停的朝地面磕头,来表示自己的忠心。

沈落利落的转了个身,不耐的将自己的裙摆从吴嬷嬷的手中扯落,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眼睛,讥讽的扯了下唇角,“放了你,放了你回去告诉柳氏,是本姑娘杀了她。然后再以亵渎佛主为罪名,名正言顺的将我这个所谓的妖女杀了。嗯。”

吴嬷嬷面露惊慌。

沈落扯了下唇角,慢慢的蹲下身,修长的手指在吴嬷嬷恐惧的眼神下执起她的右手,将匕首放在她的手心,语气轻缓,“就算你没这个打算,只可惜本姑娘向来不喜欢有任何危险威胁到我,所以……”

“你必死无疑。”沈落的语气忽的一冷,同时手中的匕首往前一送,吴嬷嬷的胸前顿时染红一片。

“你……”胸前的刺痛将吴嬷嬷恍惚的心神拉了回来,但是她现在想说什么都晚了,瞪大了眼睛不甘的倒向地面,眼中只剩下恐慌与后悔。

沈落皱眉,只是还没等她有下一步动作,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尖叫。

不耐的循声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绿色衣裙,不过十六岁左右的少女,眼露惊恐的看向厢房内的沈落,当目光落向地面时,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沈落慢悠悠的站直身体,偏头打量着这个记忆里自己熟悉不已的丫鬟。

皮肤白皙,发饰精美,看上去不像是一个伺候人的丫鬟,反倒像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

“大,大小姐,你杀人了……”柔枝战战兢兢的道。

“没错,她们是本小姐杀的。”沈落无所顾忌的点头。

“你……”柔枝倒抽了口冷气,二话不说就想撒腿就跑。

只是沈落的速度更快,操起桌上的茶杯,射向柔枝的腿部。柔枝发出一声惨叫,直接摔向地面。

沈落步履缓慢,但是每一下就像是踩在柔枝的心尖上。

她伺候大小姐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她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她这么恐怖的一面。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侯爷,不,即使是在侯爷的面前,她都从未有过如此窒息,如同面临死亡的感觉。

柔枝结结巴巴的出声,“大,大小姐……”

沈落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盯着她,“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这是想到哪里去。”

“大小姐,奴婢……”

沈落语气平静,目光却在一分一秒中变得足以冰冻三尺,“嗯。不如让本小姐来猜猜。你是想去柳氏那里告本小姐一状,给本小姐添一个杀人偿命,亵渎佛祖的罪名,还是想就此逃离。不过本小姐想应该是前面的可能性大些,毕竟这些年,你利用本小姐的事情去告密可是得了不少的好处。不如你来告诉本小姐,这次的事情,你又在里面充当什么样的角色。”

柔枝大惊失色,也许是因为沈落此时给人的感觉太瘆人,柔枝再也没有以前在她面前不可一世的模样,胆战心慌的连连磕头道:“大小姐冤枉啊,就算是给奴婢一百个但子,奴婢也不敢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沈落轻哼一声,“虽然你这贱婢确实该死,但是我却不会现在就要了你的命。起来吧,去打一桶水来,记住,你若是还敢吃里爬外,自己会是什么下场自己去感受。”

说罢,沈落指间忽的一弹,一个不知名的物体飞进了柔枝的嘴里。

“咳咳。”柔枝脸色涨的通红,原本还心存侥幸,在此时自己吞下被自己认为是毒药的药丸后,所有的希望都化为乌有。

但是看到沈落冷若冰霜的面容,她没胆量问出刚刚自己吃的是什么,只得咬牙忍受。

“是,奴婢这就去。”

王妃套路深又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