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侦查手记

刘军低头看了看蜷缩在地上低声哭泣的年轻人,又看了看睁大眼睛正抬头看着他的中年男人,这才对徐小川说:“死因要等火车到宁化之后,回队里尸检才能知道,封锁现场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中年男人马上站起身来,着急的解释道:“我不认识他们,我真不认识他们,我今天早晨才看见他,刚才也是觉得他怪可怜的才……”

“别着急,实话实说就行。”刘军温和的拍了拍中年男人,然后搀扶起年轻人,让他坐在包厢外的小椅子上,一副要跟他聊聊的架势。

刘敏和徐小川对了一下眼神,刘敏对薛刚说了句:“说服旅客收拾行李准备转移到别的车厢!”,然后和徐小川快速朝一个方向急行,刘敏边走边用对讲机召集其他人马上开个紧急会议。

“好在是快到终点站了!要不然……”徐小川的嘟囔声渐渐听不清楚了。

薛刚左右摆头看了一下站在各自包厢门口观望的人,还没等他开口,中年男人已经快速走向自己的包厢,边走边大声说:“我这就收拾行李,让去哪去哪!”

其他旅客也应和着转身进了包间。

薛刚舒了一口气,他不敢看向那个包厢,就在别的包厢门口边溜达边等待。

没过多久,薛刚就接到具体安排的命令,软卧旅客被集中转移到旁边的硬卧车厢,旅客们很配合,没人吵吵着要赔偿或者赖着不走,整个过程完成的那是相当顺利且快速!

等软卧车厢安静下来,刘军这才开口问年轻人:“你们是宁化市的?”

年轻人刚刚喝了些水,情绪上稳定了一些,只是脸上依旧有泪痕,他抬头看了眼刘军,点了点头,说:“福江县的。”然后看了一眼包厢内,又开始哭。

刘军把水杯朝年轻人推了推,这种事不是几句话就能劝好的,这个时候他选择沉默和等待。

刘军心里琢磨着,在到达终点站之前,问出来一些情况最好,问不出来,只要现场保护好,旅客信息齐全,最终确定是他杀也不耽误什么,问询这块儿他并不擅长。

年轻人哭了一回会儿,重新抬起了头,刘军递给他几张纸巾,问:“你妈妈平时情绪上有什么异常吗?就是,有没有说过不想活了这类的话?”

年轻人赶忙摇头,欲言又止。

这时徐晓川急匆匆的走过来,对刘军说:“我们已经联系了宁化市局,他们会派人等在站台,直接接手这个案子。”

刘军刚想问案子是不是交给了重案组,手机就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袁方!

“老刘,你应该在那趟火车上吧?”电话接通,袁方赖赖唧唧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对!”刘军站起身,示意徐小川看着点,然后边说边朝车厢连接处走去:“我刚想问这案子是不是交给你们了!”

“能不交给我们嘛!李局说了,人家铁路部门的领导说,火车上有法医,初步断定是他杀!厉害了老刘!多少年没坐过火车了吧?就等这一趟呢是吧?”

老刘尴尬了:“哎呦,谁知道会这么巧!我还做着梦呢,就被我妹提溜起来了,我过来一看,唉,具体死亡时间要尸检后才知道,不过,就目前情况看,死亡时间应该不长,应该是后半夜。”

“你咋断定是他杀呢?”

“我没说确定!唉,我跟死者儿子说,建议尸体解剖,查明死因,死者儿子同意了,我又跟乘警说需要封锁现场,以防万一!”刘军看了看车厢连接处站岗的乘警,礼貌的点了点头,又往回走了几步才低声接着说道:

“死者身上暂时没有发现外伤,没有中毒迹象,没有因为某些不适挣扎的痕迹,我问了死者的儿子,昨晚上死者睡前也没跟儿子说哪不舒服,儿子一宿也没咋睡着,死者一宿也没有挣扎或者呻吟,好像就这么睡着睡着就过去了!”

“你觉得人家没有痛苦的离开,你心里不舒服了?”

刘军像是习惯了袁方这种随心所欲,夹枪带棒的沟通方式,认真解释道:

“老年人确实有因为器官衰竭睡梦中死去的,像死者这个年龄,我还没问死者多大,我看着也就五十岁上下,这个年龄如果睡梦中猝死,几个常见的原因,突发脑淤血,突发心梗,有毒气体中毒,睡眠呼吸暂停,再有就是过量服用安眠药!我问过死者儿子,死者生前没有心脑血管疾病,当然,有可能死者自己和家里人忽视了,但是,咋说呢,不是还有过量服用安眠药的可能嘛,我啥也没带,卧铺地方小,人家儿子还看着,我也不好仔细检查……”

“明白!你多少年经验了!你那双眼睛跟猴哥一块儿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过,你们哥俩儿都是火眼金睛,你眨两下眼……”

“打住!你说你一个碎嘴子,咋就混进刑警队伍了呢?说正事!现在需要我干啥?”

“你先帮我了解一下最基本的信息,死者家庭状况,工作情况啥的,估计她儿子这时候也说不出啥!最主要,你也不会问,你也问不出个啥,你问出来的我也不敢信,还不如等我自己问!”

“哎呀,愁死个人!赶紧找个师父给你套上个紧箍咒吧!挂了!”

“咱俩保持联系!”袁方喊了一句。

刘军挂断电话,回到软卧车厢,本想埋怨徐小川两句,想想还是没开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一个法医,真说最后证明非他杀,他也就是写个检查,更何况他杀的可能性很大!

徐小川见刘军回来了,忙说:“你俩去旁边那个包厢里唠吧,我在这守着,包厢里舒服些,他能靠一靠,我看他这样子,唉!”

刘军觉得也对,架着年轻人去了尸体旁边的包厢,俩人面对面坐在下铺,年轻人斜身靠在刘军整理的两床被子上。

刘军想了想,温和的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我需要问你一些问题,不是很复杂的问题,你控制下情绪,咱们一起努力尽快把你妈妈的死因查清楚,你看好不好?”

年轻人抬起头,红肿着眼睛说:“好!”

“说说你们家的情况吧,你,你妈,你爸。”

刘军此刻以为会听到一个简短的概述,基本框架他在脑子里已经都搭建好了,等着年轻人填空就行,可万万没想到……

凶案侦查手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