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十天刷新一位男神

本来之前她尚有点犹豫,去不去追随席家脚步,王家村一行,坚定了她的选择。

哪怕是宅斗,也好过乱世一个女人漂泊呢!

康州到嘉州,中途横亘一条大江,名为凌江,是中土地界最大的一条江。骑马据说要五六天,步行,至少十多天,这还是在保证盘缠的前提。

席月离村走不上几步路就犯愁,她这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身体,怎么带着几个干粮饼,跋涉千山万水呢?

挠头。抬眼望望天色,这耽误工夫,都后晌午了,路边随便找块干净大石坐下,摸出块干粮饼和水啃。却没啃上两口,刷的一声风响,不知打哪里跳出个小身影,直扑在她身上——

席月神都没回过来,手里拿着的干粮饼不翼而飞!眼角余光只看到个半大少年劈手夺了她东西,哒哒哒急速蹿入远处灌木丛,背影如丧家野犬。她唯一印象是对方稻草般的乱发,腥臭扑鼻的体味。

面对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席月:“......”

这世界还能再“友好”点吗?!

把剩下的干粮袋和水囊藏到衣服下,她不敢再吃了,赶紧起身。

一路走,一路警惕周围动静,再不如先前那般不上心。

黄昏之前,她赶回昨夜坠马车的地方。现场尸体基本清理干净,不过,四处仍可见大片血迹和毁损的残留。

对比地图辨别了下方向,她选择中间最大一条黄土路前行。饿了,扳点干粮饼渣填肚;渴了,含口水嘴里润润。

她以为她从没吃过这种苦很难煎熬下去,实际上身体的忍耐力超乎她预知底线。

人到了生死存亡之际,那求生本能大到惊人!

风餐露宿,一天备用粮被她硬生生分食三天,第四天时,签到终于获得了救命回报:四个小笼包!

未加热食品味道并不好,但对于此刻的席月而言,不啻为琼浆甘露——

她缩在一间破弃小庙,有滋有味品尝这难得正常的一餐。外面天黑得厉害,兼下大雨,席月十分庆幸自己今天运道不错:不单吃的有了着落,还能在这种恶劣天气中找到个庇身之所。

比之方穿越到这位面来时,她心态已有了极大转变。

先活着,才能谈以后!

吃最后一个小笼包时候,庙外隐隐传来响动,她一激灵,把剩余包子塞进口里,蜷缩成一团,爬进神像背后角落。

不一会儿,只听得骂骂咧咧,三个衣衫褴褛,浑身湿透的叫花子模样男人跑了进来。其中一个还抖着手里破碗:

“他娘的,今日可真晦气!一点食用没要到,还半道大雨,把我这唯一一件好点的衣裳也弄污了!”

“路老三,你就知足吧!”

身边精瘦似猴的矮个子男人翻着白眼怼他:“昨日好歹还有位贵人赏了你一锭碎银,拿到城里,也能买一袋米粮了!”

路老三没好气:“你也说是拿到城里!这鬼地方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有钱也没地花啊?你拿十锭,也没个村民舍得与你换一只鸡......”

年纪最长那个,唉声叹气:“世道不好啊!咱们不想白送死,千方百计躲那兵役,也只能藏身于这荒郊野外,苦熬日子了......”

“冯老哥,你那不是还藏了点粟米吗?拿出来整锅稀汤,我让鱼仔去挖点野菜,今儿凑合一顿得了。明日弄到粮,还你!”

路老三嬉皮笑脸。那冯老哥瞪他一眼:“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老子那粟米袋,都快被你两个吃见底了——倒是你手中那锭银子,没见分我俩一星半点?”

路老三挠头:“一整块小银,怎么分?待回头买到东西,再分不迟啊!”

冯老哥嘟嘟囔囔,嘴里嫌弃,最后还是点头应承:“我就看你说话不算话!鱼仔你去挖野菜,让路老三去打水,我生火做饭......待会分多分少,可别都跟老子叨叨。”

“外面这么大雨,要不等雨小些吧?”

路老三犹豫望庙外。冯老哥冷笑:“给你吃还怕淋雨——那你别吃了!”

转身走到神像跟前,准备伸手向底座掏东西,视线正碰上席月一张尴尬无奈的苦瓜脸,惊得浑身一颤,大叫一声:“鬼呀——”向后倒撞出数步!

已打算出庙的路老三和鱼仔,吓一大跳,齐齐回身:“什、什么鬼?”

席月摸摸自己,她从来没有机会照镜子,这张脸真如此可怕?连叫花子都被她吓坏了——

爬出神像角落,施了一礼,说:“三位大哥你们莫怕,我是人,不是鬼!只是旅途中进来避雨的,并不知道这破庙是三位栖身之所。等雨小些,我就离开。”

“女人?啧啧——”

路老三先听到她声音乱兴奋一把,继而借着庙外透进的月色看清她脸,瞬息打个寒噤:“妈呀——这脸、这脸简直太恐怖了——呕!......”

冯老哥也满面不忍直视:“滚!滚出去——这座庙,周遭附近谁不知道是咱三兄弟地盘!凡是胆敢闯进来的,都被咱哥几个打断了腿。念在你一个女人,还是外地来的,放你一马。快滚!”

席月不敢多言,只能向庙外走去,打算冒雨上路。

才走出两步,路老三陡然喝道:“等等!背上包袱装的什么,打开来看看?”

“......”

席月握紧手里的打狗棍,选择回身把小包袱放在地面,打开来,里面只有一个水囊,一件洗得发白的打满补丁衣服。这还是王老伯儿媳妇见她什么行李都没有,可怜她送的。

“简直比老子还穷......”

路老三嫌弃无比地挥手:“滚吧!”

席月暗暗松口气,卷回包袱,抱上赶紧准备离开。这三个乞丐,她直觉不像好人,远离上策。

可没走到门口,她又一次被拦住了——这一次,拦她的是那精瘦汉子鱼仔。

这鱼仔猥亵的眼光刺骨地扫描她全身上下,嘿嘿笑得不怀好意:

“冯老哥,路三哥,这个娘们你们瞧不上给鱼仔我呀!你们瞧瞧她这身段,形容......很明显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脸不能看怎么了?拿件衣服把头一包,下面扒了,全天下的女人还不都长那样!“

签到,十天刷新一位男神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